Tag Archives: RTHK

被遺棄的少年

今季港台播出的 《燃眉時刻 2014 》,是在兩個電視台 (嚴格來說是一個) 常規劇集以外的另類選擇。由於是外判戲劇計劃,所以每集題材不一,水準也參差,個人認為描述本地漁民生計的 《狂瀾》、講述城市發展、舊區重建的《最後的地圖》、講述天台屋居民的《風中轉》的內容都不錯。由梁粉林超榮擔任編劇及執行監製的《霓虹燈下三粒星》則似是為大陸人說詞。在此不贅。 至於今晚 (四月十九日) 播出的《遺棄》,是以真實個案為藍本,講述一個在問題家庭生活的少年 (阿賢) 自父親 (阿威) 自縊後的遭遇。故事內容可參考港台的網站 筆者無意評論製作手法或情節的可信性,只想說出劇集所帶出的多個社會問題: 一)阿賢的親叔叔到達警局後,本來向CID 表示不會帶走阿賢。後來,CID跟他說他只是暫時託管阿賢,之後會由社會福利署安排阿賢的生活,他才肯帶他走。他在阿賢家中找到阿威的金錶 (是阿威父親留給阿威的),他問也沒問就收進褲袋去。他帶阿賢回家後,他的太太對阿賢的作息也不怎麼理會…… 二)阿威生前做回收散工,欲申請交通津貼,但因為申請表填寫的資料有問題,他在電話中不明白政府職員跟他說的話,親身到有關辦事處詢問,卻被指不符規矩,到他與有關社工見面時,社工指出申請表填錯的部分,要他找回僱主簽署,但阿威不想麻煩,想社工幫他更正便算,言談之際,阿威不願申請,把表格捏皺了…… 這就是說明政府部門只會同你行官僚,程序不對就不理你。 三)阿威生前工作的回收貨車,被附近的商場指控阻街,阿威的老闆不服,商場保安後來報警,差點表揭發阿賢當童工。這說明了商場保安只懂報警恐嚇小市民。 四)負責阿威自殺案的兩名 CID 在記錄口供時,曾問阿賢為何那麼遲報警,而警員到場時仍在吃飯。面對這種案件,理應印象深刻,但到後來阿賢向商場擲石洩忿報復,那兩名CID 竟然忘記了他就同一件案的事主,是否太離奇了? 五)跟進阿威交通津貼個案的社工,原本想再開一個file跟進阿威,可是,被那位應該是她上司的女士勸阻,理由是: 多開個file便多一個個案要跟進,你手上已經有很多files 了,有那麼多人手嗎? 她聽罷便把阿威的檔案放回文件堆去…… 對於親弟欲利用他可申請綜援之便,希望他照顧父親,阿威只感無能為力。面對交通津貼辦事處的職員,及那位負責他的個案的社工,阿威也是無能為力。 阿賢一直明白家中窘態,放學後總會在街上拾紙皮,再到回收車幫忙。他在回家後發現父親自縊,冷靜已經掩蓋了驚慌。故此,他選擇先炒菜吃飯 (阿威在自殺前開了飯煲煮飯,這是他死前最後一件能為兒子做的事。),後報警。他在警局回答CID : 「我肚餓了,我知道你們來了之後,我便不能吃飯。」這段說話由一個初中少年口中說出來,份外傷感。 阿賢除了向商場擲石來洩忿外,十三歲的他還能作甚麼? 這個外判戲劇計劃製作的劇集基本上可以擺脫常規,亦無需要為收視率服務,比較能道出社會的實況,而非像電視台的劇集般玩潮流或風花雪月。 其他細碎情節不在此談,大家如有興趣,可到港台網站重溫。 筆者希望港台可以製作更多寫實劇集 ── 是客觀反映現實的劇集。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隨筆 | Tagged , ,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