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CEPA

十年一覺「屍爬」夢

台灣學生發起的「反服貿協議」運動為何會在香港引起迴響?因為香港人非常明 白,營商貿易必須建基於平等及互惠互利的基礎上,如果條款只側重一方利益而對另一方規限重重,這又怎算得上是互惠互利? CEPA當年被政府及傳媒吹噓成北京送給香港的「厚禮」,轉眼十年已過,香港人得到甚麼? =============================================== 二零零三年六月,中國與香港簽訂《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loser Economic Partnership Agreement, 下稱CEPA),CEPA 當年被政府及傳媒吹噓成中國送給香港的「厚禮」。轉眼十年已過,香港人得到甚麼? 二零零三年,我在一家外資公司工作,疫症對公司影響不大,因為公司的客戶群在中國,而且銷售的是生活必需品。當時我對CEPA僅有的認識,就是中國分階段開放若干服務領域,令香港人可到中國設立公司、開拓業務。根據香港工業貿易署網站[1]有關  CEPA的介紹: CEPA 是一個共贏的貿易協議,為內地、香港與及外國投資者帶來新的商機。對香港來說, CEPA 協助香港商界開拓內地市場的龐大商機。 CEPA 也為內地帶來不少益處,讓香港成為內地企業「走出去」的最佳跳板,加速內地與世界經濟的接軌。我們同樣歡迎外國投資者在香港設立公司,充分把握 CEPA 帶來的機遇,共同開拓內地市場的龐大商機。 相信很多香港人給當時低迷的經濟狀況蒙蔽了,一心以為CEPA 這份厚禮對香港只有益處,而後來推出的「個人遊」(自由行)計劃也令旅遊界非常雀躍。對於我,CEPA是一份「不存在的合約」,CEPA 簽署翌年,我工作的公司為了節省成本及加強與客戶合作,決定將整個香港地區辦公室遷到上海,裁撤所有香港員工。 今時今日細閱CEPA 的條款有關服務領域那部分,無可否認,裡面確實有四十多個服務領域受惠,可是,四十多個領域必須分階段實行。於是,十年下來大概只有一半已開放,餘下的要繼續採取「循序漸進」的方式實行。此外,大部分行業規定香港服務提供者擁有的股權比例不超過 50%。至於有關文化及出版領域,則好像欠奉。 香港一向以「自由貿易」享譽國際,多年被公認是最自由貿易的城市。外資愛到香港投資設立公司,皆因在香港成立公司手續簡易且收費相對便宜。中國企業覬覦香港的完善法制和自由貿易,透過CEPA到港成立公司,繼而得到與世界各地企業貿易的機會。香港除了提供資金到中國投資、為中國培訓專業人才、和為中國企業開通往世界之大道外,實質上又得到甚麼? 九十年代初到廣東省投資設廠的港商,近年不是將工廠搬到更內陸的城市,就是要撤出中國,將工廠搬到越南、孟加拉和印度等國家去。香港人離開香港多年,能找到工作嗎? 答案是不。香港人到中國工作的同時,中國亦向香港輸出勞動人口,以十四億人對七百萬人來說,這絕對是不對等的關係。 至於「個人遊」(自由行)計劃令香港的地區小店消失、店舖單一化、過份依賴中國遊客、以及個人遊旅客衍生的港中衝突及社會問題,相信很多香港人都身受其害,在此不贅。 三月十八日台灣學生發起的「反服貿協議」運動為何會在香港引起迴響? 甚至有人集資於台灣報章刊登廣告聲援? 因為香港人非常明白,營商貿易必須建基於平等及互惠互利的基礎上,如果條款只側重一方利益而對另一方規限重重,請問這又怎算得上是互惠互利? 十年一覺屍爬夢,到底多少人會於夢中醒來? (注:「屍爬」二字,乃CEPA的粵語諧音。) 原文刊於 《動向》月刊第344期 (2014年4月) http://www.chengmingmag.com/t344/select/344sel18.html [1]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時事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今日香港, 明日台灣

台灣朋友要頂住, 香港被CEPA 已經拖累到凋零落泊, 台灣不能被服貿通過, 否則台灣的下場會比香港更慘烈!

Posted in 時事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