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BBC 中文網

遙祭港人英靈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三日, 對很多香港人來說, 不過是盛夏立秋中的一個平凡日子, 但對於當日參加旅行團到菲律賓馬尼拉旅遊的幾個香港人家庭來說, 一次外遊竟與家人訣別, 如此悲痛之情, 非筆墨所能形容也。當日很多香港人從電視中親眼目睹槍手在旅遊巴上脅持人質, 儘管時任特首曾蔭權在接到通知後, 第一時間致電菲律賓總統, 可惜卻被拒諸門外。香港人在該次事件中, 看盡菲律賓政府之腐敗, 馬尼拉市長之顢頇無能, 警方之失職, 原是歡天喜地的暑假旅遊, 最終釀成八名港人魂斷馬尼拉。 相比之下, 前一陣子台灣漁民被菲律賓軍方槍擊, 台灣政府不但能在短時間與菲政府交涉, 最後亦成功追討賠償, 這正正是台灣政府贏得民心之措舉。相反, 菲律賓政府蔑視香港特區政府, 慘劇快將三年, 人質家屬多番奔波, 最終亦未能為死去的家屬討回公道, 菲律賓政府連一個公開的道歉也欠奉。 在慘劇發生後, 香港特區政府立即對菲律賓發出黑色旅遊警示, 至今仍未撤銷。 對死難家屬而言, 公道比賠償更重要, 菲律賓政府一直拖延下去, 相信這旅遊警示亦會繼續生效。 更值得一提的是, 最近在特首梁振英的諮詢會上, 有支持梁振英人士, 出言向人質家屬挑釁, 請他們自行向菲律賓政府追討。香港特區政府辦事不力, 且冷待此慘劇, 請問如何叫香港人支持政府? 慘劇發生已經三週年,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本土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七一遊行十年祭

二零零三年對大部分香港人來說,都有揮之不去的情感,不能磨滅的記憶。由年初沙士(SARS,嚴重呼吸急性呼吸綜合症)爆發,到後來政府想強行為基本法「廿三條」立法,終於令當年七一遊行召喚了五十萬香港市民上街反對,當時中外傳媒紛紛報道,亦令中共震驚。他們大概沒想到香港市民原來不受主宰,到關鍵時刻仍然會表達自己的立場,港府至今仍未就廿三條立法。行長官梁振英在去年上任後,亦多番否認會為廿三條立法。 之後一年,遊行人數仍維持在數十萬,因當年有爭取雙普選的議題。可是,往後幾年間,人數又打回原形,維持在數萬左右。二零一零年,五區補選變相公投受港府極力阻撓,令投票率偏低。以致二零一一年的七一遊行再次以「雙普選」為議題,令遊行人數再次回升。 二零零八普選立法會的希望落空了,二零一二年小圈子行政長官選舉令香港人睜開雙眼,大家見證著一個由中聯辦擁護的紅色特首登上寶座。二零一二年七月一日,梁振英就任行政長官,可是在同一日,七一大遊行有超過四十萬市民參加,口號之一為 「大話精狼振英下台」。當時,仍有些香港市民天真地以為梁先生會為香港帶來改變,何不給予他機會? 一年下來,梁先生有那項施政是真心為香港人謀福祉呢? 新界東北發展其實就是要消滅港深邊界,「港人港地」根本與香港人無關。去年九月的「反國民教育」運動,表面上,政府讓步了,不再推行國民教育科; 實際上,國民教育這陰霾仍籠罩香港教育界。去年九月開始,網民發起多次「光復上水」行動,與大陸水貨客屢次發生衝突,才逼使港府實施條例打擊水貨客,可惜至今成效未彰。今年年初的「限奶令」只是市民獻計給政府的權宜政策,並非梁府的神機妙算。 二零一三年七月一日,香港刮著三號風球,很多香港市民冒住風雨也要參加遊行,更多是扶老攜幼。為何要遊行? 是嫌七月一日假期太悶,沒事可做嗎? 主權移交十六年,眼見基本法賦予的普選權利仍未成事實,七一大遊行十年了,香港人還要遊行多少年? 逝去的年月已無法追回,往後的歲月要如何抗爭? 刊登於 1)《輔仁媒體》2013年7月2日 2) BBC中文網 大家談中國 2013年7月3日 3) 《自由時報》自由廣場2013年7月4日 (文題修訂為 「香港人還要走多遠?」)

Posted in 時事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褪色的香港本土特色

香港殖民地時代 「末代港督」彭定康在最後一份施政報告說:我感到憂慮的─我要盡力強調這點─我感到憂慮的,不是香港的自主權會被北京剝奪,而是這項權利會一點一滴地斷送在香港某些人手裏(My anxiety is this: not that this community’s autonomy would be usurped by Peking, but that it could be given away bit by bit by some people in Hong Kong.)  主權移交最初幾年, 香港人普遍認為特區政府的管治與殖民地時代統治分別不大。可是, 隨著2003年 「沙士」爆發、基本法「廿三條」立法以及特區政府問責官員屢屢犯錯引疚辭職, 最後引發7月1日五十萬港人上街遊行, 表達對特區政府的不滿。及後中共以自由行及 CEPA 政策拉攏港人, 企圖以經濟利益向港人示好,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本土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本土意識是如何煉成的?

近日,香港掀起打「雲」熱,學者兼文化評論人陳雲根在Facebook 的言論受到各方人士的批評,如果大家只關心他在Facebook的言論,不如好好讀他的著作。 2011年底,他寫的《香港城邦論》出版,各方人士的評論絡繹不絕。支持和反對者皆有。如果真正讀完 《香港城邦論》的人,再對照香港的情況,根本不會胡亂鬧陳雲根,事實上,書中的論點真的能夠經得起考驗。 在英殖民時代,港英政府不會刻意培育香港人有本土意識,回想三十年前,根本無人有這個意識,遑論提出來。就算有,也只流於流行曲歌詞創作層面,例如《香港.香港》、《東方之珠》等,到黃霑寫《問我》,極其量只是個人主義抬頭,並非本土主義掘起。不過,港英政府亦有道義,她提供土壤,使香港學術出版及言論皆受保護,而很多文化和傳統習俗都能保存。 六四事件之後,人心惶惶,移民潮一直持續至九七前後,九十年代是筆者讀大學的年代,創作仍然興盛。當時學院的老師開始思考香港人的身份問題,也是外國學者對香港的文化身份感興趣的原因。幾位老師都用「夾縫」(in-between)這個詞彙,去描述香港人身處的境況,亦有教我們看西西的 《我城》,西西是香港本土作家,《我城》在當時(七十年代)來說乃創新的嘗試。「夾縫」的確突顯了香港人身份的暖昧和尷尬。可是,這只是很表面的理論,到底香港人應該怎樣看自己的身份? 最終無提供很實在的答案。原來,答案必須由香港人自己去尋求,別要他者(The other)給你答案。 因為他者只會給你一個預設的答案(presupposed answer),而當中已有他者的既定立場。 2003至2009年,是本土意識的醖釀期,沙士、廿三條立法、五十萬人上街、拆天星碼頭、皇后碼頭,之後的反高鐵,保衛菜園村等等,本來香港的社運界組織了很多活動去抗爭,非常有建設性,這也是本土意識最熾熱的時候,可惜,沒有人提供論述,抗爭過後,火炬熄滅。 2010年以後,由D&G 事件引發的一連串和香港本土有關的事,香港的政黨無為市民出聲,反國民教育、反對新界東北發展、反雙非、蝗蟲論、反對殘體字、反走私(水貨)客、限奶令、甚至碼頭工運等等,社運及左翼各為其主,他們或許要幫有關人士反對或爭取權益,但他們更希望自己頭上加頂光環,令自己的社運事業長做長有。是的,他們會幫大家罵政府,去遊行、唱k,但過後,大家爭取到甚麼? 反對了甚麼? 中共在其掌政之年不希望看見香港獨立,但香港自治是必要的,因為當權者仍希望利用香港的優勢和位置抗衡美國。至於本土意識掘起是他們無法阻止的,因為九七後中共收回香港,他們根本讀不通這本寫了一百五十多年的書。 他們以為馬照跑、舞照跳,大家有飯開便行。政權移交後的頭幾年,中共還有些道義。現在則只認錢不認人,當香港人無學位、無工作,子女無奶粉食,無樓住,你說香港人會否跟你拼命? 真正關心香港本土的,是維護香港人權益,為本土抗爭的人,那些叫大家要包容,要以普世價值為本的政治庸才,自己或家人都拿外國護照,香港有事就會同你 「拜拜 」,你還要信他們嗎? 首稿刊於《輔仁媒體》2013年6月8日 修訂版刊於 BBC中文網 大家談中國 2013年6月11日 及 《自由時報》自由廣場 2013年6月12日

Posted in 時事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港人十年來受惠於「自由行」嗎?

2012年, 梁振英在競選特首寶座之時, 曾公開發表 「自由行是我向中央政府爭取回來」的言論, 當選後, 他在訪問聲稱會繼續向中央爭取擴大獲香港簽發旅行通行證的省份。「自由行」本無原罪, 可是, 當大陸政府無休止批註簽證, 香港的集體運輸系統如何繼續承受每年人數相等於香港人口幾倍的遊客數量? 基於香港政府並無審核「自由行」申請的權利, 無論他或她來港商談生意或是旅遊, 政府均無權限制。好了, 「自由行」為大陸人打開來港做各種勾當的窗口: 逾期停留衝急症室產子並留在香港坐月、一日多次往來香港大量購物, 在東鐵站沿線各站運貨分貨, 嚴重影響東鐵乘客日常生活。明明是利用遊客身分, 企圖為下一代取得香港永久居民身分, 還要侵用香港資源, 要香港納稅人為他們「找數」, 明明是走私貨物回大陸逃避關稅, 怎麼卻說成振興香港經濟? 支持香港本土經濟的小商店, 已經因為四周變成藥房金鋪化妝品店的溫床已被淘汰, 香港人的衣食住行的來源很快會被截斷, 廣東道無廣東話, 西洋菜街與南京路步行街無異, 可是最後收益只盡入地產商的口袋, 升斗市民一毫錢也分不到 (Not even a penny)。 「自由行」實行至今剛好十年, 香港人, 請問這十年來你曾受惠於「自由行」嗎? 我相信十之八九的香港人的答案都是否定。今日, 港媽因為自由行大舉搶購奶粉叫苦連天, 港嬰快要餓死了, 為何要民間自發打擊走私客運動? 為何一月廿七日「香港自治運動」要舉行「光復香港,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時事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