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輔仁媒體

約定

每年春季,我們都會見面,偶爾在秋季,也會抽空來看你。時間過得真快,你怎樣了?轉眼已經廿多年,在那兒住得好嗎? 記得那日,當他按下按鈕的一刻,我知道,你要走了,望著載著你的棺木緩緩降下,然後看到工作人員接過,推走。步出哥連臣閣時,我只看到煙囪透出薄薄的黑煙。望著黑煙也感覺那熱力,到底身軀如何承受這個熱度呢? (再來的時候,你會怎樣和我相認?) 你甚少關心我讀書的事,連開學日也不見你的蹤影,每年都是媽媽負責接送我。直至那年,媽媽給公共小巴輾傷了腿,我那時是下午班,那天你突然趕回家,帶我回校,用你的名片幫我抄時間表,那次是你第一次帶我去開學日,也是最後一次。每晚我未等你回來便睡覺,學生手冊要家長簽署呢,我每晚都打開要簽署那頁,等你回來才簽名…… 那年,我大概四歲左右吧,已經知道你跟媽媽常常吵架,有次甚至說要離婚。那時我不明白何謂離婚,但我知道一定不是好事。然後,有一次,你們又吵架了,你頭也不回,拿了鑰匙,帶著我外出。你帶我去電影院看戲,你挑了一套不適合我看的戲,其實你也沒很在意戲的內容,只是呆呆坐著,觀眾笑,你跟著笑,觀眾罵,你也跟著罵。看罷,你帶我去食大排檔,我忘記點了甚麼,總之見到師傅在炒呀炒的。然後,應該十一時多才回家。我記得,你回家的一刻,我看到媽媽看你的眼神,她應該消氣了。之後,你們有談話,當然我已經忘記你們說了甚麼。 兒時舊居樓下有盞街燈,媽媽總是向窗外遠眺街燈,等你回家,弄熱水給你洗腳。 我印象中,你經常回家吃飯的日子,就是媽媽給小巴輾傷留院的那個多月,及你離開前的大半年。 (再來的時候,你還起得我是誰嗎?) 我永遠無法想像,身軀承受千度高溫的感覺,一定是很痛的,是嗎?靈魂到底會如何跟身體分開? 據說,當人離開世界,靈魂溜走,體重會輕省一點。 每次看著你的照片,你永遠是那麼年青,而媽媽卻一天一天的衰老…… (再來的時候,你會跟我相認嗎?) 看著窗外的街燈,我知道,你不會回來了。 (就算你壯闊胸膛,不敵天氣,兩鬢斑白都可認得你……) 刊於 輔仁媒體 2016年5月27日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文藝, 歌詞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此情可待成追憶 – 刀下如何留人?

【刀下留人】是近年難得較正常的古裝劇。 劊子手結束人的生命,穩婆迎接新生命,二人的職業根本是對立,一個喜一個悲。名字很像很匹配,常綠跟蕊紅。因為一個偶然的機會,原本應是互不相干的人,卻在生命中遇上。 葉常綠職業就是將犯人立斬,據說他落刀快、狠、準,行刑後刀鋒不沾一滴血! 每次工作完畢,總要到嫣紅閣找妓女映霞解悶。映霞心知常綠對她只有義,沒有情,卻仍殷勤侍候。 花蕊紅善惡分明、思想較單純,自己能力做到的,永遠會出手幫忙,因夫君早逝,一直遵行夫君遺願,全心全意照顧家翁,甚至家翁出現腦退化之癥狀後經常鬧情緒、記憶力衰退,亦無怨無悔。 蕊紅與常綠的感情線在劇中表現得很朦朧,有點像白開水,似有還無。 編劇利用人物及事物去襯托和串連二人的感情。先是不明來歷的嬰孩在蕊紅家出現 (後來證實是皇太子),令原本外表冰冷、不願與人溝通的常綠也融化,後是常綠在嫣紅閣與映霞共度一宵後,蕊經因事也在那裡出現,碰上常綠離開的情形。加上映霞瞥見二人在街頭酒檔飲酒及夜宵,映霞明明心裡妒忌,最後仍斥責蕊紅何不面對現實…… 那株花與葉永不相見的「彼岸花」彷彿預告了二人的命運。一開始彼岸花只有葉,要到一定時日才開花,但當花開之時,就是葉消失之時。此消彼長,永遠不能並存。這個寓意套用在蕊紅與常綠這一對,實在用得很出色。 皇太子嬰的出現,其實將蕊紅推進死亡之路,她因為不忍嬰孩喪母,決心自己照顧嬰孩,卻捲進萬貴妃的殺人圈套中! 一開始常綠已經告誡蕊紅應該撒手不顧,但思想單純的蕊紅仍堅持己見。二人在當時已明誓: 若有日蕊紅面對死亡關口,常綠必定會在蕊紅身邊。 蕊紅最後因為不願向萬貴妃透露皇太子嬰下落而被軟禁,最後因為萬貴妃與皇后的恩怨而成為代罪羔羊,被誣衊為殺人犯,判處死刑。萬貴妃因與李孜省勾結要消滅皇后,竟任由李孜省判蕊紅死刑。 蕊紅與常綠最後相見,竟是常綠替蕊紅行刑! 通常電視劇會以鏡頭遷就,不會直接拍攝斬首場面,但慢鏡令觀眾目睹常綠用刀在蕊紅頸項繞一圈後,一條血痕便出現。十多年前常綠因為情人猝死而變為紅色盲,此時鏡頭卻由黑白轉為彩色,立斬花蕊紅竟然令他恢復視力,看得見紅色! 這意境令人難忘亦傷感。處決蕊紅後,那彼岸花終於開花,葉也消失了! 這卻是二人生命的反襯! 後來,常綠因思念蕊紅而看見她,能直接與她對話,其實那只是常綠腦中投射出來蕊紅的影像,劇中的蕊紅此時身穿紅裙,與生前的衣飾迥異。 二人亦穿梭以前常到的地方,蕊紅說常綠頭髮亂,替常綠梳頭,這一幕很有〈江城子〉「小軒窗、正梳妝」的情懷。 昨晚蕊紅被斬這集將二人的感情完全表現出來,尤其是蕊紅坐在囚車經過大街時,以為自己看見常綠,以及問斬之際蕊紅腦海迅速閃過二人相處的點滴……劇情至蕊紅被處決,其實已經可以完結,不過,劇集仍需要交代常綠與知秋的結局、以及萬貴妃的下場等等。 此劇監製大膽起用兩位不是當紮的小生花旦 (雖然邵美琪當年也曾受力捧), 利用兩個職業特殊的人物作為劇本主線,用皇宮後宮紛爭、佞臣弄權為襯托。而編劇亦很用心利用文學手法描寫情節,以及為每個角色起名。值得一讚! 印象中電視台好像比較少有這種劇種。當然,到底劇本歷史背景有無跟隨史實,以及劇中多個角色的對白是非常現代的詞彙等,都已非本文要評論的環節。 最後想問: 劇名明明是 「刀下留人」,在生死攸關之時,為何竟無人講這句話? 希望明晚的結局不要那麼俗套吧! 人物簡介: (葉常綠: 十多年前是死囚,當年因時任劊子手急於尋找接任人,得悉常綠一時錯手殺人,故破例收其為徒,免除死刑,自此當上劊子手。 花蕊紅: 身官宧世家,夫家亦門當戶對,可惜夫君早逝,因父親為前御醫,故亦具相當醫學知識,並且為京城有名穩婆,替不少平民婦人接生,甚至在婦人生產過程面臨生死關頭時憑豐富經驗,令母親與嬰孩皆能保命。) 所有人物資料可參考: http://programme.tvb.com/drama/executioner/cast/ 劇集主題曲 刊於輔仁媒體2016年1月9日

Posted in 文藝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迎客還是趕客? 散錢精神還是敗家 ? – 談杜如風〈流行首爾〉

初次接觸杜如風這名字, 是舊同事告知, 當時杜為電台主持旅遊節目。有線、Now 及無線生活台都播過她的旅遊節目, 大部分都是關於日本的, 重點似乎是購物和飲飲食食。 終於, 來到翡翠台了! 今次是介紹韓國首爾。播出時間是星期一至五晚上十點半, 大部分學生應已睡覺, 未睡的根本不會看翡翠台, 而仍在看電視的, 應是年長的家長或長者, 或者剛放工回家不久的上班族。他們未看晚間新聞但又想看點節目, 到底哪些東西是他們較感興趣的? 〈流行首爾〉事先張揚的宣傳片, 是杜小姐在搔首弄姿、扮鬼扮馬, 不時影著她拿著一袋二袋的戰利品。 連宣傳的口號也表明了這個節目的主題: 「流行首爾, 宣揚散錢精神。」看到此, 已經很明白了, 如果你期望可以在節目中看主持介紹當地名勝或風景, 對不起, 這些不是節目的重點。終於看了第一集, 原來所謂旅遊達人, 就是叫人買買買, 甚麼 「我杜如風買野從來唔自私, 由三歲到八十歲都有野啱。」半小時的片段, 都是她的一人show, 只是不停show off, 甚麼平又買、貴又買。一邊看我一邊懷疑: 其實她如何把所有戰利品帶回香港? 心水清的觀眾在節目播出後即時在討論區表達不滿, 看到這個 強烈要求TVB腰斬港女杜如風個節目: 流行首爾 網友發表的內容,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潮文 | Tagged , | 1 Comment

靚太的幸福

1. 安全地帶 (comfort zone) 有啲人,永遠只會喺佢生活嘅範圍出入,視之為佢嘅comfort zone,一離開,就會覺得好彷徨。 「港島靚太」顧名思義,由佢出生、成長、讀書到工作,都在港島區爾邊。一離開金鐘站往尖沙咀方向,佢就會好似迷途羔羊咁,要搵個牧羊人黎引路。 話說有次,佢同朋友要去紅館睇show,問我果邊食飯有乜好提議? 我話: 「你地可以去太子新世紀果頭食飯,然後由旺角東站坐一個站去紅磡咪啱啱好囉。」 港島靚太聽完,問: 「由太子地鐵站可以坐的士去新世紀架可?」我聽到,心裡面即刻「啤」一聲,不過我恁樣答佢: 「由太子站可以行去新世紀,五至十分鐘左右架咋。你截的士,我怕個司機會 “jip” 你囉。」佢聽完,諗咗一陣,之後就同佢朋友傾電話,將我嘅提議話畀個朋友知。之後點樣? 我無再問喇。 又話說,我見親港島靚太,都係返工時候,佢永遠只係著one-piece 裙,一係就top 加半截長裙 (差不多到腳眼那種)。我曾經問佢點解唔著褲?佢個答案真係令我嘆為觀止! 「因為我腳短,買褲一定要改,咁我費事拎去改嘛,所以一直著裙囉。」後來,當然有一件驚天地、泣鬼神嘅事發生,令佢要改變呢個習慣。 2.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 我性格其實係唔多中意理人地嘅事,除卻工事以外,與同事相處都係嘻嘻哈哈就算。不過,由於港島靚太同我工作上接觸比較密,所以有時都會聽佢講下佢屋企嘅事。其實佢經常提及嘅 「家人」,不外乎係佢先生、家姑,偶爾聽佢講下佢媽媽同妹妹。點解佢成日提佢家姑?因為佢嘅開場白永遠都係: 「今晚又要去奶奶度食飯喇。」我初初聽,重以為係九十年代某個洋酒廣告嘅對白添! 家姑與媳婦是永恆的對立角色,要搵和平相處的家姑與媳婦,真係比登天更難。港島靚太並不與家姑同住,但佢一星期要三次去家姑家晚飯。我初時不知,佢要幫忙做飯嗎? 「唔使,有工人,不過次次去食飯都一定有雞,而奶奶炒菜炒到好黃……」聽到爾度,我已經明白係咩一回事。至於點解要一星期三次去食飯,原因係佢先生係家中獨子,上有幾位姐姐,下有一個妹妹。我不明白為何一星期三晚不用煮晚飯、有人幫你煮飯洗碗也那麼難捱? 偶然,亦聽過佢話,有時家姑的飯餸不合胃口,佢會要求食煎蛋。 「愛屋及烏」是否很難?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身為獨子,家姑當然非常緊張。 每次佢都抱怨家姑怎樣煩,不過,當佢家姑打電話畀佢,佢接電話時把聲就會變得好溫柔。 之前我諗徂好耐,點解佢會咁溫柔呢? 喺我地面前,佢比較率真。後來……我得到答案。知道之後,只能夠講,好多人都有好多面,面對唔同人嘅時候,就要戴不同嘅面具。 3. 一物治一物 話說港島靚太認識先生多年才結婚的,佢曾經講過,佢家姑最初都有問佢幾時生小孩,但佢好堅決恁拒絕,經過幾年,佢家姑已經唔敢再問佢。 就喺家姑唔再問之後一兩年,佢某日開始突然改變裝束,唔再著連身裙或長裙,而是H&M 的恤衫配legging,而且返工放工都會戴口罩。我地問佢點解戴口罩,佢話街上好多菌。到後來,我地估佢應該係有身孕,只係時間未到,佢唔能夠承認,怕小孩小器。 我唔知道靚太家姑一知道靚太懷孕的消息時的反應,但我肯定一定是喜出望外。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潮文 | Tagged | 1 Comment

那些年,我認識的足球明星

我絕對相信,我喜歡足球的基因,應是來自父母的遺傳。 時為一九八二年,西班牙世界盃決賽的戲碼是意大利對西德。當時母親獨具慧眼,斷定意大利必定能捧盃,父親嘴裡不服氣,偏要支持西德。然而,他回到公司逢人便說意大利定會贏。結果,意大利憑三屆元老羅斯 (Paolo Rossi) 驚人的表現,終於戰勝有露明尼加坐鎮的西德。當時母親贏了牙骹,羅斯也奪取了該屆金靴獎 (神射手)。後來我才知道,當年羅斯因打假波而被罰停賽,復出之作有此佳績可謂不負眾望。 四年後的墨西哥世界盃,我並未開始「學」觀看球賽,而且時差關係也未能參與其中。不過,當年馬勒當拿的「上帝之手」的照片經報章廣泛流傳,二十多年後大家仍歷歷在目。球王不應以此道贏比賽吧? 可是,自那時起,除了意大利和西德 (後來是德國),我會格外留意的一隊便是阿根廷。 終於,在一九九零年的意大利世界盃找到他 – 「風之子」肯尼基亞或簡尼基亞 (Claudio Caniggia,) 。有此外號全因他進攻疾走如風,當代無論在阿隊或其他國家隊也難找到像他這類型的球員,而當年他和馬勒當拿更是絕配,一個傳得妙,一個把握瞬間機會入球。可是,他的脾氣也令他只能於一九九零及一九九四年兩屆比賽以正選上陣,相隔多年,再見他的蹤影已是二零零二年的日韓世界盃了。(他連在後備席也可以令球證送他「紅牌」而被逐離場……) 順帶一提: 一九八六年世界盃決賽,阿根廷擊敗西德,一九九零年,決賽竟又是同樣的戲碼,這次結果由「凱撒大帝」碧根鮑華帶領的西德隊勝出。碧根鮑華當球員時帶領西德隊撃敗荷蘭,奪得一九七四年的世界盃,相隔十六年,以教練身分奪冠。這次勝出別具意義,因為是國家隊最後一次以西德的名義參賽,之後就是德國隊了。 一九九四年在美國舉辦的世界盃可算是眾星雲集。先講經常以小馬尾上陣的羅拔圖.巴治奧 (Roberto Baggio) ,令人耿耿於懷的是意大利在決賽一役苦戰巴西一百二十分鐘,最後要以互射十二碼來定勝負,而巴治奧在前面兩位隊友皆射失的情況下負責最後一球,結果……射失了,成了悲劇英雄的結局。 令人印象深刻的還有保加利亞的重炮手史岱哲哥夫(Hristo Stoichkov) ,當年他除了奪得金靴獎外,更榮膺歐洲足球先生。不過,可惜的是,自他以後,保加利亞隊便彷彿後繼無人。 一九九四年世界盃還有這一幕:當年八強賽事前數天, 巴西球員白必圖(Bebeto)妻子為他生下第三個孩子。白必圖在對荷蘭的比賽中射入一球,隨即跑到邊線以抱孩子動作慶祝入球,自此成為經典慶祝入球動作。與白必圖合作無間的是名將羅馬里奧,不過我對他認識不深,亦無特別感覺,就此略過。 篇幅所限,無法列舉所有球員,包括:以四十二歲高齡代表喀麥隆進入決賽週的米拿 (Roger Miller) 、羅馬尼亞最偉大球員赫傑(Gheorghe Hagi)、德國 「頭鎚」 高魯斯(Miroslav Klose) 、永遠的德國隊長馬圖斯 (Lothar Mathaus )、象牙海岸 (科特迪亞) 的精神領袖杜奧巴(Didier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潮文 | Tagged ,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