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蘋果日報

平機會,請問香港人要包容到幾時?

廿多年前,當我中五畢業要找暑期工,由於找不到辦公室的工作,無計可施之下,要去當「跑腿子」(快餐店送外賣),由九龍乘車到香港島,時薪好像二十元左右。當時本港還有工廠,玩具廠還會登招聘廣告請暑期工。翌年暑假,我找到工廠貨倉的文職暑期工,一做兩個月。廿多年後的今日,莘莘學子暑假在幹甚麼? 去遊學、參加交流團? 還是在父母相熟朋友的公司當練習生? 我真的不知道。 廿多年前我當暑期工那家工廠在港已是絕無僅有,八九六四後,中國政府絞盡腦汁,為了吸引香港人去大陸投資設廠。想當年,很多老闆結束在港的公司,裁走香港的員工,以為大陸員工薪金廉宜、設廠成本低,有利可圖。 轉眼到我大學畢業,曾在面試中碰到一位專程從上海來會見我的高層,全程用國語跟我交談。經歷過金融風暴,香港的失業率高企,沙士前一兩年已經開始有同學北上發展。當時我仍不以為意。沙士後,我工作的外資公司要結束香港的業務,在上海駐紮。我花了數月時間找工作,但經驗告訴我,若我不願意長駐上海、北京或深圳,我根本很難覓得一職。 那時候,跨國企業紛紛去中國設立分公司或辦事處,當時的香港人,尤其大學畢業有會計審核專業資格那批, 統統去大陸長駐。結果,我仍決定繼續在香港工作,當時不認為去中國工作的前景會比留在香港更好,而家庭仍需要我。後來,找到政府的合約工作,在兩個部門花了大概三年時間。 記得十幾年前開始,香港政府引入專才計劃,凡有獨特技術或專長的中國人,都可申請來港。結果我們見到很多中國運動員和音樂家都申請來港。可是,我從不見到他們有作過甚麼事是為香港人。另外,香港的大專院校開始增加學位給中國學生來港讀書,當中不需甚麼審查,只要他們畢業後有公司聘用,他們就可以繼續留港。我一直不明白,世上有哪個地區或國家會可以隨意接收外來人來讀書,畢業後可以即時留低,然後住滿七年不用審批就可以成為永久居民呢? 當年政府開始給中國學生來港讀書,我以為與我無關。可是,到我再進修讀碩士,上導修課時,原來大部分導師皆為中國人,他們講的英語盡是口音,有些甚至用國語和同學討論,但有些香港人無法聽得懂他們在說甚麼呀? 為何在香港要講國語? 數年後,我打算申請讀研究院,方才發現原來不單是學位課程,連研究院的學位都要讓路給中國學生,後來更發現,原來很多院校的院長或系主任都由中國來的學者擔任,這難怪了! 香港人連要向上流的機會也難,政府當時不是鼓勵大家繼續進修嗎? 你在玩弄我嗎? 香港學生要升大學,難,香港學生畢業後想做研究,更難。兩星期前的《城市論壇》中,劉細良先生已經指出,當研究院中國學生和香港學生的比例去到八比二,那些研究生的研究範圍只會圍繞中國而非香港,這對於本地學術研究簡直敲響警號! 但香港政府似乎坐視不理! 自從二零零一年莊豐源案,人大釋法確定雙非也有香港人身分,二零零三年自由行推出後,在港出生的雙非嬰兒人數逐年上升,私家醫院給雙非嬰佔據、公立醫院急症室給雙非孕婦衝去產嬰而大亂。真正需要急救服務的病人要長時間等候,香港人無法享用自己地方的服務,這是甚麼道理? 去年年尾,新移民贏了訴訟,居港未夠七年新移民有資格申請綜援,請問香港人應如何自處? 基層人士的工作給新移民搶去,近年多了香港人從中國回港工作,因為中國政府用方法逼走港商,珠三角的工廠都要移到更中國更北的地方,無法遷移的要被逼結束。可是,香港人離開香港多年,能找到工作嗎? 在可見的將來,我能預期的是以下情況: 1) 基層人士繼續無工做,因為全給新移民搶去工作了; 2) 香港本土畢業生也無工做,因為工作都給大陸官員的下一代靠關係佔據了; 3) 香港的年輕人無法買樓,而且政府也開始要剔走申請公屋的年輕人,申請公屋無,他們或是住劏房,或是「瞓街」,不過,對不起,街也不給你瞓; 4) 幼稚園學位給雙非搶光; 5) 小學學位全部要留給雙非及新移民,因為平機會叫我們要包容; 6a) 中小學本地中文教師全部失業,因為教育局要求普教中,而且只有以普通話為母語之人士才有資格教中文; 6b) 當6a) 成功推行後,教育局就說: 既然普教中推行成功,乾趣所有科目都由普通話教吧! 7) 新移民甫到香港就得到很多福利,香港人要申請援助或公屋就要左查右查! 8) 新移民很快獲編配上公屋,香港人輪候幾十年也未輪到,新移民可以住在市區新建的公屋,香港人要住公屋或調村就要去到偏遠地方;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時事 | Tagged , , | 3 Comments

教我如何去愛他們?

長輩於上世紀五十年代逼於無奈流落香江,生活艱難仍不斷滙款及寄物資給大陸的親人,到八十年代終於申請他們來港,其後好歹也給點錢給長輩當作心意吧?沒有!長輩生病進醫院,連一聲慰問也沒有,遑論到醫院探望照顧。好了,現在已有了第三代(單非),來到我家,大人見到有趣的小飾物就想拿走。你可以說並非十三億中國人都如此,但這是我家族的親身經歷。 當D&G禁止香港本土居民在店外攝影,引發本土族群意識,有人說我們激進。 當大陸旅客在港鐵飲食,有人說:香港人也有在車廂飲食;大陸小童在旅遊景點、商場、酒店,眾目睽睽下當眾便溺,有人說:小朋友難忍,我們要包容。 當商店給予手持中國護照的自由行人士購物優惠,有人說:我們去外國購物也有折扣,但商店置本地嬰孩不顧,教訓我們的人在哪裏? 當我們抗議雙非孕婦來港產子,有人說:他們的下一代是香港人口的生力軍;但他們對本地孕婦住院睡走廊,因為有人臨時衝急症室而無法以在需要分娩的時候分娩時,教訓我們的人在哪裏? 當某人說香港人是狗,政府官員毫無反應,我們在網上熱烈討論,教訓我們的人在哪裏? 當香港旅遊發展局主席呼籲來港的陸客切勿隨處便溺,要守香港法律,陸民就說我們歧視,教訓我們的人在哪裏? 當你家有盜賊闖進來,你是否要打開夾萬,任他取走你所有金錢或貴重物品? 你的女兒快要給人施暴了,你會叫女兒張開雙腿任人凌辱嗎? 那些人指摘我們別歧視大陸人,因為他們是「同胞」,請問怎樣包容,如何愛?香港所有名店藥房超級市場都任他們瘋狂搶購才算?所有學額都優先給他們,醫療服務先照顧他們?還是要所有香港人搬走,留下這片土地給他們進來呢? 顛倒是非黑白的人,你們何時才清醒? 本文刊登於2012年2月4日 《蘋果日報》E6論壇, 文章連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20204/16039838

Posted in 時事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香港已死

漢代學者把漢字的構成和使用方式歸納成六種類型: 象形、指事、形聲、會意、轉注、假借。從古代的象形文字演變至今時今日你我皆寫的楷體, 足以見證中華文化的承傳。文字不單是一堆符號, 更是傳達思想的載體, 簡單『嫁娶』二字, 已經說明了從前父權社會的狀況。從小我們學習書寫的是楷體, 自大陸推行『簡』體字, 我們被逼要稱沿用已久的正體文字為『繁』體字, 在一國兩制下, 河水不犯井水, 大陸要寫甚麼文字, 我們不需理會 ── 雖然我們偶然會看簡體字版的書籍。 今天從報章讀到: 有人於本港北區某街道發現只有純簡體字的告示牌, 提醒路人不能在行人道上踏單車。警方的舉動到底想說: 因該區已淪為內地新移民地區, 而他們又經常犯規, 故此需用簡體字警告他們。還是: 既然香港已經是中國領土的一隅, 那麼提早推行簡體(字)化也無可厚非吧! 若屬前者, 豈非歧視新移民? 若屬後者, 豈非自作主張, 私自修改香港本土的語文政策 ? 或許有人會認為後者遲早會發生, 可是我絕對不敢苟同。試想想: 當你用簡體字書寫你的名字, 那會變成甚麼模樣?我敢說你根本不認得那是你的名字, 因為那兩三個殘破的符號, 將不能傳遞它們原本應有的意義! 相信很多人也有學習日韓語言, 此兩國文字除了本身的拼音符號外, 也保留了不少正體漢字。日語的平假名, 是由五十音拼湊出來的音節, 後來加上片假名 (外來語)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語言, 時事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對黃洋達等人被捕的感想

一百七十年的基業, 會否因為政權移交十四載之後的變化而化為烏有? 我們本是沉默的一群, 從來只關心生計, 今時今日, 原來最基本的權利都會被剝奪, 好快, 連在社交網站留言都會被審查、警告、 甚至停權。原來連表達自己感想都有錯, 甚至要被 「教育」怎樣才算愛國? 學校設立通識科, 為了訓練學生要有獨立思考和批判能力, 但在社會大學裡, 警察告訴我們, 原來我們不能有獨立思考, 不能判斷警權有否過大, 我們是否要像蟻民般唯唯諾諾? 我們沒有權去選擇甚麼人去管治這裡, 還要進一步拿走學術自由、思想自由麼? 那不如連宗教自由都拿走吧! 看看會有多少人會起來反抗? 有心人說香港的情況已到了臨界點, 本地給大陸人入侵已經不是最致命的議題, 實情是, 為何要到十四年後的今天才把大陸那一套安保和維穩制度搬來此地? 我對政治不很熟悉, 多得社交網站各方好友的教導, 可是, 面對今時今日的政治環境, 我們可以做甚麼呢? 我真的不明白 。 本文刊登於2011年9月23日 《蘋果日報》論壇, 文章連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10923/15637841

Posted in 新詩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