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自由行

西洋菜街消失的十年

二零零二年,我寫過一篇 「花園街的流星」的文章,前年也寫了「我認識的西洋菜街」,今夜,再路經西洋菜街,她與十二年前相比當然已經不可同日而語,可是,與兩年前比較,變化之急促是難以想像的。 二樓書店的命運,不用我多提,很多朋友也曉得是甚麼一回事。「樂文」搬去又回來原來的大廈,只是從二樓舖變成三樓舖,「田園」一直沒離開,「榆林」也搬了去對面的大廈。至於賣文史哲書籍的「尚書房」,好像已不見蹤影? 「自由行」實施十年,令很多本來是食肆的舖位都要拱手相讓給其他店舖,先是化妝品護膚品,後來是以LED 招牌作招徠的藥房,近兩年則是金舖。在百老匯戲院旁的KFC 在菜街已經營業超過四分一世紀,但最終仍難逃搬遷的命運。 在永成攝影旁的銀龍也在菜街多年,是很多MK 仔女經常蹓躂的食肆,可惜,因為業主瘋狂加租,由九萬元月租飆升至二十萬,請問食肆要賣多少碗魚蛋河才能付擔租金? 近日又發現在菜街十三年的許留山也要撤出了,接下來會是金舖還是藥房呢? 請問西洋菜街需要四家金舖嗎? 西洋菜南街於平日晚上開放為行人專用區,結果吸引更多自由行駐足停留。近馬路中央有賣唱的、打功夫的、畫沙畫的、也有彈古箏的,愈夜圍觀的人愈多,表演者更落力……最近,旺角區議會決定行人專用區只會於星期六日開放,蜂擁的人潮似乎不復見。相信也與近日網民發起的「拖篋行動」有關。 西洋菜街這十年已經消失, 在我們沒有留神的時候。 寫於2014-3-18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潮文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拖篋抗爭豈是偶然

二○一四年只過了兩個月,網民已經屢次發起以下針對「自由行」的行動,包括: 二月十六日──尖沙咀「驅蝗」行動 二月廿三日──旺角西洋菜街「一人一篋」行動 三月二日──一億人、一億喼,沙田流量壓力測試 三月九日──旺角西洋菜街「真心愛國愛黨大遊行」 自由行:中央送港的「大禮」 「自由行」是二○○三年中央政府對香港送出的「大禮」。二○○三年對所有香港人來說,都是不堪回首的一年:當時沙士肆虐,奪去二百九十九人的生命,亦令香港的經濟陷入谷底。沙士後,中央政府跟香港特區政府簽訂CEPA,開放多個行業給香港人到中國發展;同時推出「個人遊」計劃(即「自由行」),先是廣東省東莞、中山、江門及佛山四個城市的居民,可以個人身分來港旅遊。「自由行」迄今已擴展至大陸四十九個城市。 根據入境處的工作匯報,二○一三年訪港旅客入境人次達五千四百三十萬,比二○一二年增加百分之十一點七,其中從中國大陸入境的旅客人次達四千零五十萬,佔總人數的百分之七十四,比二○一二年上升百分之十六點八。 「自由行」推行十年惹民怨 以上數字到底有甚麼啟示?「自由行」推行十年,到底對香港有甚麼影響?誠然,沙士一役,世界各地遊客短期內未恢復對香港的信心,尤其當年世衛要到二○一三年六月底才將香港從疫區名單中除名,當時香港人的確處於谷底。「自由行」推行初期,確實令香港的零售業迅速恢復,當中包括:影音器材、化妝及護膚品、手提電話等等。可是,隨著愈來愈多「自由行」,很多地區的租金隨之飆升,地區小店消失,取而代之的只有名店、藥房或金舖。當香港人走在旺角西洋菜街,眼下只見愈來愈多金舖及藥房,從前光顧的茶餐廳或文具店,都要搬到幾街之隔的地方。 由二○○九年四月開始,深圳戶籍居民可以申請「一年多次」簽証,即在有效期一年內,可以無限制地往返香港,每次逗留香港不逾一週。「一簽多行」的政策,衍生了「水貨客」的問題。深圳居民以旅客身分一日內多次進出香港購物,然後循陸路運到內地而毋須繳入口關稅。基於人民幣兌港幣處於優勢,內地居民在港購物無疑是賺了匯率,再加上不必繳稅,低價買入高價賣出。當中國製造的奶粉驗出含有三聚青胺,中國大陸居民便紛紛湧來香港搶購奶粉。近年更令港B無奶粉可食,香港媽媽叫苦連天。後來,除了奶粉外,很多日用品及乾糧都被水貨客搶購一空。 上水就是首當其衝的地區。從前上水是新界一個偏遠的住宅區,該區的店舖多是服務地區的小店,可是,當水貨客滋長,該區開了一間又一間藥房,令原本的地區小店結業消失。水貨客猖獗,東鐵站的出入口及月台都是水貨客及他們的運貨車,令上水居民連出入都感到困難重重。 上水、旺角、尖沙咀被攻陷 除了上水和旺角,尖沙咀也是被「自由行」旅客攻陷的地區。從前尖沙咀廣東道多見歐美遊客,在街上盡是廣東話或英語的對答,可是,自從推行「自由行」後,名店店員多以普通話招待進店的客人。二○一二年初的D&G名店事件,源於香港人被禁止在店外拍攝,令網民發起活動圍影該店抗議,這對很多香港人來說相信記憶猶新。當日筆者亦在附近見證網民在店外圍影的情形,而多家海外媒體皆有報道,D&G名店事件是近年香港本土抗爭的重要里程碑──由這次開始,多由網民自發行動而不從屬任何政黨或社運組織。二○一三年初網民到尖沙咀LV名店外抗議也是類似的事件。 近年來港的「自由行」旅客多是即日往返,他們來港的目的不是旅遊,根本不會帶旺酒店業,他們買的是日用品如洗頭水、藥油等,有些人在街上隨處便溺,喜歡便蹲在店外。而且,他們跟香港市民共用集體運輸工具如港鐵,令上班一族要等好幾班車都未能成功進入車廂,而香港高官只叫我們「多等幾班車吧」。請問教香港人情何以堪? 港人付出沉重的代價 特首曾誇耀「自由行」是他向中央政府爭取的功績。香港旅遊發展局主席被問及會否減少接待「自由行」旅客,他不僅不同情香港人的慘況,反而比喻說多了訂單便應該要接下來生產。「自由行」只佔香港本地生產總值的百分之三左右,卻要香港人付上沉重的代價,試問網民又怎可能不發起活動,抗議這個擾民的政策? 原文刊於 《動向》月刊第343期 (2014年3月) http://www.chengmingmag.com/t343/select/343sel28.html 另於《熱血時報》刊載 (2014年3月14日) http://www.passiontimes.hk/article/03-14-2014/11033

Posted in 時事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中客自由行 香港摔大跤

甲午馬年過了兩月,香港網民已發起多次針對「自由行」的活動,原因是他們的行為和態度已經令香港人忍無可忍。特首梁振英曾誇耀「自由行」是他向中國政府爭取的功績,而政府只懂叫香港市民「包容」中國人的劣行。香港旅遊發展局主席被問及會否減少接待「自由行」旅客時,不僅沒理解香港人的感受,反而以訂單為比喻,說多訂單更要接下來配合生產。 「自由行」是中國於2003年自詡對香港送出的「大禮」,可是,十年下來,「自由行」帶給香港甚麼? 2013年訪港旅客入境人次達5430萬,而從中國大陸的旅客人次達4050萬,佔總人數百分之七十四,四千多萬是香港七百萬人口的七倍! 香港人是否要感謝中國人未令香港陸沉呢? 「自由行」刺激遊客區的租金大幅上升,令地區小店消失,取而代之的只有名店、藥房或金舖。不單是大街的店舖,連商場都裝修成一模一樣,全是名店,目的只有吸引所謂中國豪客購物。當香港人走在旺角西洋菜街,眼下只有金舖、藥房及化妝品店,從前香港人光顧的茶餐廳或文具店,都要搬到幾街之隔的地方。 自從2009年深圳戶籍居民開始透過「一年多次」來港,「水貨」活動便應運而生,新界上水區的居民每日要和「水貨客」搏鬥,因為上水區民進出東鐵站都被那些貨物阻塞通道。幾年下來,上水區的小店已經絕跡該區,剩下的只有藥房、藥房和藥房。 近年來港的「自由行」旅客很多都只是即日往返,根本無法令酒店業受惠,他們只買日用品如洗頭水、藥油等,而且,他們跟香港市民共用集體運輸工具如港鐵及東鐵,令日常的上班一族要等好幾班車都不一定能成功步入車廂,可是,香港的高官只叫我們 「多等幾班車吧」。請問教香港人情何以堪? 到底「自由行」只佔香港本地生產總值的不足百分之三,卻要香港人付上沉重代價。一班網民發起活動反對這個擾民的政策,其實只是幫香港人出聲,逼使政府好好檢討。 本文刊登於 <a href=”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4/new/mar/4/today-o9.htm”>《自由時報》 「自由廣場」2014年3月4日

Posted in 時事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港人十年來受惠於「自由行」嗎?

2012年, 梁振英在競選特首寶座之時, 曾公開發表 「自由行是我向中央政府爭取回來」的言論, 當選後, 他在訪問聲稱會繼續向中央爭取擴大獲香港簽發旅行通行證的省份。「自由行」本無原罪, 可是, 當大陸政府無休止批註簽證, 香港的集體運輸系統如何繼續承受每年人數相等於香港人口幾倍的遊客數量? 基於香港政府並無審核「自由行」申請的權利, 無論他或她來港商談生意或是旅遊, 政府均無權限制。好了, 「自由行」為大陸人打開來港做各種勾當的窗口: 逾期停留衝急症室產子並留在香港坐月、一日多次往來香港大量購物, 在東鐵站沿線各站運貨分貨, 嚴重影響東鐵乘客日常生活。明明是利用遊客身分, 企圖為下一代取得香港永久居民身分, 還要侵用香港資源, 要香港納稅人為他們「找數」, 明明是走私貨物回大陸逃避關稅, 怎麼卻說成振興香港經濟? 支持香港本土經濟的小商店, 已經因為四周變成藥房金鋪化妝品店的溫床已被淘汰, 香港人的衣食住行的來源很快會被截斷, 廣東道無廣東話, 西洋菜街與南京路步行街無異, 可是最後收益只盡入地產商的口袋, 升斗市民一毫錢也分不到 (Not even a penny)。 「自由行」實行至今剛好十年, 香港人, 請問這十年來你曾受惠於「自由行」嗎? 我相信十之八九的香港人的答案都是否定。今日, 港媽因為自由行大舉搶購奶粉叫苦連天, 港嬰快要餓死了, 為何要民間自發打擊走私客運動? 為何一月廿七日「香港自治運動」要舉行「光復香港,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時事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自由行」的不自由

2003年,香港籠罩住一片愁雲慘霧,沙士的陰霾久久未散,經濟又處於通縮期,2003年7月底,香港因CEPA 推出「個人遊」計劃,中國廣東省東莞、中山、江門及佛山4個城市的居民,可以個人身分來港旅遊。之後,「個人遊」計劃進逐步擴展至多個中國城市,令申請來港旅遊中國居民大大增加。後來,大家索性稱呼此為「自由行」。開始時,大家都視此計劃為救港良方。 這幾年來,「自由行」旅客與本港市民共用日常的交通工具如地鐵、火車甚至巴士,當你在繁忙時間擠進地鐵,險變成沙甸魚,突然又擠兩三個拖住行李篋的「自由行」旅客,不知你有何感覺? 當你假日往旺角彌敦道或西洋菜街,有否發現很多光顧多年的老字號都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只有金鋪、藥房、化妝品專門店或那些外國名店,你會否感到寸步難行? 當你要買進口罐裝奶粉給剛出生的子女時,藥房的負責人跟你說: 「唔好意思,斷貨喇。 」不知你會否心急如熱鍋上的螞蟻? 名店只顧爭取「自由行」旅客的生意,商場乘機大幅提高租金,令原本在同區經營的本地小商店無法抵受昂貴租金,或是結束營業,或是將鋪位搬到遠一點的位置或改租樓上鋪。本地小商店原是為了方便該區的居民,卻成為「自由行」計劃下的犧牲品。而且,租金飆升,亦變相令商鋪將部份升幅反映到價格去,令市民百上加斤。當「自由行」客源增長之急速,而西洋菜街也有金鋪,到底這還是我們認識的西洋菜街嗎? 當你走在廣東道,名店只歡迎「自由行」旅客,驅趕本地市民,在街上只聽到「煲冬瓜」,你會以為自己走在北京街頭嗎? 根據旅遊事務署網頁的資料,至目前為止,「自由行」已推廣至全中國共49個城市,估計約超過2億7千萬中國人口可透過這計劃來港旅遊。九年前,大家都以為「自由行」能促進香港經濟,帶動生產力;可是,今時今日,能真正受惠於香「自由行」的香港市民又有多少?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九日,還是候任特首的梁先生在接受訪問* 時表示: 「在本港經濟淡靜時,再向內地申請更多自由行城市。 」請問除了「自由行」外,香港便不歡迎其他國家的遊客嗎? 「自由行」無疑給予中國居民來往香港的自由,卻犧牲了本港市民的自由。 原刊於 BBC 中文網 大家談中國 2012年7月9日

Posted in 時事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