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自由時報

回應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發展局對《香圳》一文的質詢

對於《香圳》 一文提到:「根據政府有關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相關文件中顯示,二○三○年深圳居民不用簽證也可以進入新界東北新發展區。這意味著中港邊界將被消滅,屆時香港會進一步被中國融化。」特區政府發展局指: 然而所有的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政府文件,均無提及任何簽證入境安排。 本人想請問: 規劃署於二○○七年十月十一日公佈之《香港 2030:規劃遠景與策略》研究報告[1],頁35有關「中外商貿博覽園的功能」之第5點提及 : 「提供有別於本港和其他珠三角城市現有的展覽設施,具體 來 說 就是擬議的博覽園屬於永久設施,給內地省市機會吸引外資或外商投資內地市場,而內地人士可以免簽通行 證到河套區內旅遊和工作,進出方便。」顯示了此研究報告想研究的「邊境禁區的發展潛力」的目的。政府不會無緣故去展開研究,得出的結果就是為了某個命題或目標服務。 二○一○年,時任香港特區政府行政會議召集人的梁振英接受《南方都市報》訪問時,已有提及邊境免簽證的問題: 「我有一個設想,未來可以容許深圳居民,甚至是內地居民,免簽證進入邊境禁區。而當內地居民需要穿過邊境禁區進入香港其他地區,則仍然需要使用簽注。同樣,因為邊境禁區屬於香港,香港居民或訪港旅客,從香港進入邊境禁區同樣不需要簽證。」[2] 二○一二年,發展局於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就有關「蓮塘/香園圍口岸及相關工程」遭到議員質詢,因而提交補充文件[3]。其中第5點提及:  「運輸模型運算,在設計年份 2030 年,預測的車流量約為每天 20 600 架次,旅客流量約為每天 30 700 人次—『基準方案』。隨著內地經濟不斷發展,而內地居民訪港手續日見簡便,『基準方案』假設深圳居民訪港可以無須取得內地當局的出境簽注。為了測試這個『基準方案』假設的下限,運輸模型亦運算了一個保守情況,亦即假設深圳居民訪港手續不變(他們須要在來港前取得出境簽注)。」在設計年份 2030 年,預測車流量約為每天 19 600 架次,旅客流量約為每天 28 750 人次—「低流量方案」。這個「低流量方案」較『基準方案』的流量約少 5至 6%。」 蓮塘口岸正正就是新界東北邊境接壤的區域,而發展局的文件在立法會提交,市民也可以搜尋並查閱。 如果梁振英先生又想推翻他的講法,大家不妨尋回他在二○一一年十一月的公開發言片段[4],現將之寫成書面語; 「將邊境禁區, 新界最北部開發成為一個邊境發展區, 內地居民可以憑旅行證件, 而無需簽證,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時事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香圳

近日,一篇在二○○八年於《文匯報》刊登的文章在網路流傳,這篇名為「『香圳』:新的國際大都會將要崛起」的文章,當中提及中國政府部署建設一個與香港甚為相似的國際城市,而文中提及的香港新界東北發展計畫,正為這個計畫提供土壤。 根據政府有關新界東北發展計畫的相關文件中顯示,二○三○年深圳居民不用簽證也可以進入有關發展區。這意味著中港邊界將被消滅,屆時香港會進一步被中國融化。 本月剛過去的兩個星期五,香港立法會就新界東北發展計畫的前期撥款進行審議及表決,受影響的新界東北村民及聲援村民的團體,於六日下午首次衝進立法會地下大堂靜坐,後來部分聲援人士與警方衝突。由於特區政府態度強硬,令愈來愈多市民出來抗議。十三日晚上,立法會行政管理委員會下令加強保安,當晚多名示威者及社運人士遭警方抬走,部分被捕人士更直指警方濫用暴力,毆打示威人士。委員會亦因場外混亂而被迫宣布休會,下星期再續。 兩次事件中,立法會主席及建制派議員皆譴責示威人士的抗爭行動,甚至有人標籤示威人士為 「暴民」。令人更感到痛心的是: 部分民主派議員曾於三、四月赴台灣,到立法院聲援太陽花學運的學生,但他們對香港的示威行動卻持相反的態度,贊成立法會報警,認為阻止示威人士衝擊立法會才是正確的,他們認為和平表達意見才是正確的態度。 主流傳媒只播出示威人士與警方衝突的片段,令一般市民先入為主,認為示威人士在暴動搞事,令立法會議會無法順利進行。然而,走出來聲援的市民都很明白,香港特區政府正在漠視民意,粗暴地要強行通過此次撥款,若無示威人士的激烈反抗,這次撥款早已通過。為何香港市民甘願冒上觸犯法律的危險,仍挺身而出要衝進立法會?為的就是要阻止此賣港的割地計畫強行通過。 此計畫撥款一旦通過,不單村民會失去家園,全香港市民都將會喪失香港人的尊嚴和身分。 保衛香港邊界有錯嗎? 本文刊登於 《自由時報》2014年6月19日, 題目修訂為 「香圳?」

Posted in 時事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中共單方面廢除《基本法》?

今年三月,中國全國政協十二屆第二次會議的政治決議,與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的工作報告一樣,政治決議並沒有提及「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僅表示「人民政協要堅定不移貫徹『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積極支持香港特別行政區、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和政府依法施政」。對上一次政治決議不提「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已是二○○三年的事。今次決議通過後,政界議論紛紛,不明白北京政府是否對《基本法》保障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高度自治」承諾忘得一乾二淨。 言猶在耳,連日來前新華社分社社長周南、全國政協等人先後出言「恐嚇」香港人,千萬別奢望沒篩選的行政長官選舉後。十日,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表了一篇名為《「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關鍵的一段是提出「中央依法直接行使管治權」及強調「一國」凌駕 「兩制」,這明顯在推翻《基本法》一直賦予香港擁有「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明確立場。 中國國務院發表白皮書後,香港特首梁振英立即召開記者會,表明全港市民必須要閱讀這份白皮書,並需要接受其內容。香港臉書上一片譁然,膽小的市民或許會被這份白皮書和近日中國政府威嚇香港人的言論嚇倒。可是,中國政府或許忘記了,香港《基本法》源於一九八四年中英兩國政府所簽訂的《中英聯合聲明》,而聲明簽署後,亦提交聯合國秘書處登記,是國際承認的協議。如果中國政府要廢除《基本法》或令《中英聯合聲明》無法行使,因歷史問題而持有英國國民(海外)護照的三百四十萬香港人,絕對沒有繼續沉默的理由。再者,中國此舉亦會成為國際間的大笑話,試問這教極要面子的中國政府情何以堪? 本文刊登於 《自由時報》 2014年6月12日, 題目修訂為 「全面管治香港白皮書」

Posted in 時事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文明 中國的定義不一樣

中國旅客的兒子在香港街上大便,香港青年用手機拍下,引發中國父母與港青年先是口角,繼而拉扯,罵戰連連。事件不單引起港中網民熱烈評論,更有中方評論人在官媒撰寫評論,指香港青年拍攝大陸人的醜態過激,是不文明的表現。 文中一段指出:「問題是,內地人普遍承認一些遊客在香港有不文明行為,大家都認為內地人進入香港後應儘可能做到入境隨俗。 內地遊客沒有人是故意去香港撒野挑釁的,如果有些人還是有了不文明舉止,那是因為他們不了解香港的規範,或者有些人就是一時還做不到。香港社會在指出內地遊客一些不文明舉止的同時,也應對他們整體上給予包容。如果香港社會展現不出這樣的豁達,那是他們集體不文明表現。」 由兩年前港男指責陸客在九鐵車廂吃東西引起指罵,到陸客在港旅遊時「打尖」(插隊)、大聲叫囂、拖篋佔據車廂和街道、隨意在街上蹲下不顧儀態、在酒店餐廳或商場中央大小便,兩年下來,香港網民拍下的照片或影片經網上流傳相信已經遍及七大洲五大洋。 月前的「唱紅打黑」行動,網民極其量只是模仿中國旅客在香港時蹲下或叫囂的行為,至目前為止,尚未有人模仿中國旅客在街上大小便。請問香港市民至今有做過甚麼不文明的舉動? 若中國旅客懂得入鄉隨俗,香港人絕對不會恣意指罵中國旅客的。 經濟及商務發展局局長蘇錦樑勸市民要包容中國旅客在街上大小便的行為,若然香港人在街上大小便的話,已經觸犯了香港法例! 那麼中國旅客何解有特權可以隨便在香港街上或公眾地方大小二便? 如果香港人不能用手機拍下事實的真相,如何保障訊息流通和新聞自由呢? 到底香港人不文明還是中國人橫蠻? 本文精簡版刊於 《自由時報》自由廣場 2014年4月26日

Posted in 時事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今日香港, 明日台灣

台灣朋友要頂住, 香港被CEPA 已經拖累到凋零落泊, 台灣不能被服貿通過, 否則台灣的下場會比香港更慘烈!

Posted in 時事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