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東方日報

寂寞

寂寞是 ─ 當一個人在夜闌人靜時 , 仍要默默地工作; 寂寞是 ─ 在熙來攘往的大街上,只能碰到冷酷而陌生的面孔 。 依我說 , 孤單並不代表寂寞, 碰不到熟悉的面孔只能埋怨「天 意」, 或許是時機未到吧 。給你碰到又如何 ? 只是在繁忙時間內匆匆一瞥,連一聲招呼也沒有, 算是認識嗎 ? 人們喜歡把孤單與寂寞劃上等號 , 也愛把熱鬧看成寂寞的相反 。 如某某結婚 , 作為家長的總愛邀請親戚們喝喜酒 , 越多人來便越好 , 寧願臨時在轉角處多擺一圍桌 , 多添椅子 , 也不願意場面冷清清 。 其實 , 婚宴的主角應是新郎和新娘 ,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舊塗鴉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生命何價

有人說, 生命就是無止境的重複又重複, 每天, 我們從起床那一刻開始, 所做的任何一個動作, 均是 毫無意義的重複。於是, 存在主義文學作品 「等待戈多」的出現, 就是要透過兩個等待時間之神的 人, 每天幹著相同的事, 去諷刺人們只為了生存而生存的荒謬和可笑。 「生命」這個詞語, 包含了現在、過去與將來, 它記載了每個人生活於世上所經歷、所感受的一切事 。故此, 「生命」生命這傢伙, 並非一件實物, 人們不能捉緊它, 它是一個生生不息的過程, 人們只 能用心去感受和了解它。 對於一些人來說, 生命的價值與他們一生中所能賺取的金錢是完全等同的。本來, 賺取金錢來改善物 質生活實在無可厚非。然而, 當這目標變成人生唯一的價值取同時, 這樣的人生意義頓時就被扭曲, 生命流於空洞, 為生活而生活, 毫無樂趣可言。在我們身處的社會裡, 很多時候人們已經成為一部 「賺錢機器」, 人們放下了感情, 對身邊的人和事, 都已不再關心,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亦變得疏離; 近年來青少年及老人自殺問題都引起各方面的關注, 青少年為了解決不了的學業、感情問題而「鑽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舊塗鴉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課外讀物

現今的中小學生給老師們的感覺, 就是從來都不閱讀教科書以外的讀物, 舉凡報章、雜誌等以文字為主 的刊物, 他們都不感興趣, 反而那些以愛情、色情及暴力等為題材的漫畫、連環圖等, 則極受歡迎。 本來, 以閱讀漫畫作為課餘排遣時間的方法並無不可, 現時市面上出售的本地及外地漫畫, 畫工非常精 細, 包裝亦非常華麗, 學生們很容易被它們吸引著, 不過, 若然只看漫畫而不閱讀其他文字部分較多的課外 讀物, 便會失去訓練閱讀文字和思考問題的機會, 繼而導致語文水平下降, 這正好解釋現今學生語文水平逐 漸下降的原因。 再者, 閱讀報章、雜誌等刊物, 除了有訓練學生的語文水平的作用外, 也能夠使學生們了解各國的政治 、經濟等情況, 能夠跟隨社會的步伐, 適應時代的需要。因為, 年青的一代作為未來的社會的棟樑, 應當充 實自己, 為一切將臨的轉變作好準備, 迎接挑戰。 原刊於〈東方日報〉朝陽學苑版 1995.3.2

Posted in 舊塗鴉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哭與笑

有人說:「既然要生活, 與其哭哭啼啼地度日, 倒不如快快樂樂地笑著來過!」說這話的人很能看透人生的無奈與無常。 但, 有多少人能如斯灑脫地對所有變故一笑置之呢? 自己並不是個非常愛笑的人, 然, 自己也不愛哭。可是, 一位摯友在紀念冊上寫下了這一段話, 大意是: 她認為我冷冰冰、不愛笑的外表, 給人堅強、獨立的感覺, 但其實, 心底裡我又渴望別人關心自己, 卻因為我的外表形成一種無形的障礙, 令那些關心自己的人也被嚇走了。這位摯友更提醒我, 要開朗一點, 千萬不要吝嗇自己的笑容, 因為多些笑容會令人的容顏也美麗些。 雖然, 我未能切切實實地做到, 但卻非常感謝她的關心。 除了很少對別人展露笑容外, 我也極少在人前流淚, 或者是因為這樣, 別人認為我是一個堅強而獨立的人吧! 不過, 無論是多麼堅強的人, 總會有軟弱的時候, 只是他們會收藏起軟弱的一面, 不願被人看見罷了。 原刊於《東方日報》朝陽學苑 1995.2.23

Posted in 舊塗鴉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木偶

一副柔軟的身軀 四根紅紅的繩子 牽動它的生命 翻觔斗、扭動腰枝 教旁人看個沒完沒了 隱藏於繩子背後 是那藝人佈滿皺紋的 一雙手 木偶  木偶 請不要走 請教我翻個觔斗…… 泥路上 印滿藝人的足跡 殘存我心 是木偶不經意的 微笑   刊登於《東方日報》朝陽學苑版1997.1.27

Posted in 舊塗鴉, 新詩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