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新詩

藍與藍

浮游在藍天的絲絲白雲 勾勒直昇機飛過的軌跡 偶爾給海軍藍上衣邂逅天藍色鞋子 鞋頭的蝴蝶結低嘆 拐了多少個彎 終於遇上你 或許該早些碰面 不必經過迂迴的路 不需攀山涉水 海軍藍上衣回答: 無論經歷幾次輪流 多少迴轉 時間總會安排在某個轉角處 邂逅、點頭、道別 彷彿出於剎那的偶然 2014.6.9 地鐵月台即席自拍寫作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新詩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寂寞

  一個人的寂寞 在於時間太多 無法排遣 兩個人的寂寞 一位很忙而另一位 抱怨太悠閒 或是    大家都沒空 三個人的寂寞 在於他和她纏綿 她獨自呆坐 然後她和他繾綣 她默默淚流 終於 他和她分開了 她跟他道別了 他、她和她 變回一人   2013.12.15

Posted in 新詩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關於路西化、路姆西及其他

  舊約聖經記載 曾經有位天使長 名路西化 他領眾天使歌頌上帝 某日, 他驕傲了 他要比上帝更高 然後被上帝打落 路西化墮落 變為魔鬼的代名詞 若干年後 在那個國度 一隻挾持老婆婆的豺狼玩偶面世 名路姆西 據說 這是參考小紅帽故事 故事中 豺狼裝成老婆婆欺騙小紅帽 現實中 這城的人向某人投擲玩偶 這種行為叫宣洩 然後大家蜂擁搶購 當玩偶缺貨 大家焦急了 忽然傳來一幀照片 狼與玩偶合照 然後那個國度宣佈 玩偶要改名了 名路福西 路西化從天使化身成魔鬼 毫無悔悟 人們向狼投擲路姆西 他或它可曾受傷? 到底路西化路姆西或者路福西 有着何種微妙的關係 我不關心 只是 網民要用路姆西洗版來尋獲生趣 才最可悲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新詩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小提琴盒的哀鳴

歌者如是唱: 小提琴又在奏著愁 像你心對我的追究 琴音哀怨 琴盒本應放置小提琴 何以會是嬰孩棲身處? 如果你相信有孽障 如果你相信有輪迴 午夜夢醒,看見女兒向你報夢 你如何面對女兒 ? 你如何面對自己? 一句 「我是人家情婦」就可推諉嗎? 利用全港市民對她的同情 耗盡時間心神去尋找 原來警方早已戳破你的謊言 想示範何謂中國人的「良好」特質嗎? 是的, 你贏了 香港人卻輸了 當日和家人討論案情 她的涼薄顯得我有點神經過敏 她的睿智使她倖免墮入情緒的幽谷 當我一廂情願擔心 最後原來是枉然 2013.12.3

Posted in 新詩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在咖啡店等候的下午

相約朋友晚飯的時間尚未來到 沒事做的你安插晚飯前的節目 應先吃個下午茶 點菠蘿油、蛋撻 再加一杯熱檸茶? 抑或雞翼薯條 加凍檸茶? 你忘記天氣冷得牙關打顫嗎? 還是菠蘿油加熱檸茶穩妥些 餐後你再踏足上回光顧的髮型屋 久違了的髮型師今次終於上班 他問你做負離子後打算怎樣 你說經過兩月頭髮長得開始蹺起很不順心 他說你現在是one length 頭再長長一點也是沒看頭 倒不如剪成層次頭也不那麼笨重 懶得思考的你當然說好 難得今次他侃侃而談 談起你當初寫稿都會貼去網頁嗎 你說你讀書時代早已投稿去報章 當報章沒落便投稿到文學雜誌 他說他畫了幾幅他的家貓漫畫 你說不如你投稿去輔仁媒體吧 他說好我回去上網看看 說罷他已幫你剪得七七八八 他拿鏡子給你端詳你覺得滿意非常 然後付款離開你發現還未夠時候 隨意逛街不是你的一貫作風 不如找家咖啡店買杯咖啡消磨個多兩句鐘 橫豎手機上網上facebook 打潮文也是毫無難度 於是匆匆在咖啡店記下這個下午發生的事情 然而我約好的朋友還未出現 2013.11.30 下午 於某咖啡店

Posted in 新詩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