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新界東北新發展區

回應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發展局對《香圳》一文的質詢

對於《香圳》 一文提到:「根據政府有關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相關文件中顯示,二○三○年深圳居民不用簽證也可以進入新界東北新發展區。這意味著中港邊界將被消滅,屆時香港會進一步被中國融化。」特區政府發展局指: 然而所有的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政府文件,均無提及任何簽證入境安排。 本人想請問: 規劃署於二○○七年十月十一日公佈之《香港 2030:規劃遠景與策略》研究報告[1],頁35有關「中外商貿博覽園的功能」之第5點提及 : 「提供有別於本港和其他珠三角城市現有的展覽設施,具體 來 說 就是擬議的博覽園屬於永久設施,給內地省市機會吸引外資或外商投資內地市場,而內地人士可以免簽通行 證到河套區內旅遊和工作,進出方便。」顯示了此研究報告想研究的「邊境禁區的發展潛力」的目的。政府不會無緣故去展開研究,得出的結果就是為了某個命題或目標服務。 二○一○年,時任香港特區政府行政會議召集人的梁振英接受《南方都市報》訪問時,已有提及邊境免簽證的問題: 「我有一個設想,未來可以容許深圳居民,甚至是內地居民,免簽證進入邊境禁區。而當內地居民需要穿過邊境禁區進入香港其他地區,則仍然需要使用簽注。同樣,因為邊境禁區屬於香港,香港居民或訪港旅客,從香港進入邊境禁區同樣不需要簽證。」[2] 二○一二年,發展局於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就有關「蓮塘/香園圍口岸及相關工程」遭到議員質詢,因而提交補充文件[3]。其中第5點提及:  「運輸模型運算,在設計年份 2030 年,預測的車流量約為每天 20 600 架次,旅客流量約為每天 30 700 人次—『基準方案』。隨著內地經濟不斷發展,而內地居民訪港手續日見簡便,『基準方案』假設深圳居民訪港可以無須取得內地當局的出境簽注。為了測試這個『基準方案』假設的下限,運輸模型亦運算了一個保守情況,亦即假設深圳居民訪港手續不變(他們須要在來港前取得出境簽注)。」在設計年份 2030 年,預測車流量約為每天 19 600 架次,旅客流量約為每天 28 750 人次—「低流量方案」。這個「低流量方案」較『基準方案』的流量約少 5至 6%。」 蓮塘口岸正正就是新界東北邊境接壤的區域,而發展局的文件在立法會提交,市民也可以搜尋並查閱。 如果梁振英先生又想推翻他的講法,大家不妨尋回他在二○一一年十一月的公開發言片段[4],現將之寫成書面語; 「將邊境禁區, 新界最北部開發成為一個邊境發展區, 內地居民可以憑旅行證件, 而無需簽證,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時事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香港特別行政區發展局去函 《自由時報》及傳媒報道

以下是香港特別行政區發展局去去函 《自由時報》質詢我寫的 《香圳》一文的內容: 貴報於六月十九日刊登白蓮達小姐的投書「香圳?」指「根據政府有關新界東北發展計畫的相關文件中顯示,二○三○年深圳居民不用簽證也可以進入新界東北新發展區。這意味著中港邊界將被消滅,屆時香港會進一步被中國融化。」這是完全失實的陳述。所有的新界東北發展計畫的政府文件,均無提及任何簽證入境安排。新界東北新發展區計畫是為香港人規劃的新一代新市鎮,並不涉及任何旅客出入境政策的改變。 此外,投書人提及二○○八年本港報章上一篇名為「香圳:新的國際大都會將要崛起」的文章,以引證作者的論點。然而,事實上該文章並沒有提及新界東北新發展計畫。 古洞北及粉嶺北兩個新發展計畫,除了是為香港人而規劃的新一代新市鎮擴展計畫外,也是香港中、長期房屋土地供應的重要來源,提供約六萬個住宅單位,當中公營房屋佔六成。特區政府了解受新發展區計畫影響的現有居民、商戶及農戶等持份者的關注,故一直竭力與受影響的人士保持溝通,以減輕他們的憂慮。 本文連結 http://news.ltn.com.tw/news/opinion/paper/792500 之後, 《明報》即時新聞也報道了此事。 http://inews.mingpao.com/htm/INews/20140702/gb31727a.htm

Posted in 時事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香圳

近日,一篇在二○○八年於《文匯報》刊登的文章在網路流傳,這篇名為「『香圳』:新的國際大都會將要崛起」的文章,當中提及中國政府部署建設一個與香港甚為相似的國際城市,而文中提及的香港新界東北發展計畫,正為這個計畫提供土壤。 根據政府有關新界東北發展計畫的相關文件中顯示,二○三○年深圳居民不用簽證也可以進入有關發展區。這意味著中港邊界將被消滅,屆時香港會進一步被中國融化。 本月剛過去的兩個星期五,香港立法會就新界東北發展計畫的前期撥款進行審議及表決,受影響的新界東北村民及聲援村民的團體,於六日下午首次衝進立法會地下大堂靜坐,後來部分聲援人士與警方衝突。由於特區政府態度強硬,令愈來愈多市民出來抗議。十三日晚上,立法會行政管理委員會下令加強保安,當晚多名示威者及社運人士遭警方抬走,部分被捕人士更直指警方濫用暴力,毆打示威人士。委員會亦因場外混亂而被迫宣布休會,下星期再續。 兩次事件中,立法會主席及建制派議員皆譴責示威人士的抗爭行動,甚至有人標籤示威人士為 「暴民」。令人更感到痛心的是: 部分民主派議員曾於三、四月赴台灣,到立法院聲援太陽花學運的學生,但他們對香港的示威行動卻持相反的態度,贊成立法會報警,認為阻止示威人士衝擊立法會才是正確的,他們認為和平表達意見才是正確的態度。 主流傳媒只播出示威人士與警方衝突的片段,令一般市民先入為主,認為示威人士在暴動搞事,令立法會議會無法順利進行。然而,走出來聲援的市民都很明白,香港特區政府正在漠視民意,粗暴地要強行通過此次撥款,若無示威人士的激烈反抗,這次撥款早已通過。為何香港市民甘願冒上觸犯法律的危險,仍挺身而出要衝進立法會?為的就是要阻止此賣港的割地計畫強行通過。 此計畫撥款一旦通過,不單村民會失去家園,全香港市民都將會喪失香港人的尊嚴和身分。 保衛香港邊界有錯嗎? 本文刊登於 《自由時報》2014年6月19日, 題目修訂為 「香圳?」

Posted in 時事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