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文學雜誌

給永樂園熱狗師傅

你熟練的 把香腸放進麵包裡 和醬汁混在一起 當年天真的我 定睛看那滾動的食物架 人們憑票排隊領熱狗 你以手勢比劃 一或二? 記憶中你戴著眼鏡 不作聲 我真以為你是個啞巴 經過四分一世紀 重臨你的舞台 方發現原來…. 日賣二千隻熱狗或許已成絕響 天真的我 目光仍停留在店舖的招牌 和你那狹小的工作間 2013.2.6 路過小店, 駐足, 拍照 刊登於《香港文學》第344期 2013年8月號

Posted in 新詩, 本土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在失去焦點的日子

在失去焦點的日子高歌  躍動的音符遊離既定的節奏和旋律 隨思緒寫成走調的篇章 目送出軌的列車載著幸福玻璃球遠走 用三千年靜候蟠桃花開 三千年為等待摘取纍纍果實 失落某些機會如同日落日出 也像棋子在飛行棋紙盤上跳躍 在焦躁不安的日子 凝視電子屏幕上跳動的數字 盤算何時能取回維修好的手提電話 期待幸運之神降臨 在失去焦點的日子寫詩 描述人生某階段的瑣事 重新排列自身歷史的偶然 或非偶然 2012.6.24 寫於手提電話維修中心 2012.7.4   修改 刊於 《詩++》 第十六期 (2013.1.20)

Posted in 新詩 | Tagged , | 1 Comment

追月夜

為那個攝氏廿七八度的晚上 他興奮得連續幾夜無法入睡 戰戰兢兢邀請她同行 沒想到她即時答應 他倆平時營營役役 難得連續四日假期 孩子們卻嚷著要去乘船 早已計劃的環島遊 早已充電的數碼相機 早已預備好的輕鬆心情 很久沒一起遊玩的同伴 從未現場觀賞那一幕 迎面的船隻或者並沒偏離航道 縱使它已經努力駛向相反方向 也冷不防這千分一秒的衝擊 乘客的尖叫哀號 早被海浪湧入船隻的聲浪掩蓋 (爸爸, 你在哪裡? 孩子, 別怕, 捉緊水泡吧!) (哥哥, 你在哪裡? 別怕 ! 你懂游泳的) (對不起! 我無法在你需要時給你手臂 我要救我們的孩子 請振作) 船身與海形成九十度角 在對岸不遠處的人們 觀看漆黑天際綻放的花火 火光映照在岸上發紫的臉上 2012-10-6 刊登於《聲韻詩刊》第9期 2012年12月 

Posted in 新詩, 本土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我還在猶豫應否掀開你的面紗 原來你早佇候於窗邊 看你輕輕撩動少女的秀髮 撥開樹上枝椏的葉 我試圖側耳傾聽 你的低語 不早 也不遲 寫於2012.9.18   凌晨 刊登於《聲韻詩刊》第8期 2012年10月 

Posted in 新詩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關於1842

  無法追溯到底她建造於一八四一或一八四二 名字的由來是個無法引證的謎團 從寄往外國的名信片上簡潔二字 教人憑想像刻出地圖上的小圓點 帆船在港口覓得落腳處 畢竟發生於偶然 那些慕名而來的遊客 竭力告知人們自己來自地球哪個角落 那些曾接載遊客往返的人力車車伕可曾尋夢 ? 一批時勢造就的無名英雄 隨時代變遷 名字已和人力車同時煙滅於歷史的長空 一九九七年六月某日 鴿子們留守已被荒廢的街市 金融中心如常奏出『叮…叮…叮』的樂曲 建造者隨往日的盟約隱退 末世的子民於某角落碰杯暢飲 在不安與恐懼中迎接不可預知的未來 電視響起Auld Lang Syne餞別一個時代的結束 舊記憶隨舊電腦硬盤更新褪去 護照由棗紅變成藍色 屬於一八四一的護土牆快要葬身維多利亞港 驚世明珠能否繼續獲得上帝的祝福 ? 2012.6.22 – 2012.6.25

Posted in 新詩, 本土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