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成報

再來的時候

前言: 寫這詩的時候, 好像很不經意就能把一些感覺記下, 詩裡所說的都是真事, 不過我甚少提起, 因為我覺得這些不是愉快的經歷, 而且亦牽涉到親人…… 五月對我來說, 永遠有一個磨不掉的印記, 母親節、父親過身、自己生日的月份,直至過了那麼多年, 我還未完全放下。 我很想知道, 假若當年他真的把我送了給母親鄰床的夫婦, 現在的我會變成怎樣? 再來的時候 無法體會 如何搬進這狹小空間 如何打呵欠 如何伸展身驅 想起那天 一秒 一個按鈕 盛和衰都隨數千度的火爐消失了 同一幀照片 流落在若干年後的今天 流落在迥異的時空 (再來的時候 你會怎樣和我相認?) 曾經, 我很想知道 為何等不到你回來簽署學生手冊 每年的九月一日 學校看透了我們的孤寂; 直至 ── 那天母親給公共小巴輾傷了腿 你匆匆忙忙趕回家 和我上學去 曾經, 你和母親吵架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中女情懷總是詩 | Tagged ,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