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廣東話

語言乃建立社會之基石

粵語被指非法定語言 本年一月底,香港特區政府教育局的網站曾經出現一篇主題圍繞「語文學習支援」的文章,刊登後受到網民及市民非議。文章內容提及「雖然基本法規定中英雙語為本港法定語言,但接近百分之九十七本地人口,都以廣東話(一種不是法定語言的中國方言)作為家居及日常交際的常用語言,而英語則多作商業用途。至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法定語言,普通話的使用日見普遍,反映內地與香港經濟及文化的緊密聯繫。」此段文字令市民大為反感的原因,是說廣東話是「一種不是法定語言的中國方言」。 根據二○一一年香港特區政府進行的人口普查,按在港居住年期、種族及慣用語言劃分的五歲及以上人口中,居港超過十年或以上,以廣東話(粵語)為慣用語言(母語)的人士(包括華人、印菲籍人、南亞裔人、白人及其他亞洲人在內)佔同一組別人數百分之九十三,如果以所有居港人士計算,以廣東話(粵語)為慣用語言(母語)的人士則佔整體人數的百分之八十九。 在英殖民地時代,香港初期以英文為主要官方語言,後來把中文也列為法定語言。香港政府設有法定語文事務處,設有中文主任職位,專職擔任翻譯、傳譯及語文支援服務,當年最常見中文主任的工作,就是在立法局會議及其他地區議會擔任傳譯工作。九七前他們通常需要中英互譯,這裡指的中文,當然是指粵語。在殖民地時代來港的英國官員,留港多年後皆能操一口流利粵語。如果粵語非法定語言,為何殖民地官員要學習粵語,和市民溝通? 有些人以粵語多俚語及多俗語而認為粵語不夠古雅,只屬於方言。事實上,根據很多資料顯示,粵語屬於中古語言,應源於唐代或更早。研究語言學的朋友都知道,唐詩必須用粵語才讀到平仄,如以普通話朗誦,便失去唐詩的韻味。 為何放棄多數人使用的語言? 近年香港特區政府教育局大力推行以普通話教授中文(普教中),很多家長趨之若鶩,認為這會令他們的下一代更高人一等。可是,很多中文老師指出,普教中不但不能提升學生的中文水準,甚至會使他們的語文能力下降。這或多或少是粵普兩種語言在發音和聲調皆有明顯的區別,如:粵語有九聲,普通話只有四聲及輕聲,普通話的入聲與粵語的入聲分別也很大;而且,普通話一聲多字,很多時會令學生無法分辨哪個用字才正確,白字或別字經常出現。 筆者就讀的學校於小學已經開始有普通話課(當時叫「國音」)。一星期一節,教材都是沿用中文科的課本。後來高年級便一星期上兩節課。若你問我會否因為節數少而不懂普通話(國語)?當然不會,一種只有四聲的語言,難度會比我們的慣用語言困難?你可說普通話有很多辭匯與粵語的發音相距很遠,但這亦非學校必須要推行用普通話教中文的理由。如果學習普通話有逼切性,那麼麻煩政府先請電視台及電台把所有節目改為用普通話吧。不過,我相信很多看慣肥皂劇的市民必定強烈反對。 希特拉有句名言:「要消滅一個民族,首先瓦解它的文化;要瓦解它的文化,首先消滅承載它的語言;要消滅這種語言,首先從他們的學校裡下手。」到底香港特區政府的葫蘆在賣甚麼藥,只有他們心裡才明白。 語言乃建立社會之基石。文化和制度乃建立一個民族不可或缺的因素,要保留文化和承存制度,必須透過語言和文字去記錄。而一種語言一直為一族群持之以恆使用,為何要放棄它? 原文刊於 《動向》月刊第342期 (2014年2月15日) http://www.chengmingmag.com/t342/select/342sel26.html 更正: 文中 「普通話的入聲與粵語的入聲分別也很大」, 應為 「普通話的去聲與粵語的入聲分別也很大」。 另於《熱血時報》刊載 (2014年2月15日) http://www.passiontimes.hk/article/02-15-2014/8710  

Posted in 語言, 時事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左X 是如何煉成的?

我寫文時, 就是用一般市民的角度去告訴平時不理時事和政治的朋友香港發生了甚麼事, 為何那些事件對香港那麼重要, 抗爭的原因是甚麼。只有左X 才下下要甚麼 “ism” (主義), 甚麼 theory (理論), 然後要乜乜物物, 否則就話你無法論證何謂本土意識, 主體身分, 香港人優先。 (以下文字用廣東話口語寫成, 偶有粗俗語言, 注意。) 1) D&G事件 左X 無參與, 直情潛水 網民: 香港人主場! 2) 水貨客肆虐 左X 話: 香港鼓勵自由買賣嘛, 他們也有人權 上水市民話: 你試下黎上水住啦, 出入火車站逼到嘔血呀, D 人又唔排隊, 佢地D貨又逼住車廂,我地企都無定企! 3) 停止自由行 左X說: 陸客促進旅遊業發展同香港經濟嘛,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本土, 潮文 | Tagged ,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