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太古坊

本土音樂劇的地道元素

筆者不算是舞台劇發燒友,但多年下來也曾觀賞一些特別題材的劇目。至於在香港公演的音樂劇(musical),不知何故總是籠罩著 「百老匯」歌劇的影子。由1999年《歷奇》、2003年《酸酸甜甜香港地》、2009年《仙樂飄飄處處聞 》到2011年《一屋寶貝》等,當中有個熟悉的名字經常出現 ─ 資深話劇填詞人岑偉宗。 今次筆者觀賞的是音樂劇《螺絲小姐》 (Miss Rose) 的預演。此劇由太古地產及Theatre Noir 合辦,為太古地產為旗下辦公室租戶策劃的項目。此劇原著以普通話演出,2013年在北京開演。全劇長一個半小時,沒有中場休息,以六幕十首歌曲貫穿全劇。這個劇目的一大特色,就是除了四位受過專業戲劇訓練的演員演出外,更邀請了三十位於太古坊及太古城商廈工作的上班族參與個別角色及序幕演出。 近年單身男女利用婚姻介紹所尋覓對象愈來愈普遍,此劇亦利用這個行業為骨幹創作此劇,除了一些婚姻介紹行業常用的術語,其他環節和一般工作場所無異。在職場打滾的上班族,對劇中角色向上司奉承獻媚、施計謀擔奪同事的功勞等情節都不感到陌生。但是,好像主角羅斯斯 (螺絲 Rose) 那樣仍然堅持同事間應通力合作、為公司的前途和未來努力的人,會否像都市傳說一樣,已經消失了? 主角螺絲因工作關係而遇上神秘顧客歐陽拔,後來更譜出戀曲,令人想起十多年前的《孤男寡女》的情節。總括來說,這個劇目經過改編後,用地道的語言演出,令觀眾更投入、更有共鳴。 曾替多個舞台劇劇目擔任填詞的岑偉宗,今次負責此劇改編歌詞的工作。從場刊讀到他自稱「改編詞人」的原因: 「很簡單,歌詞受旋律所限,無法直接對譯,粵語歌詞就要按原著的意思,重新組織,詞彙要轉換自不待言,有時連佈局也要調整。說是 『改編』,事實也。」 在現場欣賞演員演唱十首歌曲,也沒有陌生和突兀之處。想必是填詞人花的功力吧! 細心留意歌詞,不難發現填詞人用了很多地道地粵語字入詞,連平時我們以為無法寫出來的字也有呢! 在此附上其中一首歌詞給大家參考。 (見圖) 筆者在完場後,跟岑偉宗做了簡單的訪問。 白: 當你最初接到十首歌曲時,已經譜上普通話詞,這會否令你在重新填上廣東詞時增加難度? 岑: 普通話詞只作參考。沒有甚麼掣肘。反而要補足普通話原詞裡的戲劇成分。原詞較傾向抒情,似文青新詩。人物個性經改編後,要添加進去。 白: 填好歌詞後,導演有無給你意見 ? 岑: 導演基本上一稿收貨,只在個別字詞有些替換。數量很少。 白: 為改編劇填詞跟平時的話劇有何分別? 岑: 因原著劇本及歌詞都是北京人,這次是在原著基楚上改編。情節改了,歌則無大變動。 《螺絲小姐》簡介: 太古地產及本地非牟利劇團Theatre Noir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文藝, 本土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