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免費電視牌照

一代人的電視

我痛恨自己錯過上世紀六十年代,無法見證電視廣播有限公司開台時的盛況。回顧電視歷史,香港首間有線電視台「麗的映聲」於一九五七年五月啟播,經歷過六七暴動,另一家電視台「電視廣播有限公司」於一九六七年十一月啟播,由於是首家無線電視台,故一直被稱為「無線電視」。 上世紀七十年代,香港一般人的物質生活不算富足,只有小部分屬富裕家庭,每晚晚飯時間,便是一家人圍在飯桌前看電視的黃金時段。兩家電視台當年拍攝了不少反映社會實況的電視劇,如: 「變色龍」、「大丈夫」、「網中人」等等,而到了八十年代初,更有「香港八幾系列」,由一九八一年播映至一九八六年止,逢星期一至星期五晚每晚播映半小時,每集內容都取材自時事,與香港市民足足共渡了六年。後來的實況劇「城市故事」、「公私三文治」等,播映年期都不及「香港八幾系列」了。 除了劇集,兩家電視台亦製作不少兒童節目。麗的電視的「荔園小天地」、「醒目仔時間」,無線電視的「跳飛機」、「430穿梭機」等,令當年的兒童在成長時期得到不少課堂外的資訊,兩家電視台購入不少日本及歐美卡通片,經過後期配音製作組的精湛配音演出,多套卡通片如:「星仔走天涯」、「機靈小和尚」、「宇宙大帝」 、 「電子神童」、「黃金戰士」、「我係小忌廉」等,都成為不少出生於六七十年代的人的共同回憶。 劇集和兒童節目以外,兩家電視台都有製作綜藝節目,無線電視製作的長壽綜藝節目「歡樂今宵」便是最佳例子。從一九六七年開台翌日開始播映,至一九九四年止,足足廿七年,每週播足五晚,由於這節目所有環節皆是現場直播,所以演出的藝員都除了要熟讀劇本和講稿,遇上演出對手突然改劇本要作出反應,而如果在節目途中接到突發新聞等消息亦要作出調動。「歡樂今宵」為電視台訓練不少演藝人才,他們當中有些在後來亦加入電影圈。 九十年代至千禧年代,隨經濟起飛及時代變遷,香港人生活富裕了,他們不再單單倚靠電視作精神寄託。於是,「歡樂今宵」停播了。無線電視因為友台經歷幾次易主而漸漸壟斷了收視比率。缺乏競爭的電視行業漸漸不再重視創作,電視劇集題材重複,情節亦熟口熟面。相比起七八十年代電視迷放工後趕回家追看劇集的那個年代已不復再。 踏入互聯網年代,無論是成人或兒童,對電視節目的質素要求亦相對提高。由於電視不是他們唯一的娛樂,質素低的節目便會被市民唾棄。近年更演變成市民在網絡上表達他們對節目的不滿。 由壟斷收視到節目質素低落,增加電視牌照及引入競爭便成為很多早已離棄了電視的市民的期望。如果單把電視看成娛樂工具,那麼多發一個或兩個牌照可能也沒大分別。可是,電視行業盛載著不少電視從業員的夢,多一個新電視台誕生,他們便多一個希望,他們的夢便能成真,他們的專業便得以延續。 香港政府自十月十五日宣佈不發牌予香港電視網絡至今已接近兩月,消息已被市民消化了。期間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及負責進行研究的顧問公司相繼發言,但仍不足以令政府改變決定。政府連唯一直接能安撫香港市民民心的方法也不用,寧願看見十萬市民包圍政總都無懼色。 要建立電視行業,需要一代人的努力。電視畢竟已經與香港人同生同息數十年,由盛轉衰抑或持續發展,政府是責無旁貸的。在可見的將來,除了香港電視網絡主席王維基申請司法覆核外,可預計香港市民 (網民) 隨時因為政府任何一項與民為敵的施政,發起更激進的行動。那麼不必等待明年七月的佔領中環,市民隨時也會佔領政總。 本文刊登於 《動向》 第340期 (2013年12月15日)。

Posted in 時事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