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中環OL 獨白

中環OL獨白之八: 又是面試

在職場打滾多年, 公司結束、公司遷冊、部門重組、合約完畢, 基本上甚麼也試過。因為這些原因而離開, 去面試時, 那些HR 部門的負責人總會有千奇百怪的問題問你, 例如: 1) 為何公司要裁走你? 2) 公司幾時搬走? 3) 有無老闆試過帶你走去別的公司? 又或者, 因為我見的職位都常是行政方面的文職, 多數會有處境問題, 例如: 1) 如果幾個老闆同時給你工作, 但差不多都是同一時間死線, 你會怎樣? 2) 你會如何安排老闆的工作 (諸如此類)….. 更有些, 會問你: 1) 你喜歡哪類型的老闆? 2) 你覺得外資、中資和港資公司有何不同? 老實說, 很多時這些處境都是即興或突發發生, 短短半小時可以問到多少? 另外想說: 有些所謂大公司, 到今時今日還要考打字, 中文打字我覺得可接受, 但英文打字呢………做了十多年秘書, 還要質疑打字速度? 我無言。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中環OL 獨白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中環OL獨白之七: 這算是家庭崗位歧視嗎?

勞動市場與其他商品市場無異,一買一賣,不同的是,職場上賣的是服務或勞動力。人到了某個年齡,體力或精神狀態總是比年輕時遜色,儘管工作一段時間已經累積了相當的經驗,然而,在僱主或人事部主管眼中,經驗可能是「負資產」。 男性可能會好些,因為不受生育限制,不會被每月的煩惱煎熬,更不會因為懷孕而被僱主解僱。當然,香港暫時未立法給予所有已婚男士侍產假,與國際社會的慣例仍有一段距離。 職業婦女在求職面試時經常被問的問題,應是以下幾類 (次序按重要性排列): 1)「你結婚未 ?」 (如未婚) 2) 「你屋企有咩人?」 3) 「要唔要照顧父母? 他們有無長期病患?」 (如已婚) 2) 「你有無請工人?」 3) 「仔女幾大個?」 當然,再延伸下去會問甚麼問題,亦要視乎面試那位是人事部經理抑或未來的直屬主管。 前一段日子曾到過一些人事顧問公司,某些人事顧問告訴我一些求職人士的真實例子,我起初半信半疑。後來,自己也有機會去面試,無論是負責人事部的職員抑或直屬主管問的問題,都令我大開耳界。由於本人未婚,最初也認為未婚有點優勢,因為那些公司會認定你無須照顧家庭,不用甫放工便趕回家煮飯湊小孩,要超時工作也沒大問題。不過,近日去一家本地大機構面試時,該機構的直屬主管問了上面第3個問題,即父母有無長期病患,要否長期照顧?當時我也坦誠談及家人之前進醫院的事。當時那位主管揚言,問這問題的目的是避免聘請員工後才知道那位員工要經常請假照顧父或母親。當時聽到這番話,心裡一沉,立是意識到這家機構不會聘請我了。後來,我也沒接到通知,很明顯我落選了。(當然,那機構不會承認自己歧視申請人。) 幾年前,我以為僱主只會用年齡去篩選申請人,今時今日,時勢變了,有些僱主對人事顧問明言: 要年輕加樣貌標誌,可以的話身型也要標準。年過三十,年齡方面已經失勢,連工作經驗也不加分,甚至扣分,這更令求職者氣餒。更令人氣餒的是: 香港政府揚言會多聘請年輕公務員。 (參考: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00213/00176_012.html) 想問一句: 政府想推遲法定退休年齡,但僱主卻不欲聘用年過三十的求職者,請問兩件事不是互相矛盾嗎? 從前,我只知道美國的求職表格上有幾項資料是不會顯示的,分別是: 性別、年齡及婚姻狀況。後來在一九九六年,平等機會委員會在香港成立,負責執行反歧視條例:《性別歧視條例》、《殘疾歧視條例》及《家庭崗位歧視條例》,二零零八年更制定《種族歧視條例》。香港的反歧視法例看似完善,但請問香港的僱主真的會嚴格遵守嗎? 附: 《家庭崗位歧視條例》摘錄 什麼是家庭崗位? 「家庭崗位」指負有照顧直系家庭成員的責任的崗位。 「直系家庭成員」,就任何人而言,指因血緣、婚姻、領養或姻親而與該人有關的任何人。這定義涵蓋了獲法律承認的各種關係,例如父親、母親、兄弟、姐妹、丈夫、妻子、兒子、女兒、祖父母或外祖父母、孫子女或外孫子女、姪女或甥女、姪兒或外甥、岳父或家翁、岳母或家姑、配偶的兄弟姐妹,以及其他上文未能盡錄的關係。 甚麼是直接歧視? 直接歧視是指在相同或無重大分別的情況下,任何人給予具有家庭崗位或某家庭崗位的人的待遇,差於他給予並無家庭崗位或相同家庭崗位的人的待遇。僱主歧視須照顧年老父母的求職者,就是「直接歧視」的例子。 甚麼是間接歧視? 當某項要求或條件表面上看似不帶歧視,而事實上對具有家庭崗位或某家庭崗位的人有不公平的影響時,便屬於間接歧視。舉例來說,如果一家公司只聘用可以不定時工作的職員,則很多負有照顧幼兒責任的人很可能未能符合這項工作要求。如果沒有合理的理由支持有關要求或條件,該項要求或條件便可能構成「間接歧視」。 http://www.cmab.gov.hk/tc/issues/fsdo.htm

Posted in 中環OL 獨白 | Tagged | 2 Comments

中環OL獨白之六: OL職場感言

今時今日要在香港生存同生活到 ──講亙三餐有得食, 有份正常全職工作, 已經不能再用我少年時那種方法和態度。 搵工除徂不停寄信, 重要用盡所有人脈關係 (雖然幾年前已經係咁), 話澌畀識得嘅人, 但又唔係個個都講喎, 係講畀箇尐有潛力介紹工畀你嘅人知, 恁當然唔限於人事顧問啦。 男嘅單憑實力已經無用, 當恁多新香港人蒞同你爭飯食, 恁多「官二代」利用關係上位, 你都要靠人事。女嘅當然要靠樣, 唔係你地喺度讚我靚我就得米, 見工時, 如果你係見箇尐四十至五十幾已婚阿太、未婚 「女強人」或港女HR, 恁就恭喜澌, 千祈唔好令渠等覺得你好能幹, 平實就好咧, 否則, 渠地覺得你有威脅, 隨時會搶徂渠飯碗, 恁你都唔使旨意會有下一輪面試。 重有, 明明只需要中五學歷嘅政府助理文書主任 (ACO), 成班大學畢業生走去面試, 而政府又請渠地。結果? 咪做無兩三日就劈炮囉! 跟住又要再浪費公帑重新出廣告請人、面試。Who fuxking care ? 你同我交稅尐錢之嘛! 政府資源錯配, 市民承受。私人機構都唔差好遠, 大部分人都係over-qualified,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中環OL 獨白 | Tagged | 2 Comments

中環OL獨白之五: 血戰求職市場?

投身社會做野十幾年,大大話話都被人裁過幾次,你問我有無兩手準備? 有時喺公司做熟徂,又唔想無端端走,有時真係唔到你去諗。 正如先前所講,因為頭兩份工試過公司執笠同埋被裁,之後兩次被揀中嘅時候,已經無初出道箇陣恁傷心,唯一就要諗黃子華個問題: 跟住去焉度? 有尐後生仔後生女辭職或被裁後,會去下旅行呀,迆喺屋企再慢慢捃工,如果渠屋企係唔等住渠份糧黎開飯,當然無問題啦,我就無恁嘅本錢喇。 捃工最煩係乜? 當然係要將份CV 執到好好睼睼先掟出街,之後去見工前要準備囉。我有時會捃人事顧問幫手,再加自己上網捃工 (睼報紙捃工嘅情景已經不復見了。)捃人事顧問嘅好處,係當你畀渠知道你嘅要求之後,渠會盡量幫你羅致一尐近乎你心水嘅工作,篩走一尐唔合心水嘅工作。當然,如果遇上市道差,人事顧問都會叫你揸頸就命。捃渠地都有壞處,就有可能渠唔知份工係「伏」,你去見完先知道。另外,就係羊毛出自羊身上,渠地為徂要做到單生意,未必會幫你傾到個好人工,一切都要靠自己面試時嘅表現。上網捃工的話,好多時尐公司唔會寫公司名,你真係無法知道渠規模係點,更差嘅係有尐公司出招聘廣告可能只係做樣,其實一早已有人選,只係HR 要話畀上面尐老細知道渠等有做野,呢種情況喺政府、大學或者半公營機構就經常出現。 近年因為好多公司都無預算加人,所以無論係人事顧問或者係上網睼招聘廣告,好多時見到嘅都係合約或者臨時工,尤其我做秘書爾行,一來已經屬於夕陽行業,二來有空缺都未必係好位。試諗下: 好多秘書喺同一間公司已經做徂十幾廿年,點會無端端走? 除非想退休啦,但今時今日唔會好多人恁諗。如果間公司本身已經有幾位秘書,又要請多一個人,恁恭喜你,正所謂新黎新豬肉,請得你入去,梗係做妹仔服侍尐阿姐。我聽過好幾份工都係恁樣,所以通常人事顧問同我講忌時候,我都會 say no,因為真係唔想入到去要處理埋尐無謂嘅宮廷鬥爭,盞得個煩字。 2013.11.9  

Posted in 中環OL 獨白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中環OL獨白之四: 裁員

打工恁耐,最怕係乜? 當然係突然間聽到公司吹風話裁員啦。 我做過幾間外資公司,一係就總公司有事,令到香港分公司都要摺埋。有一間就話全球經濟唔好,個個部門要「交人」,我就係其中一個。當時初出茅廬,焉度識得甚麼勞工法例丫? 多得其他同事話我知,原來我等唔一定要同意僱主遣散僱員果份協議。當時公司故意揀工作未夠兩年忌員工,因為恁樣就唔需要賠遣散費,只需要畀代通知金就可以。但係公司無即時裁走我等幾個職員,而係要我等做多一個月至走。有尐有經驗忌同事就同公司拗,話當時過完農曆新年無幾耐就裁人,點解唔畀我等即時走? 結果,公司讓步,畀我等做半個月而出足一個月糧,而期間需要去見工的話,都可以外出而唔需要扣糧。 之後箇份秘書工,係一間外資乳品公司,不過我個頂頭老闆係香港人,好搏果隻。渠係sales 出身,轉數極快,試過渠問我一個英文字串法,我當時唔係好肯定,渠就問我: 「乜你唔係讀英文架咩?」但我當時真係唔肯定,要查字典。當然,我無即時答渠我真係唔係主修英文嘛。每次渠問我野,我都要絞盡腦汁諗下點答,因為如果畀唔到反應渠,就會好大件事,因為唔知道渠會否記在心中。 當時除咗要幫爾位老闆之外,有時個外籍大老闆叫到,都要幫手嘎! (鬼叫自己係小薯仔咩!) 人家個秘書可以日日四點半放工,返屋企湊仔。後來仲演變到日日返半日。恁外籍大老闆唔會因為個秘書放半日而下晝無野要整架嘛,於是……咪叫我囉! 我喺爾間外資乳品公司都做徂四年有多,但好不幸地,總公司決定要將香港分部搬去上海,所以要逐步裁員,我係首當其衝的。睼到爾度,你可能會問: 點解恁快要你走? 你唔使幫你老闆做野咩? 按常理應該係恁樣,可惜大老闆要返祖家,變成渠個秘書個位好似多徂出黎喎,但係最終結局係……我要走。 原本我係乜都唔知,係去開食晏班 「飯友」度,有個係姊妹公司做秘書果位阿太話我知嘎! 渠就係奇怪點解風會由渠箇邊傳出黎,渠知我情況危急,所以一有消息就即刻話我知。到今時今日我都多謝渠通知我,唔係忌話當時我老闆可能會等大老闆叫渠要我走忌限期前無幾耐先同我講,會好彷徨。 唔經唔覺又過徂幾年,阿太後來都離開姊妹公司,專心喺屋企湊兩個細路。做秘書通常得兩條路: 一) 捃到男人嫁 二) 繼續做秘書,直到公司唔要你。我都唔知我屬於焉種,唉! 我依家間公司又係外資公司,我偶爾都會諗: 會唔會又話要撤資或者搬去第二度呢? 但有時尐野係無得諗恁多,一般來講外資公司畀忌福利會比本地公司好好多,而且老闆都比較明白事理。就係恁,我就一直喺度做囉。 本文刊登於 《輔仁媒體》2013年11月8日

Posted in 中環OL 獨白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