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中女情懷總是詩

反D&G 霸權

從前廣東街頭只有船塢 (都變成商場了) 從前這裡只講廣州話或粵語 (都變成普通話街道了) 曾引以為榮的場景 轉眼化身他者的舞台 與生俱來的權利 一夜就給剝奪 我們不再擁有本我的身分 我們不再享受本我的權利 在陽光充沛的下午 滴著汗水 你趕來了 在微微細雨的晚上 冒住寒風 大家都來了 純粹是自發的舉動 取出口袋裡的智能手機或相機 連綿不絕的『咔嚓』 令店舖剎那變得黯然失色 往日的囂張不復見 張貼在櫥窗上的標語 告訴全世界 為何一句聽來無關痛癢的說話 如同一根木頭直插心臟 從天橋俯瞰街道的照片 載滿我們的憤怒 在網路上瘋狂流傳的 有記載這場運動的故事 或許你記不起 何時開始駐足本地 然而你應告訴我們 何時打算撤離 2012.1.13 初稿 2012.1.16 修訂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中女情懷總是詩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憶舊居門鈴 – Variation of A Maiden’s Prayer#1

記得 很久很久以前 家中的門鈴 奏出你編寫的動人樂章── 『徐徐往昔    彷彿再次入夢     猶如童話        將真心意悼念     醉人旋律        怎麼竟會再現     願我可    憑意境              重溫幾遍』 每當門鈴響起 母親或外婆回來 瞬間 給我變出美味小食 年幼時向上帝禱告 只懂感謝飲食 渴望快些長大成人 如此卑微 何等簡單 自搬離舊居 無法復聽動人樂章 嬝嬝琴音 一直深印腦中 多年後 在迥異的時空相遇  ── 某流行曲2結尾再次響起旋律 無法想像 多年前 彼此曾如此靠近 『往日情景    怎麼再進夢內 童年回憶    頃刻與你聚別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中女情懷總是詩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尋找繆思

坐在電腦桌前 凝視那跳躍的浮標 答答答答答 彷彿已虛耗半生光陰 擬定的詩句只寫了一節 浮標游來游去 仍然接續不下 答 答 答 答 心裡頃刻翻騰 還是未能湊成一幅理想的圖畫 沉默從四周環抱我 只剩低手指碰觸鍵盤的聲音 繆思女神 請問你 如今身在何方? 2011.11.18 初稿 2011.12.8 修訂

Posted in 中女情懷總是詩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殞落的花園街*

你總是如此低調 靜靜地 觀看打扮得花姿招展的鄰居 看遊客穿梭 在狹窄的鐵皮檔經營 從沒埋怨 不管是甚麼季節 也有吸引途人的妙方 (「廿元件, 廿元件 t-shirt」 「喂, 唔買都睇下」 「十元六個新奇士, 大平賣」 ) 同區街坊每天光顧 有時候 是路過的途人 縱是十元八塊的生意 也不嫌棄 是花園道和花園街的區分 成就了天堂和煉獄 經歷年前那場火災 你好不容易才恢復一點元氣 此刻再度遭逢刧難 是上天對你的試煉麼 ? 入夜 察覺街燈照遍 渴望天際乍現流星 可是此時 任我這路人 也只能問句 「為什麼?」 2011.11.30 初稿 2011.12.8 修訂 *2011年11月30日凌晨,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本土, 中女情懷總是詩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永恆的拔河

  好不容易 給你們碰上 談一場無關痛癢的戀愛 在毫無準備時   那刻 你感到安穩已住進你心房 你認為這是你期待的結果   (這只是開端)   學校從沒講授『愛情』這門課 你開始呼吸戀愛的空氣 卻忘記要澆水灌溉 也沒有提供養料   那刻 伴侶說: 別後悔 我真的很糾纏 若有天 你不再愛我 請給我提示 叫我知道應該何時退出 那刻我不會傷心 而且 可以狠狠地離開   剎那 你驀然醒覺 戀愛本來就是一場拔河 一端拚命發力 把另一端拉過來 忽然 鬆了手 2011.11.29

Posted in 中女情懷總是詩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