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世界盃

那些年,我認識的足球明星

我絕對相信,我喜歡足球的基因,應是來自父母的遺傳。 時為一九八二年,西班牙世界盃決賽的戲碼是意大利對西德。當時母親獨具慧眼,斷定意大利必定能捧盃,父親嘴裡不服氣,偏要支持西德。然而,他回到公司逢人便說意大利定會贏。結果,意大利憑三屆元老羅斯 (Paolo Rossi) 驚人的表現,終於戰勝有露明尼加坐鎮的西德。當時母親贏了牙骹,羅斯也奪取了該屆金靴獎 (神射手)。後來我才知道,當年羅斯因打假波而被罰停賽,復出之作有此佳績可謂不負眾望。 四年後的墨西哥世界盃,我並未開始「學」觀看球賽,而且時差關係也未能參與其中。不過,當年馬勒當拿的「上帝之手」的照片經報章廣泛流傳,二十多年後大家仍歷歷在目。球王不應以此道贏比賽吧? 可是,自那時起,除了意大利和西德 (後來是德國),我會格外留意的一隊便是阿根廷。 終於,在一九九零年的意大利世界盃找到他 – 「風之子」肯尼基亞或簡尼基亞 (Claudio Caniggia,) 。有此外號全因他進攻疾走如風,當代無論在阿隊或其他國家隊也難找到像他這類型的球員,而當年他和馬勒當拿更是絕配,一個傳得妙,一個把握瞬間機會入球。可是,他的脾氣也令他只能於一九九零及一九九四年兩屆比賽以正選上陣,相隔多年,再見他的蹤影已是二零零二年的日韓世界盃了。(他連在後備席也可以令球證送他「紅牌」而被逐離場……) 順帶一提: 一九八六年世界盃決賽,阿根廷擊敗西德,一九九零年,決賽竟又是同樣的戲碼,這次結果由「凱撒大帝」碧根鮑華帶領的西德隊勝出。碧根鮑華當球員時帶領西德隊撃敗荷蘭,奪得一九七四年的世界盃,相隔十六年,以教練身分奪冠。這次勝出別具意義,因為是國家隊最後一次以西德的名義參賽,之後就是德國隊了。 一九九四年在美國舉辦的世界盃可算是眾星雲集。先講經常以小馬尾上陣的羅拔圖.巴治奧 (Roberto Baggio) ,令人耿耿於懷的是意大利在決賽一役苦戰巴西一百二十分鐘,最後要以互射十二碼來定勝負,而巴治奧在前面兩位隊友皆射失的情況下負責最後一球,結果……射失了,成了悲劇英雄的結局。 令人印象深刻的還有保加利亞的重炮手史岱哲哥夫(Hristo Stoichkov) ,當年他除了奪得金靴獎外,更榮膺歐洲足球先生。不過,可惜的是,自他以後,保加利亞隊便彷彿後繼無人。 一九九四年世界盃還有這一幕:當年八強賽事前數天, 巴西球員白必圖(Bebeto)妻子為他生下第三個孩子。白必圖在對荷蘭的比賽中射入一球,隨即跑到邊線以抱孩子動作慶祝入球,自此成為經典慶祝入球動作。與白必圖合作無間的是名將羅馬里奧,不過我對他認識不深,亦無特別感覺,就此略過。 篇幅所限,無法列舉所有球員,包括:以四十二歲高齡代表喀麥隆進入決賽週的米拿 (Roger Miller) 、羅馬尼亞最偉大球員赫傑(Gheorghe Hagi)、德國 「頭鎚」 高魯斯(Miroslav Klose) 、永遠的德國隊長馬圖斯 (Lothar Mathaus )、象牙海岸 (科特迪亞) 的精神領袖杜奧巴(Didier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潮文 | Tagged ,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