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電影

再談狂舞派 – 與陳到對談

在社會兜轉十多年, 再看與學院有關的電影, 感觸無端, 之前幾個月在院校上課, 總會看見Danso 的學生在練習。再與電影對照,竟是既陌生又熟悉。整體來說, 這是一部很本土的電影, 戲味直逼 <志明與春嬌>, 如果你有看的話, 你應該明我說甚麼。 因為上面的 facebook 貼文, 有了我和陳到的對話: 陳到: 關於狂舞派,我有以下看法,和妳砥礪一下。電影很多細節都本土,這是肯定的。但是,街舞文化,是外來的。妳怎樣看? 白: 這就是香港本土的特色, 任何外來的事物來到香港, 香港人便懂得兼收並蓄, 陳雲曾提及此論點 陳到: 我也這樣想,這種兼收並蓄,也許就香港文化的很重要部份,對不? 白: 香港的文化是混雜的 (hybrid), 是多元的 陳到: 也許是我挑剔,我覺得街舞文化還是未夠落地,是停留在大學、帶點崇洋的文化 白: 是的, 未算普及, 有反思是好事 陳到: 香港絕大部份文化,都是輸入的。除了高登語。 白: 神獸圖很棒呀 陳到: 我都記得陳雲講過,而 absorb 到,吸納到為已用,其實都好多嘅。高登之塔! 鳴謝陳到允許轉載私訊內容。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電影, 本土 | Tagged | 1 Comment

《狂舞派》:為了夢想,你可以去到幾盡? (含內容)

       活在廿一世紀的香港,到底還有多少人有夢?          在電影《狂舞派》中,阿花自小已熱愛舞蹈,考入大學後,自薦加入舞蹈學會,並在迎新會中與Dave 和 Rebecca 等師兄師姐一同演出。年輕人的優勝之處,在於他們有用之不盡的時間,可以追尋自己的夢想,阿花和一班熱愛舞蹈的人走在一起,儘管無自己的系會室,只有校方分配的一塊爛地,然而,他們因為希望在舞蹈比賽中勝出,就算環境惡劣,亦努力不懈地練習。        年少氣盛又好勝,舞蹈學會會員之間因了解而合作,又因誤會而分開。阿花離開舞蹈學會,隨阿良學習太極,阿良雖看似沉悶古肅,但其實他比一般人擁有不平凡的經歷── 坐牢,但亦因為坐牢令他學會太極。因為仔,阿花開了竅,懂得把太極融入舞蹈。如果阿花當時沒有隨阿良學習太極,而是放棄了跳舞,她仍會追夢嗎?         年輕人自恃青春,以為青春可以擢 (chok),那是否講得通?  舞蹈學會的死敵是Rooftoppers──  一班由街頭跳舞跳到工廠大廈的舞蹈達人,外人只看到他們表面是比賽的長勝將軍,但卻忽略了他們其實在追夢的歲月中,身體亦背負纍纍傷痕,方可走到今日的境地。他們的大師兄,更因病而需要切除一條腿,往後要用義肢走路。可是,他甘願熬著痛楚,螫伏兩年,終於苦練到單靠一條腿也跳出精彩的舞步。那幕,他告訴阿花自己因手術而只剩下一條腿,令人感覺震撼非常! 他的出現,其實是要告訴阿花: 只要有心跳舞,就算受傷了,總有辦法可以克服困難。        電影尾段,當然是阿花重回舞蹈學會,阿良亦參與練舞,最後他們在比賽中有精湛的演出。雖然戲中沒交代他們是否勝出,但這已經不重要了。        過往香港有很多歌舞電影,但純粹以跳舞為主線的,《狂舞派》應是比較突出的作品。在電影中跳舞場面佔了很大的比重,喜歡舞蹈的年輕人特別容易投入其中,就算筆者這種手腳不協調的人,在觀賞電影時,也不自覺隨演員的舞蹈打拍子。 監製在選角方面十分成功,多位演員的舞技精湛,Rooftoppers 在工廠大廈追逐及之後在街頭跳舞那兩幕,明顯是超水準的演出。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電影, 本土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蝙蝠俠之夜神起義》感評

注意: 本網誌內容包含電影情節,不喜勿看。 由Christopher Nolan 執導 Christian Bale 演出的〈蝙蝠俠〉電影系列,來到 The Dark Knight Rises 〈蝙蝠俠之夜神起義〉已是三部曲的最後一集了。我從只看過第二部曲 The Dark Knight 〈蝙蝠俠之黑夜之神〉和今集,第一集反而無看,錯過了導演怎樣重新塑造這個在美國人心目中的英雄的過程。看過〈黑夜之神〉後,發覺導演心目中的英雄只是在人前的形象,表面勇猛,俠骨心腸,決心保護葛咸城(Gotham City)的市民;然而,脫下面具後,他只是個傷痕纍纍的普通人,因經常出動要長時間療傷,並因為拯救「我城」的市民而犧牲了至愛,使自己一直活在罪疚中。兩個截然不同的形象,令Christopher Nolan 鏡頭下的英雄更立體,是一個有血有肉,而非冷冰冰的面具人。 在〈黑夜之神〉裡,小丑設計考驗人性,企圖利用人性自私的弱點去令人們互相殘殺,可惜奸計終不能得逞。在〈夜神起義〉,性格扭曲的奸角Bane代替了小丑的角色,利用科學發明企圖毀滅葛咸城,原本因失去愛人打算退休的蝙蝠俠,因不忍自己有份參與投資的發明變成殺人武器,縱使被敵人困在天牢,最後也受到天牢的智者的啟發,成功逃出生天,最後又一次成功拯救葛咸城的市民,使這城不致被毀滅…… Christopher Nolan 鏡頭下的蝙蝠俠影片,顛覆了一貫所謂英雄的形象,而且,他設計的情節總是出乎意料之外,例如Bruce Wayne 破產後,委託那位女士代他出任行政總裁一職,卻到末段才得知她早已串通Bane 一起計劃滅城,為了要替父報仇。 在〈夜神起義〉裡,奸角的滅城計劃,不禁令我想起舊約聖經《創世記》第十八至十九章中,神因為看見所多螞和娥摩拉二城充滿罪惡,人們不知悔改,決定要毀滅二城的一切,但亞伯拉罕不停為二城向神求情,令神答允「 假若在那裡見有十 個 (義人) 呢。他 說 : 為這十個的緣故,我也不毀滅那城。」(創18:32)。結果,神因為找不到十個義人,只救了亞伯拉罕一家、姪兒羅得和他兩個女兒,最終毀滅了二城。 在〈夜神起義〉中,那位奸角Bane 當然不是上帝,他為了復仇而要毀滅葛咸城,理由是那城的富人剝削窮人、而因為前市長所頒的命令,使很多囚犯仍在囚,不被假釋。在Bane 和他的同黨佔城後,把富人趕出豪宅,自設審判所,審判那些犯了各種罪行的人,把他們放逐或判死亡。 葛咸城的義人相信應該不會只有十個,蝙蝠俠本人、那位見義勇為的警察,貓女在最後關頭也和蝙蝠俠一起對抗敵人…..可是,我們也會看到很多在危急關頭時,選擇保護自己的人,也有更多的人不相信大家合力能夠解決問題和衝破難關。做事能否成功不單看客觀環境,意志也很關鍵。正如蝙蝠俠被困天牢時,兩次嘗試逃走也不成功,原因並非他懼怕死亡或失敗,反而他的心理包袱使他不能成功。 套用戲中蝙蝠俠說過的對白:「不必記得誰救過他們,因為人人都可以是英雄。」英諺有云: “Self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電影 | Leave a comment

理想與現實拔河 ── 作死不離三兄弟 (3 Idiots)

因為颱風關係無故多了一天假期, 正好趁機會走進戲院, 即管看看為何那麼多人大力推介這套電影。 電影講述「三兄弟」(即三位同窗) 入讀皇家工程學院時的生活點滴和歷程, 工程學院的院長非常在意學院的排名, 因此, 只會錄取成績優異的學生。工程學院不是栽培工程師的少林寺嗎? 偏偏能夠進入學院的學生都只顧拼命讀書, 努力背誦課本, 因為他們知道, 成績不好就沒有前途…… 三兄弟中主角Rancho是天生的工程師, 他懂得利用物理原理教訓那些捉弄他的師兄們, 也敢於挑戰老師, 因此經常被邀請離開課室, 又願意花時間幫助師兄研究出會飛起的飛行機, 可是, 當他把研製成功的飛機飛到師兄住的學生宿舍那層, 竟發現師兄因為受不住未能畢業的壓力自殺身亡。然後, 為了幫助兄弟能順利完成考試, 他冒著被攆走的危險, 偷進院長的辦公室偷取試卷, 幸好因為幫助院長的女兒成功接生而倖免。 Rancho不單考獲首名畢業, 後來更成為一位傑出的發明家, 而當時考第二的那位同學, 因為當年成績不及 Rancho 而深深不忿, 於是發誓要在畢業後十年再跟Rancho 見面比較成就。 後來, 他進了大公司工作, 努力迎合客人和公司的要求, 最後才發現原來Rancho 就是他的客人。 另外兩位兄弟, Raju為了要令家人生活改善而考入工程學院, 卻因壓力而成績一直墮後。Farhan則一心想當野生動物攝影師,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電影 | Leave a comment

顛覆的人生觀和愛情觀 – 非誠勿擾2 (含內容)

>〈非誠勿擾〉第一集在本港叫好不叫座, 在內地就贏得很多的掌聲, 正如很多影評所說, 導演的著眼點是十多億人口的中國, 區區七百萬人口的香港, 算得甚麼! 〈非誠勿擾2〉挾著這樣的回響推出, 恰巧還是刻意不在賀歲檔期推出, 真的不得而知。 〈非2〉和一般的電影很不一樣, 明明是探討愛情觀, 但就一反常態, 以「離婚典禮」來諷刺現代人的婚姻, 在片中葛優說: 離了婚仍可以做朋友, 這種朋友和未婚之前的那種, 多了一層深入了解, 離了婚還能做朋友的話, 來得珍貴得多。現代人稱同居為 「試婚」, 主角倆都嘗試試婚, 看看彼此能否接受大家, 但試的不是結婚初期那種痴纏, 試的是當大家都垂垂老矣的時候, 其中一方行動不便時, 大家能否仍然愛惜和包容對方? 如果能夠包容對方, 即是說, 大家就是大家要找對的人。但到戲的中段, 經過一些事, 大家了解到雙方追求的目標根本不同 ─ 男的要婚姻, 女的要感情, 以致大家決定要分開。 去到後段, 主角的友人因病危, 舉行了一個「人生告別會」, 這也是幽了觀眾一默, 當友人的好人從外地趕來看他, 甚至有人以為這位友人已經離世,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電影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