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隨筆

讓往日重新再開始過 –《今天星閃閃35年時日如飛林敏驄腦交戰作品展演唱會》後記

近年,很多入行週年紀念音樂會,有歌手對自己出道多年回顧,也有向作詞人作品致敬。  對樂迷來說,詞人是「可遠觀而不可親近」,多年來,傾慕迷戀歌手的樂迷多的是,但要表達對詞人作品的欣賞,總是要等到投資者願意策劃擧辦作品展,才可購票表示支持。 林敏驄對於新一代來說,彷彿是無厘頭或以極長句接龍的代名詞,直至近月他在螢幕前曝光多了,大家才恍然大悟–多首動人的不朽情歌,就是出自他的手筆。  林氏曾直言,他在五年裏已寫盡幾世人的歌詞,今時今日,已經不能重拾昔日那種真摯情懷,無法再寫出那種感覺。 林氏填而優則唱,不僅是創作/ 唱作人 (作曲填詞一手包辦),更敢於在不同媒體演出。  如果只看他在電影演出,抱歉,那只是他其中一面。  要了解他的內心世界,則必須要閱讀他的詞作。 十多年前 (二零零三年),我看過《友情真經典林敏怡林敏驄作品演唱會》,當時觀眾及票房反應不算熱烈。  今年 (應是去年),適逢林氏出道三十五週年,這個名為《今天星閃閃35年時日如飛林敏驄腦交戰作品展演唱會》,單是名字已經綽頭十足,亦貫徹當年林氏在螢幕前以長句接龍的特色。  當知道林氏會舉辦作品展,甚是欣喜,當年的鬼才經過歲月洗禮,不論經歷及演出技巧相信亦毋庸置疑,我反而對出席演出的嘉賓更感興趣。 坦白說,我是為了 〈永不想你〉、〈深愛著你〉和〈當我想起你〉而來,第一晚杜麗莎沒出席,〈假如〉一曲只能由他人代為演唱,幸好第二晚她能親身到來演唱,令在座觀眾驚嘆不已! 儘管已是三十多年前的作品,但從來沒有脫節。  這亦說明: 真正的好歌能經歷時間考驗。 當晚一眾演出者之中,令我最為欣賞的是布志綸演唱〈柔柔河畔〉,他真正擺脫了別人的影子,唱出自己的風格了! 從前對林氏的認識,僅限於譚詠麟的名曲,後來才知道,他亦為很多歌手創作,無論是搞笑無厘頭的、深情抑或少女愛情感覺的,他都能一一駕馭,而且每每給人驚喜。  當年 〈愛的根源〉 頭一句 「殞石旁的天際」(取自 Once upon a time) 說是神來之筆實不為過。  他演唱自己作曲兼填詞的作品,更豐富了歌曲的感覺,這是由其他人演唱所不能取代。 近年林氏已少有詞作,相信這並非他江郎才盡,只是大環境未能提供機會;作為多年的支持者,本人希望林氏不會就此擱筆,只有繼續創作,才可令樂迷能有機會再欣賞有水準的詞作。 2017-6-10出場序: 1)  開場 Guitar solo – 林敏驄 2)  酒杯敲你個頭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隨筆, 歌詞 | Leave a comment

我的2014

當年頭才為新一年張羅, 忙於處理家庭事, 之後再考慮工作的問題, 沒想到雨傘革命 (或運動) 會持續了七十九日, 亦令香港的政局跳到另一個瓶頸位置。 如果我只身處一人社會, 社會上所有事情也都只是我的一人遊戲。不過, 在這動盪的2014年, 要思考的實在太多, 然而, 很多事情發展得太快, 轉向也太急速, 令人無法站穩腳, 覓得一個清晰的方向。 1) 母親入院 / 出版第二本書(二月) 2) 新界東北發展撥款強行通過 (六月) 3) 給〈動向〉供了半年的稿件 (一至六月) 4) 間歇性找工作 (三四五八九十月) 5) 白皮書 (六月) 6) 世界盃 (七月) — 阿根廷未能捧盃的霆有點遺憾, 不過德國太強了…… 7) 訪問朱教授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隨筆 | Leave a comment

三十年,誰可改變?

為何過了三十年,一首平凡的電視劇主題曲「誰可改變」,仍然能感動人,仍然那麼悅耳?   三十年前的一齣廿集電視劇「天師執位」,題材也不過是捉鬼捉邪。當年的苗僑偉,雖然是無線力捧的五虎將之一,但論名氣,總也不及劉德華和梁朝偉 (前者演出了令他一炮而紅的「獵鷹」,後者也有同期佳作「新紮師兄」,更不用說早兩年已演出了「過客」而走紅的黃日華了。 七八十年代是電視行業輝煌美好的年代,當年已盛產有關賭博、鄉土及靈界題材的劇集。在「天師執位」之前,有「封神榜」,當然,年長的觀眾仍記得誰人演出過。然而,當時身為小童的我,對「天師執位」總有份莫名的觸動。是苗僑偉演出特別好嗎? 不,他當年的演技非常生硬,反而是身邊的綠葉,尤其是演出張天師的丹爺 (劉丹),將他帶進戲中,令觀眾也代入他飾演的司徒文武和翁美玲飾演的林楚燕曲折的感情關係。 相信當年曾追看此劇的朋友,仍無法忘記司徒文武的元神出竅後,阿燕拿著載住他的元神的小瓶一刻,大家是何等緊張。可是,當鏡頭一轉,他倆已變成老人,看到此幕,大家知道可以鬆一口氣了。因為阿武的元神已返回他的肉身。 我不太清楚為電視劇集主題曲填詞的朋友,會否先把劇集看一遍才填詞的呢? 「誰可改變」作為「天師執位」的主題曲,實在非常配襯,歌詞根本在敍述劇情。然而,若撇開劇集本身,它作為當代的一首廣東流行曲,卻一點過時的感覺也沒有。電視台偶爾也重播了兩三遍,都是大家不留意的時段,或是要在收費台才有機會重看。到底是劇集令主題曲大熱,還是主題曲令劇集引人關注?相信也不必深究。 若你問我翁美玲演出的哪個角色最經典? 沒錯,她演的俏黃蓉確實令人留下深刻印象。但三十年後,我仍惦記的,是她在「天師執位」的角色。 沒想到十多年後的「我和殭屍有個約會」系列,竟會令我再次想起「天師執位」。那個年代電視劇的魔力,足以影響一代人。 後記: 今日寫此文,純粹是紀念阿翁的生忌。可恨她的生忌和忌日相距那麼近,也在先父的忌日前後。    

Posted in 隨筆, 本土, 歌曲 | Tagged , | 4 Comments

被遺棄的少年

今季港台播出的 《燃眉時刻 2014 》,是在兩個電視台 (嚴格來說是一個) 常規劇集以外的另類選擇。由於是外判戲劇計劃,所以每集題材不一,水準也參差,個人認為描述本地漁民生計的 《狂瀾》、講述城市發展、舊區重建的《最後的地圖》、講述天台屋居民的《風中轉》的內容都不錯。由梁粉林超榮擔任編劇及執行監製的《霓虹燈下三粒星》則似是為大陸人說詞。在此不贅。 至於今晚 (四月十九日) 播出的《遺棄》,是以真實個案為藍本,講述一個在問題家庭生活的少年 (阿賢) 自父親 (阿威) 自縊後的遭遇。故事內容可參考港台的網站 筆者無意評論製作手法或情節的可信性,只想說出劇集所帶出的多個社會問題: 一)阿賢的親叔叔到達警局後,本來向CID 表示不會帶走阿賢。後來,CID跟他說他只是暫時託管阿賢,之後會由社會福利署安排阿賢的生活,他才肯帶他走。他在阿賢家中找到阿威的金錶 (是阿威父親留給阿威的),他問也沒問就收進褲袋去。他帶阿賢回家後,他的太太對阿賢的作息也不怎麼理會…… 二)阿威生前做回收散工,欲申請交通津貼,但因為申請表填寫的資料有問題,他在電話中不明白政府職員跟他說的話,親身到有關辦事處詢問,卻被指不符規矩,到他與有關社工見面時,社工指出申請表填錯的部分,要他找回僱主簽署,但阿威不想麻煩,想社工幫他更正便算,言談之際,阿威不願申請,把表格捏皺了…… 這就是說明政府部門只會同你行官僚,程序不對就不理你。 三)阿威生前工作的回收貨車,被附近的商場指控阻街,阿威的老闆不服,商場保安後來報警,差點表揭發阿賢當童工。這說明了商場保安只懂報警恐嚇小市民。 四)負責阿威自殺案的兩名 CID 在記錄口供時,曾問阿賢為何那麼遲報警,而警員到場時仍在吃飯。面對這種案件,理應印象深刻,但到後來阿賢向商場擲石洩忿報復,那兩名CID 竟然忘記了他就同一件案的事主,是否太離奇了? 五)跟進阿威交通津貼個案的社工,原本想再開一個file跟進阿威,可是,被那位應該是她上司的女士勸阻,理由是: 多開個file便多一個個案要跟進,你手上已經有很多files 了,有那麼多人手嗎? 她聽罷便把阿威的檔案放回文件堆去…… 對於親弟欲利用他可申請綜援之便,希望他照顧父親,阿威只感無能為力。面對交通津貼辦事處的職員,及那位負責他的個案的社工,阿威也是無能為力。 阿賢一直明白家中窘態,放學後總會在街上拾紙皮,再到回收車幫忙。他在回家後發現父親自縊,冷靜已經掩蓋了驚慌。故此,他選擇先炒菜吃飯 (阿威在自殺前開了飯煲煮飯,這是他死前最後一件能為兒子做的事。),後報警。他在警局回答CID : 「我肚餓了,我知道你們來了之後,我便不能吃飯。」這段說話由一個初中少年口中說出來,份外傷感。 阿賢除了向商場擲石來洩忿外,十三歲的他還能作甚麼? 這個外判戲劇計劃製作的劇集基本上可以擺脫常規,亦無需要為收視率服務,比較能道出社會的實況,而非像電視台的劇集般玩潮流或風花雪月。 其他細碎情節不在此談,大家如有興趣,可到港台網站重溫。 筆者希望港台可以製作更多寫實劇集 ── 是客觀反映現實的劇集。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隨筆 | Tagged , , | 2 Comments

2014年賀詞

在此謹祝各位: 新年進步! 合皮扭耳 (Happy New Year) ! 明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Feliz año nuevo ! 我不是以為自己已經得著了, 我只有一件事, 就是忘記背後, 努力面前的, 向著標杆直跑, 要得 神在基督耶穌裡從上面召 我來得的獎賞 。(腓立比書3:13-14)

Posted in 隨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