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語言

關於名字的一些 (二)

想不到單是說自己名字的歷史, 都可以寫下洋洋千字。多得思倫兄的回應, 談及名字的英譯與方言的關係, 故在此續篇再說一點。 思倫兄所說的潮州方言譯法, 其實只是其中一種, 話說五六十年代很多華人到南洋經商去, 說的是祖籍福建的商人, 當然也有祖籍潮州的。今時今日, 如果大家和新加坡、馬來西亞、菲律賓等地的華人通訊, 不難發現他們的姓名譯音是別樹一格的。香港也有些朋友需要依照其籍貫的方言來翻譯其姓名的, 我倒見過不少。 我見過又經查證的例子有: 福建話: Chew (周) Chua (蔡) Ea (余) Eng (黃)  Han (韓) Goh (吳) Koh (許) Lim (林) Ong (王)  潮州話: Sim (沈) Tan (陳) 客家話: Hiew (邱) Kerk (郭) 如果大家有任何特別的發現, 請告訴我。 關於上一篇文章所提及的英譯名字的方法, 想再補充一點。話說當年很多父母都不諳英語的,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語言, 潮文 | Leave a comment

關於名字的一些 (一)

關於名字, 很多人可能認為只是一個代號, 符號, 但其實父母幫子女起名, 或多或少總帶一點期望的。而我的名字, 竟然為我帶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先說英文名字, 很多香港人在社會工作後, 必定會為自己改個英文名字, 不知道是幸運或不幸, 從出生那天開始, 父母已為我選了英文名字, 因為我排行第二, 順理成章的取了一個以 「B」開始而有三個音節 (syllables) 的英文名字。在我的成長過程中, 很少人會呼我的英文名字, 到大學時代就多用了。畢業後, 頭兩份工都在日資公司工作, 心想日籍人士的英語水平可能未必可以清楚地說我的英文名字, 於是乾脆讓大家叫我中文名最尾那個字的英譯讀法吧。 到後來, 為了避免人家在我的聘用合同或離職證明寫上一個和我身分證上不同的名字, 我還是用回B 字頭的英文名。可悲的是, 原來每十名香港人, 總會有一半人不懂如何正確地讀或寫我的名字的。要不是中間多了 「r」或是將 「 a 」變為「 er」, 就是將我的名字讀為 「Brenda 」(捲舌的兩音節), 我的英文名字真的那麼難讀嗎?  如果有任何曾經錯讀我的名字的朋友看到此文, 請不要介意, 我並不是要聲討任何人, 只是有感而發。 說回中文名字和其英譯吧, 本來沒有甚麼特別, 簡簡單單的三個字, 姓是無法改變的,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語言, 潮文 | Leave a comment

淺談語言的困惑

上星期的導修課, 導師發了一份這樣的問題, 要大家先在課上討論, 然後每人回家作答。 語言最令你困惑的問題是甚麼?或:最令你困惑的語言問題是甚麼? 我的回應如下: 問題一:「言在外、意在內」─ 我們常以為已透過語言把想要表達的意思都說出來了,卻發覺我們仍有很多意思都沒說得清楚。如果說,語言形式(language from) 基於語義(semantics),而語義源於概念(concepts) 的話,那為什麼人們未能透過語言把想要表達的意思都說出來?是組成語義的過程發生問題 ─ 人們不知道自己要表達甚麼概念,還是從語義組成到產生語言形式的過程中,出了甚麼岔子,故使人們無法把想要表達的概念完全說出來? 問題二:所謂的語言天份到底是否屬於先天的 (congenital)?如果每個人的腦袋結構和成份都相同,為什麼有些人的語言能力強,有些語言能力弱呢?有說小朋友/少年學習語言能力較成年人強,是基於甚麼理論呢?我曾經學習日本語差不多兩年,後來因沒有機會練習而漸漸忘記了,如果曾經學習的語言,如果將來再重新學習,會否把從前學過語言的印象/記憶「重現」呢? 導師說這個問題是沒有標準答案, 亦會因人而異。 我相信, 所有人在成長過程中, 總會碰上不少和語言學習有關的問題, 只是有時候, 沒有人會花時間去處理這些問題, 又或是應付了考試就算。

Posted in 語言 | 2 Comments

網路語言的規範化

>今晚的節目探討中學生的語文能力, 內容提及中學會考考生竟然把日常生活的口語及網路流行的語言作為中文科作文考試的答案, 而這現象正從大學生的圈子蔓延到中學生的圈子去。節目內記者訪問了兩位大學講師、考評局的高層人士、中學教師和幾位中學生, 並嘗試找出導致這個情況的原因: 一. 現時學生偏愛閱讀漫畫書, 二. 互聯網的普及 — 網誌、ICQ、MSN 等網路文化的出現, 使學生不知不覺間以將口語代替規範化文字。一位大學講師認為, 網誌雖然並不能使學生用正式的書面語寫日記, 但仍不失其功能 — 至少, 學生願意寫一點東西, 當然, 另一位講師持不同的意見, 而考評局的高層人士亦避重就輕地說出局方的立場 — 如考生能以適當的語言去表達語景 (context), 而令閱卷員明白考生所要表達的內容, 那當然是最好的, 但亦需要以規範的文字作答, 而非那些似是而非的符號或英文字母 (如:BBQ, hea 等)。節目訪問的一所中學, 以普通話教授中文, 教師被問及以普通話教授中文的果效, 教師亦表示, 學生遇到有問題的句子詞語, 她就會著學生以普通話讀一遍, 自然就找到適當的表達方法, 而其中一位中應屆會考生認為, 儘管她在日常生活會和同學朋友以一些自創的詞語交談, 但到了真正考試, 她會自動調校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語言, 互聯網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