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語言

語言乃建立社會之基石

粵語被指非法定語言 本年一月底,香港特區政府教育局的網站曾經出現一篇主題圍繞「語文學習支援」的文章,刊登後受到網民及市民非議。文章內容提及「雖然基本法規定中英雙語為本港法定語言,但接近百分之九十七本地人口,都以廣東話(一種不是法定語言的中國方言)作為家居及日常交際的常用語言,而英語則多作商業用途。至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法定語言,普通話的使用日見普遍,反映內地與香港經濟及文化的緊密聯繫。」此段文字令市民大為反感的原因,是說廣東話是「一種不是法定語言的中國方言」。 根據二○一一年香港特區政府進行的人口普查,按在港居住年期、種族及慣用語言劃分的五歲及以上人口中,居港超過十年或以上,以廣東話(粵語)為慣用語言(母語)的人士(包括華人、印菲籍人、南亞裔人、白人及其他亞洲人在內)佔同一組別人數百分之九十三,如果以所有居港人士計算,以廣東話(粵語)為慣用語言(母語)的人士則佔整體人數的百分之八十九。 在英殖民地時代,香港初期以英文為主要官方語言,後來把中文也列為法定語言。香港政府設有法定語文事務處,設有中文主任職位,專職擔任翻譯、傳譯及語文支援服務,當年最常見中文主任的工作,就是在立法局會議及其他地區議會擔任傳譯工作。九七前他們通常需要中英互譯,這裡指的中文,當然是指粵語。在殖民地時代來港的英國官員,留港多年後皆能操一口流利粵語。如果粵語非法定語言,為何殖民地官員要學習粵語,和市民溝通? 有些人以粵語多俚語及多俗語而認為粵語不夠古雅,只屬於方言。事實上,根據很多資料顯示,粵語屬於中古語言,應源於唐代或更早。研究語言學的朋友都知道,唐詩必須用粵語才讀到平仄,如以普通話朗誦,便失去唐詩的韻味。 為何放棄多數人使用的語言? 近年香港特區政府教育局大力推行以普通話教授中文(普教中),很多家長趨之若鶩,認為這會令他們的下一代更高人一等。可是,很多中文老師指出,普教中不但不能提升學生的中文水準,甚至會使他們的語文能力下降。這或多或少是粵普兩種語言在發音和聲調皆有明顯的區別,如:粵語有九聲,普通話只有四聲及輕聲,普通話的入聲與粵語的入聲分別也很大;而且,普通話一聲多字,很多時會令學生無法分辨哪個用字才正確,白字或別字經常出現。 筆者就讀的學校於小學已經開始有普通話課(當時叫「國音」)。一星期一節,教材都是沿用中文科的課本。後來高年級便一星期上兩節課。若你問我會否因為節數少而不懂普通話(國語)?當然不會,一種只有四聲的語言,難度會比我們的慣用語言困難?你可說普通話有很多辭匯與粵語的發音相距很遠,但這亦非學校必須要推行用普通話教中文的理由。如果學習普通話有逼切性,那麼麻煩政府先請電視台及電台把所有節目改為用普通話吧。不過,我相信很多看慣肥皂劇的市民必定強烈反對。 希特拉有句名言:「要消滅一個民族,首先瓦解它的文化;要瓦解它的文化,首先消滅承載它的語言;要消滅這種語言,首先從他們的學校裡下手。」到底香港特區政府的葫蘆在賣甚麼藥,只有他們心裡才明白。 語言乃建立社會之基石。文化和制度乃建立一個民族不可或缺的因素,要保留文化和承存制度,必須透過語言和文字去記錄。而一種語言一直為一族群持之以恆使用,為何要放棄它? 原文刊於 《動向》月刊第342期 (2014年2月15日) http://www.chengmingmag.com/t342/select/342sel26.html 更正: 文中 「普通話的入聲與粵語的入聲分別也很大」, 應為 「普通話的去聲與粵語的入聲分別也很大」。 另於《熱血時報》刊載 (2014年2月15日) http://www.passiontimes.hk/article/02-15-2014/8710  

Posted in 語言, 時事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文憑試中文作文

「孩子不是等待被填滿的瓶子, 而是待燃燒的火焰。」 為人父母,總會為孩子籌劃一切,可是,到底是出於孩子的意願,抑或是父母自己的心意?  有些父母因為自己兒時的夢想未能達成,極之渴望孩子能為自己圓夢;於是千方百計替他們安排一切,結果卻發現那根本不是他們的興趣,反而阻礙了孩子的發展。 有人說,教養孩童有如種植幼苗,自孩子出生開始,父母便需要提供適當的養分,定時灌溉,方能使幼苗成長。可是,孩子始終是一個獨立的個體,自他們開始接觸世界,便擁有自己的視角,漸漸培養出自己的獨特個性。終有一天,他們會朝自己的興趣和長處發展,或許他們會有成就,或許不,可是,至少也能培養出自己的性格、修養和特質,這才是父母們應該認真做的事。一窩蜂去參加甚麼班、挑甚麼課程,孩子只能順從,又怎會有磨練的機會,怎能成長呢? 孩子不是等待被填滿的瓶子, 而是待燃燒的火焰。

Posted in 隨筆, 語言 | Leave a comment

「自駕遊」的文字遊戲

跟據政府環境及運輸局的網頁, 「自駕遊」的正式英文名稱是 : “Cross-boundary private cars ad hoc quota trial scheme“, 可是, 中文用了很詭異的 「過境私家車一次性特別配額試驗計劃」。 http://www.thb.gov.hk/eng/psp/pressreleases/transport/land/2012/20120207.pdfhttp://www.thb.gov.hk/tc/psp/pressreleases/transport/land/2012/20120207.pdf 不論大家是否在商業機構工作, 總試過申請信用卡或收到銀行的信件吧? 「如有一切歧異, 概以英文版本為準。」 如果中文用「一次性」(這當然不是好中文), 為何英文不是用對應的 “one-off” 或 “one-time” ? 我理解「一次」指給你在香港路面駕駛一次罷, 你用 “ad hoc”, 即可以一次, 兩次, 或者N 次。說 ad hoc 就代表了無預期但又可能會發生。原來, 這政府利用文字出術。 從劍橋大學網上字典查看 “ad hoc”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語言 | Leave a comment

香港已死

漢代學者把漢字的構成和使用方式歸納成六種類型: 象形、指事、形聲、會意、轉注、假借。從古代的象形文字演變至今時今日你我皆寫的楷體, 足以見證中華文化的承傳。文字不單是一堆符號, 更是傳達思想的載體, 簡單『嫁娶』二字, 已經說明了從前父權社會的狀況。從小我們學習書寫的是楷體, 自大陸推行『簡』體字, 我們被逼要稱沿用已久的正體文字為『繁』體字, 在一國兩制下, 河水不犯井水, 大陸要寫甚麼文字, 我們不需理會 ── 雖然我們偶然會看簡體字版的書籍。 今天從報章讀到: 有人於本港北區某街道發現只有純簡體字的告示牌, 提醒路人不能在行人道上踏單車。警方的舉動到底想說: 因該區已淪為內地新移民地區, 而他們又經常犯規, 故此需用簡體字警告他們。還是: 既然香港已經是中國領土的一隅, 那麼提早推行簡體(字)化也無可厚非吧! 若屬前者, 豈非歧視新移民? 若屬後者, 豈非自作主張, 私自修改香港本土的語文政策 ? 或許有人會認為後者遲早會發生, 可是我絕對不敢苟同。試想想: 當你用簡體字書寫你的名字, 那會變成甚麼模樣?我敢說你根本不認得那是你的名字, 因為那兩三個殘破的符號, 將不能傳遞它們原本應有的意義! 相信很多人也有學習日韓語言, 此兩國文字除了本身的拼音符號外, 也保留了不少正體漢字。日語的平假名, 是由五十音拼湊出來的音節, 後來加上片假名 (外來語)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語言, 時事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學習語言有捷徑嗎?

我學習普通話的過程, 十分簡單, 和大部分的香港學生一樣, 從小學到中學接受「填鴨式」的教育方式。 先說國音 (現在叫普通話)吧, 因為就讀的學校從小一開始已經有國音科, 所以當時已開始學習, 這於三十年前來說是非常有前瞻性的, 誰會料到廿多年後的香港, 竟會是「自由行」旅客的天下? 對於小學階段學習國音的經驗, 印象畢竟十分模糊了。 從小一至小四大部分時間都以國文課本為教材, 上國文課的時候老師以廣東話教授, 而上國音課時則由北京來的老師朗讀給我們聽, 之後我們跟著她朗讀。直至小五的時候, 學校開始有正式的國音 (普通話) 課本, 老師循聲母韻母等拼音開始教起, 令大家對這種語言又有新一層的領會。到了中學, 學校採用的普通話課本以不同的主題為單元, 以對話形式令學習更生動。不過, 中三以後, 學校就沒有普通話的課程了, 我學習普通話的路上彷彿添上一個休止符…… 高中以後, 學校再沒有辦普通話科, 平常好像少了練習的機會, 一直到進大學以後, 又有機會再選修普通話科。在其他同學跟前, 我的普通話好像很棒, 但是學習有如逆水行舟, 不進則退, 如果以為自己懂得很多, 那根本沒有進步的動力和空間, 後來到大學三年級, 我再修讀普通話高級課程, 因為我不希望自己的語言能力停留在那個階段……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語言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