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生活

隱世食肆 – 文華冰廳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茶餐廳仍未興起,粵語長片中的男女主角,總愛相約冰室見面。半世紀過去,一些大家熟悉的冰室名字,如: 「白宮冰室」、「洞天冰室」等,早已煙沒於時代洪流。迄今仍保留當年外貌及經營方式的冰室真的寥寥可數,較廣為人知的是廣東道的「中國冰室」,但我想說的是附近另一間隱藏於鬧市,位於旺角西洋菜街的「文華冰廳」。 我大概於三四年前左右開始光顧文華,但已忘了如何發現這間冰室,只是依稀記得它旁邊也是食肆,不過後來那食肆結束,變為連鎖零食店,現在則是同集團的護膚品店。路經文華,總是被那部放在店門前的切麵包機吸引停下來。記得小時候,無論在麵包店、士多辦館或冰室都可找到這部切麵包機的蹤影。那個年代,不論方包、餐包、菠蘿包等食物都是食店自製,儘管有些茶餐廳仍會自製麵包,但方包多是從批發工場購來。               近年西式餐廳流行「全天候早餐」(All day breakfast),其實文華早已有全天候茶餐,門前的座地餐牌已告訴食客每款餐有哪些食物;早餐、午餐、特餐、常餐、快餐皆為全日供應,而且價錢相同。晚上點早餐,真的另有一番風味! 經常光顧的食客,甫進店已經決定要點甚麼,伙記記住熟客要點甚麼,是否轉茶的食物,因為每款餐都可以更改 ── 雙蛋轉腸仔蛋、湯意轉米粉、通粉、麵皆可,初期餐包轉多士只加一元,近年因為物價上漲要加兩元了……   話說回來,文華並不像其他食肆般一年加價幾次,老闆只是象徵式每年加價一次,加幅也只是一兩元而已。大概是價錢實惠,食客的年齡層非常廣,不僅是上了年紀的人才會光顧冰室。         我想起初期於晚飯時間光顧文華,有位伯伯坐在近門口的座位吃魚飯,相信他就是老闆吧。不過,近一兩年已絕少看見他了。 月前傳媒報道,文華冰廳將於本年十二月結束營業,這是由於老闆年事已高,子女也早已移民外國,希望結束後安享晚年。熟客如我得知後不無驚訝,但觀乎冰廳所處的同一條街道已被多間新式食肆進佔了,而我們亦只能默默目送舊時代的事物消失。 2016-11-23 後記: 今晚因事路經文華附近,當然要趁結束前光顧。伙記幫我寫單,問我: 「你個餐轉唔轉野呀?」我離開時,又對我說: 「趁有得食就多啲黎食喇!」 我不語,心裡答: 知道了!

Posted in 生活, 文藝 | Leave a comment

2014 in review

The WordPress.com stats helper monkeys prepared a 2014 annual report for this blog. Here's an excerpt: The concert hall at the Sydney Opera House holds 2,700 people. This blog was viewed about 12,000 times in 2014. If it were a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生活 | Leave a comment

當本土詩人遇上美國領事

不經不覺,香港書展到今年已是第廿五屆了。自從嫩模被禁止踏入書展會場,能引起大眾注意的,該是名人、政治人物及政治話題書吧! 今年是我第二次有著作在書展發售,一如以往,都是守在出版社的攤位等候讀者來買書,站得累了,便到其他書店攤位逛逛。今日,我也是等了一會後,便走到較後位置、人流較疏落的攤位。忽然間,瞥見一個熟悉的身影 ── 是受萬千網民喜愛的美國駐港總領事夏千福領事 (CG Clifford A. Hart),我立時跟他打聲招呼,他友善地回應。我好奇問他是否獨自一人前來,夏領事說是。他問我在書展有甚麼活動,我告訴他今年出版了詩集,在書展發售。他也恭賀一番。 這千載難逢的機會,當然要跟夏領事來個合照吧! 他應該也習慣了所到之處必會有市民要求跟他合照呢,所以很爽快的說好。臨走前,他跟我握了手,就一如網民所言,他根本在做從前港督、現在特首做的事情。 於是有了這幅合照。

Posted in 生活 | Leave a comment

關於申請續領英國國民(海外)護照 (BN(O)) 的種種 (二)

承上回: 之前一直擔心, 兩位網友不知能否成功續證, 今早查看FB舊帳戶的訊息匣, 有她的訊息。他跟她終於成功續了BN(O) 。我終於可以吁一口氣! 自從轉了新FB 帳戶後, 和一些不講道理的網民解除了朋友關係, 也封鎖了一些蠻夷。個多月來天天被人「中女」、「剩女」的稱呼, 真的不好受。那人比我年紀小一截, 我足以當他的姨姨了。我剩不剩又與那人有何關係? 再講, 「剩女」一詞是大陸傳來的用語, 如果那人自稱是香港人, 麻煩別跟風用大陸的用語吧! 兩個月前在FB 上的「對罵」, 現在看來真的很「小學雞」。我當時不知道, 那人到底為什麼要那麼齷齪。人家續證又與你何干? 人家本身有缺陷, 無法循正規學校受教育, 自然英文水準不高。難道他們就不配續證? 請問一個終生有效的身分, 怎能無緣故被褫奪? 這不是歧視是甚麼? 他們在香港幾十年, 是一等良好市民, 也沒犯事。那人認為自己是法官嗎? 就算法律也不外乎人情。後來, 我打聽到原來那人之前也曾與某群組的人 而且, 叫人不必學英文的不是本人, 沒看清楚是誰的言論, 就把其他人的發言都一併當作我的言論, 這是哪門子的科學精神? 原來在網絡上一件簡單不過的小事, 都會引起軒然大波, 我這等不見經傳的網民, 也會被人狙擊, 真對社交網絡有點心灰意冷。

Posted in 生活 | Tagged , | 1 Comment

留得青山在

聲明: 只是個人感受, 別對號入座。 我母親應是我現在的年紀喪夫的 , 遺下她和三名分別是十一歲、九歲和三歲半的子女。我的父親在動手術半年後過身, 剩下一層只供了一年的樓, 未曾賣出, 當年香港前途問題令市道轉差, 等了兩個月才賤價賣出, 還了銀行的欠款, 沒餘錢。母親無自殺,亦無送我們去保良局,賣樓後, 我們搬去舅父家暫住, 百幾呎的公屋單位, 我們四個人要打地鋪,向社會福利署申請公屋,由夏天等到平安夜, 才搬來現在的家。 記得那個夏天,對面樓的唱片鋪晚晚在播 「愛的根源」。 媽一直努力找工作, 後來找到輪班的工作,早班要每天早上五時半出門, 如返夜班,也要晚上十一時左右才回來。 我讀的學校是私立小學, 很多同學的家境也不錯,可以每年換新書包, 我的書包由二年級用至六年級。父親過身後, 心知家庭環境欠佳, 上學穿的皮鞋鞋頭開口不敢同媽講,直至她發現, 才去買新的。運動課穿的白飯魚穿底, 也無出聲。升上中學, 媽也有給午飯錢, 但有時為了要省下來買文具或配眼鏡, 我試過一段時間只吃麵包, 或者不吃飯。當年有位同學其實家境尚可, 但她也陪我一起吃麵包, 這段記憶仍然清楚記得。 當時有位同學在中四已經可以花數百元電髮,我呢? 中四才第一次光顧髮型屋剪髮。印象中我沒參加甚麼要花錢的課外活動,只有合唱團和圖書管理學會, 因為都不用付錢的。 至高中階段, 中五和中六的暑假我都有做暑期工,很多同學已在想大學要選甚麼科,我連能否繼續讀書也不肯定,如何選? 中六的暑假應該是用來溫習的,但我沒有。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生活 | Tagged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