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潮文

西洋菜街消失的十年

二零零二年,我寫過一篇 「花園街的流星」的文章,前年也寫了「我認識的西洋菜街」,今夜,再路經西洋菜街,她與十二年前相比當然已經不可同日而語,可是,與兩年前比較,變化之急促是難以想像的。 二樓書店的命運,不用我多提,很多朋友也曉得是甚麼一回事。「樂文」搬去又回來原來的大廈,只是從二樓舖變成三樓舖,「田園」一直沒離開,「榆林」也搬了去對面的大廈。至於賣文史哲書籍的「尚書房」,好像已不見蹤影? 「自由行」實施十年,令很多本來是食肆的舖位都要拱手相讓給其他店舖,先是化妝品護膚品,後來是以LED 招牌作招徠的藥房,近兩年則是金舖。在百老匯戲院旁的KFC 在菜街已經營業超過四分一世紀,但最終仍難逃搬遷的命運。 在永成攝影旁的銀龍也在菜街多年,是很多MK 仔女經常蹓躂的食肆,可惜,因為業主瘋狂加租,由九萬元月租飆升至二十萬,請問食肆要賣多少碗魚蛋河才能付擔租金? 近日又發現在菜街十三年的許留山也要撤出了,接下來會是金舖還是藥房呢? 請問西洋菜街需要四家金舖嗎? 西洋菜南街於平日晚上開放為行人專用區,結果吸引更多自由行駐足停留。近馬路中央有賣唱的、打功夫的、畫沙畫的、也有彈古箏的,愈夜圍觀的人愈多,表演者更落力……最近,旺角區議會決定行人專用區只會於星期六日開放,蜂擁的人潮似乎不復見。相信也與近日網民發起的「拖篋行動」有關。 西洋菜街這十年已經消失, 在我們沒有留神的時候。 寫於2014-3-18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潮文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那些年的電視節目

我痛恨我並非出生於上世紀六十年代,無法觀賞當年麗的電視開台初年的精彩節目,也無機會見證電視廣播有限公司開台時的盛況。 當年,應該是一九七六或七七年左右,麗的電視播映一個叫「荔園小天地」的節目,歡迎小朋友到電視台表演,當時的主持人是王書麒和顧紀筠。我已無緣看到節目,只能從母親口中得知當年姐姐在節目中表現得如何。 後來,我開始懂得甚麼是電視,我印象中我先看麗的電視甚於無線電視的,我看過「V型電磁俠」、「金毛獅王」等卡通片。還有林嘉華有份唱主題曲的卡通片的「七小福」,以及賺人熱淚的「星仔走天涯」。後來,有了「醒目仔時間」,也有當年瘋魔所有小朋友的「機靈小和尚」,每次聽到「今日嘅節目時間又到喇,下次再見啦」,就知道是晚飯時間了。 其實,當年我也有看「430穿梭機」的,最初的兩位主持人,一位是張國強,另一位不是譚玉瑛,而是一個叫方嘉瑩的女子。後來,當然我也有追看「宇宙大帝」、「電子神童」、「黃金戰士」、「我係小忌廉」。 我不只一面倒看卡通片的。 沒追看麗的電視的朋友,應該不知道當年的香港小姐鄭文雅曾為麗的拍過一部叫「出線」的劇集,好動的鄭小姐飾演一位籃球健將,朱江飾演她的教練。 當年,我知道父母在追看一套叫「大內群英」的古裝劇,我已悄悄上床睡覺去。同時,我也因為「京華春夢」和「千王之王」而驚嘆當年汪明荃的美貌。後來的「山水有相逢」令我認識了好漂亮的司棋姐,係李司棋。呀,還有,「驟雨中的陽光」造就了陳秀雯和「叉燒」(林國雄) 無論是螢幕或是現實這一對,另一邊廂,「高踭鞋跌落水」成為「飛越十八層」的經典,而「難為正邪定分界」經過三十年後仍是K場受歡迎的老餅金曲。當然亦少不了苗僑偉和戚美珍這對璧人吧! 一九八三年,麗的電視改名為亞洲電視,之後兩次賣盤,經歷邱德根和林伯欣兩位商人主政的年代。邱德根時代,亞視也製作過不少經典劇集,我在舅父家暫住的時期,就觀看了不少出色的劇集,如: 「西施」、「貂嬋」、「王昭君」、「秦始皇」,說到這裡,一定要講「武則天」這套經典劇集了。明明唐太宗在這集已經駕崩了,怎麼下一集還出現呢? 真有趣。 年輕一代現在在無線電視翡翠台看到的甘草演員,其實很多都出身自麗的電視。不信? 在Youtube 用「人在旅途灑淚時」搜尋,你看歌曲片段時,便會看到劉江、秦沛、陳觀泰、江漢等等,都在「人在江湖」演出過。還有,汪阿姐都是出身麗的電視的。若她當年無跳槽到無線電視,會有蔡和平先生保送她到日本學藝深造嗎? 又,若無麗的電視,蔡生會慧眼識英雌嗎? 多年來,麗的電視也好,亞洲電視也好,都為友台開了口井水。亞視轉播十八區業餘歌唱比賽,張學友贏了,無線便羅致簽約為歌手。亞視有「今日睇真D」,無線便推出「城市追擊」。亞視一早便舉辦了電視先生,男士在螢幕前泳裝亮相,無線遲了很多年才有香港先生。這麼多年,亞視不會待薄由無線過檔亞視的藝員,你看陳啟泰,他本是無線的人,怎知一個「百萬富翁」,令他成了亞視的代言人,連亞視人事變動都被訪問。相反呢,你可曾見過哪些亞視的藝員過檔無線會受重視? 寥寥可數,男藝員只有張家輝和江樺才有幸能當上第一男主角,而張家輝一開始便要演奸角才能爆紅。女藝員呢? 多年來只有關詠荷那麼好運,由「陀槍師姐」、「醉打金枝」到「情逆三世緣」,生小孩後復出,還可以給她演「同事三分親」,設計了黃家藍這個大好人角色給她去演。我忽然想起當年她演「情繫亦舒 – 星之碎片」那個女病人的角色,當年鄧梓峰演醫生呀! 講了那麼久,我不是要為麗的電視說詞,當你看過「我和殭屍有個約會」系列後,便會問為何十多年來,無線也沒一套類似的劇集出現? 或許有我看漏了,不過,這個可能性較低。 最後,我想說,大家一直「無線」、「無線」的叫,其實TVB 全名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你一直看的是翡翠台、明珠台,及現在的J2、互動新聞台。根本亞洲電視才是香港第一家電視台,不過不幸的是當年是有線廣播,後來才轉為無線廣播。 註: 麗的呼聲於一九四九年於香港開台,當時只有電台廣播,後成立麗的映聲,於一九五七年五月啟播,為香港首間有線電視台。 本文刊於 輔仁媒體  2013年11月22日 香港獨立媒體 2013年11月24日

Posted in 潮文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左X 是如何煉成的?

我寫文時, 就是用一般市民的角度去告訴平時不理時事和政治的朋友香港發生了甚麼事, 為何那些事件對香港那麼重要, 抗爭的原因是甚麼。只有左X 才下下要甚麼 “ism” (主義), 甚麼 theory (理論), 然後要乜乜物物, 否則就話你無法論證何謂本土意識, 主體身分, 香港人優先。 (以下文字用廣東話口語寫成, 偶有粗俗語言, 注意。) 1) D&G事件 左X 無參與, 直情潛水 網民: 香港人主場! 2) 水貨客肆虐 左X 話: 香港鼓勵自由買賣嘛, 他們也有人權 上水市民話: 你試下黎上水住啦, 出入火車站逼到嘔血呀, D 人又唔排隊, 佢地D貨又逼住車廂,我地企都無定企! 3) 停止自由行 左X說: 陸客促進旅遊業發展同香港經濟嘛,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本土, 潮文 | Tagged , | 1 Comment

港喱是如何煉成的?

政治/社運篇: 香港人真係好同情心氾濫嘎! 有咩事最容易令到港喱關注呢? 就係D 流浪貓、流浪狗受傷呀、被人虐待呀恁,愛護動物協會叫人捐錢, D 人捐得好快嘎!你見飛士卜幾多群組係聲援被虐貓狗就明啦。但係, 最近發生林老師果單被政治逼害事件,D港喱就不聞不問, 如果你同佢講起, 佢地就會答:「唔關我事呀/ 佢係老師, 講粗口唔啱嘛/ 佢多管閒事之嘛/ 佢教書就教書啦….」下刪一千字。連D 同行為怕飯碗不保, 連聲都唔敢出。大佬, 今次人地有事, 你等袖手旁觀, 下次你係箇個受害者, 如果人地又係咁對你, 你會點? 六四去集會、七一去遊行, fine, 彌樣係港人表達自己意見的方式之一, 但D 政黨同政治組織唔該唔好係又抽水, 唔係又抽水, 點解要喺彌D 場合籌款? 港喱又會毫不猶豫恁撳荷包畀錢喎。真係搲爆頭! 家下煲緊忌佔中, 又係玩籌款, 我好想知道港喱捐完錢之後, 會唔會問D 善款去徂焉度? 仲有港喱寧願玩虛擬行政長官選舉, 都唔會爭取真正普選, 點解? 梗係啦, 用電腦/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潮文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人不如貓

有時候,做貓比做人好, 因為做貓不用擔心生活, 但做人經常要思考問題: 讀書時煩成績 (雖然我極少), 要擔心無法升學, 升學後要擔心學費問題, 又要為生活費奔馳。畢業時很快找到工作, 但之後卻因為不同原因而不停轉職搵工。 當人家問: 你有何career plan? 對不起, 我無, 我連下一份工都無把握保得住, 你教我想甚麼career plan ? 學某人口吻: 港女八字真言 『結婚生子食飯痾紙』, 那不是我的路, 可能我曾經想過, 但「莫道你在選擇人, 人亦能選擇你」, 始終無法走到那步, 有人說我的性格不適合結婚, 或者是對的。 一日還生存在世,一日都要有工作, 我應該怎樣? 十幾年前最窮途末路時, 真想過結束生命, 然而,我很清楚那是不負責任的行為。人生在世, 不能只顧自己, 也要為家人設想。十多年後的今日, 偶爾會閃過這念頭, 可是,當我想起, 我還有卡數未還 , 雖然只是區區數千元,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隨筆, 潮文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