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潮文

迎客還是趕客? 散錢精神還是敗家 ? – 談杜如風〈流行首爾〉

初次接觸杜如風這名字, 是舊同事告知, 當時杜為電台主持旅遊節目。有線、Now 及無線生活台都播過她的旅遊節目, 大部分都是關於日本的, 重點似乎是購物和飲飲食食。 終於, 來到翡翠台了! 今次是介紹韓國首爾。播出時間是星期一至五晚上十點半, 大部分學生應已睡覺, 未睡的根本不會看翡翠台, 而仍在看電視的, 應是年長的家長或長者, 或者剛放工回家不久的上班族。他們未看晚間新聞但又想看點節目, 到底哪些東西是他們較感興趣的? 〈流行首爾〉事先張揚的宣傳片, 是杜小姐在搔首弄姿、扮鬼扮馬, 不時影著她拿著一袋二袋的戰利品。 連宣傳的口號也表明了這個節目的主題: 「流行首爾, 宣揚散錢精神。」看到此, 已經很明白了, 如果你期望可以在節目中看主持介紹當地名勝或風景, 對不起, 這些不是節目的重點。終於看了第一集, 原來所謂旅遊達人, 就是叫人買買買, 甚麼 「我杜如風買野從來唔自私, 由三歲到八十歲都有野啱。」半小時的片段, 都是她的一人show, 只是不停show off, 甚麼平又買、貴又買。一邊看我一邊懷疑: 其實她如何把所有戰利品帶回香港? 心水清的觀眾在節目播出後即時在討論區表達不滿, 看到這個 強烈要求TVB腰斬港女杜如風個節目: 流行首爾 網友發表的內容,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潮文 | Tagged , | 1 Comment

靚太的幸福

1. 安全地帶 (comfort zone) 有啲人,永遠只會喺佢生活嘅範圍出入,視之為佢嘅comfort zone,一離開,就會覺得好彷徨。 「港島靚太」顧名思義,由佢出生、成長、讀書到工作,都在港島區爾邊。一離開金鐘站往尖沙咀方向,佢就會好似迷途羔羊咁,要搵個牧羊人黎引路。 話說有次,佢同朋友要去紅館睇show,問我果邊食飯有乜好提議? 我話: 「你地可以去太子新世紀果頭食飯,然後由旺角東站坐一個站去紅磡咪啱啱好囉。」 港島靚太聽完,問: 「由太子地鐵站可以坐的士去新世紀架可?」我聽到,心裡面即刻「啤」一聲,不過我恁樣答佢: 「由太子站可以行去新世紀,五至十分鐘左右架咋。你截的士,我怕個司機會 “jip” 你囉。」佢聽完,諗咗一陣,之後就同佢朋友傾電話,將我嘅提議話畀個朋友知。之後點樣? 我無再問喇。 又話說,我見親港島靚太,都係返工時候,佢永遠只係著one-piece 裙,一係就top 加半截長裙 (差不多到腳眼那種)。我曾經問佢點解唔著褲?佢個答案真係令我嘆為觀止! 「因為我腳短,買褲一定要改,咁我費事拎去改嘛,所以一直著裙囉。」後來,當然有一件驚天地、泣鬼神嘅事發生,令佢要改變呢個習慣。 2.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 我性格其實係唔多中意理人地嘅事,除卻工事以外,與同事相處都係嘻嘻哈哈就算。不過,由於港島靚太同我工作上接觸比較密,所以有時都會聽佢講下佢屋企嘅事。其實佢經常提及嘅 「家人」,不外乎係佢先生、家姑,偶爾聽佢講下佢媽媽同妹妹。點解佢成日提佢家姑?因為佢嘅開場白永遠都係: 「今晚又要去奶奶度食飯喇。」我初初聽,重以為係九十年代某個洋酒廣告嘅對白添! 家姑與媳婦是永恆的對立角色,要搵和平相處的家姑與媳婦,真係比登天更難。港島靚太並不與家姑同住,但佢一星期要三次去家姑家晚飯。我初時不知,佢要幫忙做飯嗎? 「唔使,有工人,不過次次去食飯都一定有雞,而奶奶炒菜炒到好黃……」聽到爾度,我已經明白係咩一回事。至於點解要一星期三次去食飯,原因係佢先生係家中獨子,上有幾位姐姐,下有一個妹妹。我不明白為何一星期三晚不用煮晚飯、有人幫你煮飯洗碗也那麼難捱? 偶然,亦聽過佢話,有時家姑的飯餸不合胃口,佢會要求食煎蛋。 「愛屋及烏」是否很難?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身為獨子,家姑當然非常緊張。 每次佢都抱怨家姑怎樣煩,不過,當佢家姑打電話畀佢,佢接電話時把聲就會變得好溫柔。 之前我諗徂好耐,點解佢會咁溫柔呢? 喺我地面前,佢比較率真。後來……我得到答案。知道之後,只能夠講,好多人都有好多面,面對唔同人嘅時候,就要戴不同嘅面具。 3. 一物治一物 話說港島靚太認識先生多年才結婚的,佢曾經講過,佢家姑最初都有問佢幾時生小孩,但佢好堅決恁拒絕,經過幾年,佢家姑已經唔敢再問佢。 就喺家姑唔再問之後一兩年,佢某日開始突然改變裝束,唔再著連身裙或長裙,而是H&M 的恤衫配legging,而且返工放工都會戴口罩。我地問佢點解戴口罩,佢話街上好多菌。到後來,我地估佢應該係有身孕,只係時間未到,佢唔能夠承認,怕小孩小器。 我唔知道靚太家姑一知道靚太懷孕的消息時的反應,但我肯定一定是喜出望外。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潮文 | Tagged | 1 Comment

那些年,我認識的足球明星

我絕對相信,我喜歡足球的基因,應是來自父母的遺傳。 時為一九八二年,西班牙世界盃決賽的戲碼是意大利對西德。當時母親獨具慧眼,斷定意大利必定能捧盃,父親嘴裡不服氣,偏要支持西德。然而,他回到公司逢人便說意大利定會贏。結果,意大利憑三屆元老羅斯 (Paolo Rossi) 驚人的表現,終於戰勝有露明尼加坐鎮的西德。當時母親贏了牙骹,羅斯也奪取了該屆金靴獎 (神射手)。後來我才知道,當年羅斯因打假波而被罰停賽,復出之作有此佳績可謂不負眾望。 四年後的墨西哥世界盃,我並未開始「學」觀看球賽,而且時差關係也未能參與其中。不過,當年馬勒當拿的「上帝之手」的照片經報章廣泛流傳,二十多年後大家仍歷歷在目。球王不應以此道贏比賽吧? 可是,自那時起,除了意大利和西德 (後來是德國),我會格外留意的一隊便是阿根廷。 終於,在一九九零年的意大利世界盃找到他 – 「風之子」肯尼基亞或簡尼基亞 (Claudio Caniggia,) 。有此外號全因他進攻疾走如風,當代無論在阿隊或其他國家隊也難找到像他這類型的球員,而當年他和馬勒當拿更是絕配,一個傳得妙,一個把握瞬間機會入球。可是,他的脾氣也令他只能於一九九零及一九九四年兩屆比賽以正選上陣,相隔多年,再見他的蹤影已是二零零二年的日韓世界盃了。(他連在後備席也可以令球證送他「紅牌」而被逐離場……) 順帶一提: 一九八六年世界盃決賽,阿根廷擊敗西德,一九九零年,決賽竟又是同樣的戲碼,這次結果由「凱撒大帝」碧根鮑華帶領的西德隊勝出。碧根鮑華當球員時帶領西德隊撃敗荷蘭,奪得一九七四年的世界盃,相隔十六年,以教練身分奪冠。這次勝出別具意義,因為是國家隊最後一次以西德的名義參賽,之後就是德國隊了。 一九九四年在美國舉辦的世界盃可算是眾星雲集。先講經常以小馬尾上陣的羅拔圖.巴治奧 (Roberto Baggio) ,令人耿耿於懷的是意大利在決賽一役苦戰巴西一百二十分鐘,最後要以互射十二碼來定勝負,而巴治奧在前面兩位隊友皆射失的情況下負責最後一球,結果……射失了,成了悲劇英雄的結局。 令人印象深刻的還有保加利亞的重炮手史岱哲哥夫(Hristo Stoichkov) ,當年他除了奪得金靴獎外,更榮膺歐洲足球先生。不過,可惜的是,自他以後,保加利亞隊便彷彿後繼無人。 一九九四年世界盃還有這一幕:當年八強賽事前數天, 巴西球員白必圖(Bebeto)妻子為他生下第三個孩子。白必圖在對荷蘭的比賽中射入一球,隨即跑到邊線以抱孩子動作慶祝入球,自此成為經典慶祝入球動作。與白必圖合作無間的是名將羅馬里奧,不過我對他認識不深,亦無特別感覺,就此略過。 篇幅所限,無法列舉所有球員,包括:以四十二歲高齡代表喀麥隆進入決賽週的米拿 (Roger Miller) 、羅馬尼亞最偉大球員赫傑(Gheorghe Hagi)、德國 「頭鎚」 高魯斯(Miroslav Klose) 、永遠的德國隊長馬圖斯 (Lothar Mathaus )、象牙海岸 (科特迪亞) 的精神領袖杜奧巴(Didier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潮文 | Tagged , | 2 Comments

靈堂般的店舖、靈堂般的商場

近年所見,地產商旗下的購物商場,除了不再為本地人服務,也刻意將商場翻新成同一色調,以黑或白色為主。每當我走進這些商場,都以為自己進了殯儀館靈堂一樣。 我經常蹓躂的兩個商場,分別是位於九龍塘地鐵站上蓋的又一城,以及位於旺角東火車站上蒞的新世紀廣場。兩個商場近年都經過翻新裝修,但效果卻截然不同。 先說又一城吧。這商場原屬於英資太古地產商,於2011 售予新加坡的豐樹產業。此商場商場由美國著名的建築公司Arquitectonica設計,以「流水」﹑「峽谷」和「冰川」為設計佈局概念。「流水」是每一層迂迴的行人通道,令遊人有河流的感覺;「峽谷」是指從最高層的商場向下望,陽光映照下,有跌宕的感覺,至於「冰川」,是指商場內被稱為香港最大的溜冰場。(資料來源: 維基百科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F%88%E4%B8%80%E5%9F%8E) 當初我不太習慣這商場的設計,從地鐵的扶手電梯到達商場那層開始,每層起碼有兩處扶手電梯上落,如今看來,其實這正是又一城的特色。兩邊扶手電梯之間,都是寬敞的通道,大家都能來去自如。上星期的「本土論壇」節目中,陳雲博士說;當年他不太喜歡每次去城市大學都必定要經過商場,然而,若從外面路面走去大學,又好像很迂迴曲折。或許,這也是又一城另一特色吧。有些網友把城市大學稿稱呼為「商場大學」,也甚為貼切。 雖然商場已易手,但基本裝修也沒大變,變的只是店舖,如從前M&S從地鐵樓上那層搬上一層,Pacific Coffee 由舖位搬上一層變成走廊舖,現在連走廊舖也好像消失了。Pacific Coffee 的舖位則變成銀行。另一樣暫時不變的,就是聖誕節放置的聖誕樹。有一年商場和水晶牌子合作,將聖誕樹放滿水晶裝飾,甚為耀眼。 至於新世紀廣場,近年改動甚多,地產商似乎要將此商場「升格」為吸引中產的商場,所有不入流的低級店舖,都以搬遷為由,要不絕跡於商場,要不便搬到更高的層數。 這商場最大的改動之一,是扶手電梯。原本由弼街通往商場的扶手電梯是一上一落的,現在改成一條抵達往旺角東站那層,一條改成直上二樓那層。如果要往下走,必須要行樓梯。經過我多次觀察,直上二樓那層的扶手電梯使用率奇低。大部分人多數使用往旺角東站那層的扶手電梯。原因不難理解,逛商場的人多數沿最低層慢慢行上去,又或是先上最高那層,然後逐層往下走。 不知大家對新世紀最有印象的是甚麼? 就是在地下中庭位置能夠看到樓上的樓層,而且中央有兩條長長的扶手電梯可以直達六樓及七樓。另外,就是位於低層走廊的Pacific Coffee,可是兩者都因為商場大翻新而消失了! 至於所謂高級店舖,有去年九月開業的一田超市及同層的千両,四樓的運動服飾店舖亦在去年初開業。大家要嘆咖啡的話,則要攀扶手電梯到四樓的Pacific Coffee了。最近我才知道三聯書店也要搬遷,未知會搬到更高層數還是撤出新世紀,至於先施百貨,也是同一命運。 我對整個商場的色調都改為黑色甚為反感。大前年十.一假期,我到過姊妹商場新城市廣場,在中央位置擺放了黑白為主色的佈置,真的「大吉利是」! 近日,見到某西餅店把店舖名裝修成黑底白字,而外牆也是以黑色為主。我看到也感詫異,但亦只能搖頭嘆息。宣傳食品,顏色當然越鮮豔越好啦! 我真的無法想像,香港設計師的智力竟是如此低下。你要仿傚蘋果用全白色,三星用黑色,也要看看自己的客人賣的是甚麼產品吧! 香港沉淪又一實證! 本文刊登於 《熱血時報》白蓮教母專欄 http://www.passiontimes.hk/article/04-09-2014/13382

Posted in 本土, 潮文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港女的手機成魔之路

(一) 某港式茶餐廳內,Peter 和女友 Sandy 在吃晚飯 …… 「喂,你真係換徂機咧?」Peter一手搶了女友Sandy部 iPhone 5S,由前面望到後面,再反轉部電話再睼一輪,才肯還給她。 「咩喎,恁部Android機好熱嘛,個芒4.7吋嘅芒係好好睼,但袋落褲袋唔方便嘛。」Sandy 答。 「你咪人換你又換先得嘎,一部機由設計生產到裝嵌,要花幾多人力物力,你知唔知丫?」Peter 繼續教訓女友。 「我明,你知我嘎啦,見有新機就會心郁郁,當全世界都湧去用iPhone 4,我都無去追嘎,我一直都係 Nokia 粉蒞,但佢唔爭氣,我可以點? 結果咪又係要出埃瘋……」Sandy 帶點怨憤的說。 「唉,既然你都出徂機咯,咪好好地恁用囉……」Peter 沒好氣道。伙計端來他們點了的餐,Peter 不理會 Sandy,大口大口地吃。 *************************************************************************** (二) 諾基亞的好日子 當未有 iPhone 4 之前, 我的手機世界只有 Nokia,我聽過 Apple是因為我知道甚麼是 Mac 機,那是用來做版面編輯或設計用的電腦,而我連 Steve Jobs 是何方神聖也不知道。 iPhone 4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潮文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