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歌曲

明日我又繼續愛路浮沉 –《港樂X 倫永亮鋼琴後的人交響音樂會》後記

對於千禧年前後的新生代,廣東 (粵語) 流行曲對他們來說,已經很陌生,如果要他們說出一兩個仍活躍流行樂壇的音樂創作人的名字,恐怕是比登天更難。 倫永亮,在香港流行樂壇輝煌時代產量不算驚人,但卻發揮了他的點石成金的能力。 他早年受古典音樂訓練,在回港後憑創作比賽踏足樂壇,他曾創作多首膾炙人口金曲,為多位天后監製唱片及擔任演唱會音樂總監。 近年他雖然似乎淡出了,但偶然仍會看見他的身影。 今次他再度與香港管弦樂團合作,不論是作為自己多年的創作歌手生涯的回顧,抑或證明古典樂章與現代流行曲的融合,對喜歡他的作品的人來說,皆是喜訊。 我的音樂知識僅止於中學時代的音樂課,對管弦樂團絕對是肅然起敬。 今次我看的是一月廿六日晚上的場次。 坦白說,場刊預告了演出曲目實在有點煞風景,因為,作為一名樂迷,總希望演出者能給觀眾驚喜。 可幸的是: 是晚三位嘉賓都傾盡全力演出,而整晚的最大驚喜,是倫氏與C All Star 成員梁釗峰合作的 〈寫得太多〉! (我是2008年首次看C All Star 的演出。) 倫氏和他合作的化學作用,甚至比當年與麥浚龍的演繹更深層次。 當看到這個音樂會的海報嘉賓名單上有陳潔靈的名字,我是毫不猶豫要買票入場的。 當今世上,應該只有兩位女歌手的現場演唱能夠有懾人靈魂的能力,2017年,我聽過杜麗莎現場演唱 〈假如〉,在2019年聽過陳潔靈現場演唱 〈當天那真我〉,相信已經無憾了。 一直有跟隨倫氏的創作歷程的朋友,必定同意〈鋼琴後的人〉、〈不要重播〉和〈我說過要你快樂〉 是音樂會的必選曲目。 據倫氏自己所說,梅艷芳在他的音樂旅程為他打開了一扇大門,很可惜的是,她以後都不能再和他合唱。是故,倫氏是夜只能獨唱 〈心仍是冷〉。 有一點關於倫氏是很有趣的: 有些歌曲如果是他個人獨唱,不一定能成大熱,但如果找來另一歌手合唱,雖然不一定每次皆可成為不朽,但至少可以為歌曲延長生命。 〈心仍是冷〉 如是,〈寫得太多〉如是。 如果以觀賞演唱會的心情去看待這個音樂會,肯定是有點失望,畢竟場地及音樂會的主題都不是以流行為賣點。 如果以一句歌詞去總結我對倫氏這次演出,我會認為,雖然他 「心仍是冷」,但「明日我又繼續愛路浮沉。」

Posted in 文藝, 歌曲 | Leave a comment

三十年,誰可改變?

為何過了三十年,一首平凡的電視劇主題曲「誰可改變」,仍然能感動人,仍然那麼悅耳?   三十年前的一齣廿集電視劇「天師執位」,題材也不過是捉鬼捉邪。當年的苗僑偉,雖然是無線力捧的五虎將之一,但論名氣,總也不及劉德華和梁朝偉 (前者演出了令他一炮而紅的「獵鷹」,後者也有同期佳作「新紮師兄」,更不用說早兩年已演出了「過客」而走紅的黃日華了。 七八十年代是電視行業輝煌美好的年代,當年已盛產有關賭博、鄉土及靈界題材的劇集。在「天師執位」之前,有「封神榜」,當然,年長的觀眾仍記得誰人演出過。然而,當時身為小童的我,對「天師執位」總有份莫名的觸動。是苗僑偉演出特別好嗎? 不,他當年的演技非常生硬,反而是身邊的綠葉,尤其是演出張天師的丹爺 (劉丹),將他帶進戲中,令觀眾也代入他飾演的司徒文武和翁美玲飾演的林楚燕曲折的感情關係。 相信當年曾追看此劇的朋友,仍無法忘記司徒文武的元神出竅後,阿燕拿著載住他的元神的小瓶一刻,大家是何等緊張。可是,當鏡頭一轉,他倆已變成老人,看到此幕,大家知道可以鬆一口氣了。因為阿武的元神已返回他的肉身。 我不太清楚為電視劇集主題曲填詞的朋友,會否先把劇集看一遍才填詞的呢? 「誰可改變」作為「天師執位」的主題曲,實在非常配襯,歌詞根本在敍述劇情。然而,若撇開劇集本身,它作為當代的一首廣東流行曲,卻一點過時的感覺也沒有。電視台偶爾也重播了兩三遍,都是大家不留意的時段,或是要在收費台才有機會重看。到底是劇集令主題曲大熱,還是主題曲令劇集引人關注?相信也不必深究。 若你問我翁美玲演出的哪個角色最經典? 沒錯,她演的俏黃蓉確實令人留下深刻印象。但三十年後,我仍惦記的,是她在「天師執位」的角色。 沒想到十多年後的「我和殭屍有個約會」系列,竟會令我再次想起「天師執位」。那個年代電視劇的魔力,足以影響一代人。 後記: 今日寫此文,純粹是紀念阿翁的生忌。可恨她的生忌和忌日相距那麼近,也在先父的忌日前後。    

Posted in 隨筆, 本土, 歌曲 | Tagged , | 4 Comments

再來的時候

每年春季,我們都會見面,偶爾在秋季,也會抽空來看你。時間過得真快,你怎樣了? 轉眼已經廿多年, 在那兒住得好嗎? 記得那日,當他按下按鈕的一刻,我知道,你要走了,望著載著你的棺木緩緩降下,然後看到工作人員接過,推走。步出哥連臣閣時,我只看到煙囪透出薄薄的黑煙。望著黑煙也感覺那熱力,到底身軀如何承受這個熱度呢? (再來的時候,你會怎樣和我相認?) 你從來甚少關心我讀書的事,連開學日也不見你的蹤影,每年都是媽媽負責接送我。直至那年,媽媽給公共小巴輾傷了腿,我那時是下午班,那天你突然趕回家,帶我回校,用你的名片幫我抄時間表,那次是你第一次帶我去開學日,也是最後一次。每晚我未等你回來便睡覺,學生手冊要家長簽署呢,我每晚都打開要簽署那頁,等你回來才簽名…… 記得大概四歲左右吧,我已經知道你跟媽媽常常吵架,有次甚至說要離婚。那時我不明白何謂離婚,但我知道一定不是好事。有一次,你們又吵架了,你頭也不回,拿了鑰匙,帶著我外出。你帶我去電影院看戲,你挑了一套不適合我看的戲,其實你也沒很在意戲的內容,只是呆呆坐著,觀眾笑,你跟著笑,觀眾罵,你也跟著罵。看罷,你帶我去食大排檔,我忘記點了甚麼,總之見到師傅在炒呀炒的。然後,應該十一時多才回家。我記得,你回家的一刻,我看到媽媽看你的眼神,她應該消氣了。之後,你們有談話,當然我已經忘記你們說了甚麼。 兒時舊居樓下有盞街燈,媽媽總是向窗外遠眺街燈,等你回家,弄熱水給你洗腳。 我印象中,你經常回家吃飯的日子,就是媽媽給輾傷留院的那個多月,及你離開前的大半年。 (再來的時候,你還起得我是誰嗎?) 我永遠無法想像,身軀承受千度高溫的感覺,一定是很痛的,是嗎? 靈魂到底會如何跟身體分開? 據說,當人離開世界,靈魂溜走,體重會輕省一點。 每次看著你的照片,你永遠是那麼年青,而媽媽卻一天一天的衰老…… (再來的時候,你會跟我相認嗎?) 看著窗外的街燈,我知道,你不會回來了。 (就算你壯闊胸膛,不敵天氣,兩鬢斑白都可認得你……) 本文根據新詩 「再來的時候」 改寫而成 2013.9.13 同場加映: 約定

Posted in 新詩, 歌曲 | Leave a comment

殞石旁的天際 是我的家園 – 都是愛情惹的歌

四分一世紀以前, 他不過是個廿來歲的小伙子, 卻創作了數百首別具特色的歌詞。 有人說他才華橫溢, 是個不可多得的天才, 他自道: 「一個天才, 從開始就應該是天才。」有人說他神怪, 因為他會寫出別人認為不應寫的東西都放進歌詞裡。「『殞石旁的天際』, 確實是從『Once upon a time』而來!」他從來都代表了破格創新, 不落俗套…… 這張精選集相信是他早年創作的一次回顧, 三碟共五十首歌曲, 校長(譚詠麟)的歌共佔了三分之一, 曾幾何時, 他的歌詞加上校長的演繹都是絕配, 畢竟, 都這麼多年了! 餘下三分之二是其他歌手的作品, 包括老同學陳百強。記得當年前奏琴聲響起, 丹尼仔的哥聲一出: 「你說過愛在這一生裡, 有過快樂與心碎, 你說過愛在我的身邊, 悄悄看我熟睡…….」這是我曾經深愛的丹尼歌曲之一。 有人問他在幾百首歌曲中最愛哪首, 他說: 明明喜歡最愛的你, 但卻沒有說出口…… 「曾經我和你愛在深秋, 編織出一闕都市戀歌, 我與你情兩牽, 我心只有你, 只因情是永遠著迷, 無論此刻你在何處, 你的影子仍在我心, 最愛的你令我永遠忘不了你。」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歌曲 | Leave a comment

就算天空再深 你也非不快樂

想說的是林夕昨天於浸會大學主講的講座。 林夕的歌詞彷彿是一個劃時代的標誌, 從八十年代末的冒起, 九十年代不同歌手的歌聲將他填的歌詞發揚光大, 及後就算患上焦慮症, 仍不斷創作……他對香港流行曲歌詞的影響實在無人能及。 數年前林夕曾在中央圖書館為一個有關流行曲歌詞的講座擔任講者, 那次錯過了, 真的有點後悔。 昨天真的很高興能夠參加這個講座, 儘管內容和流行曲歌詞並無直接關係, 但是, 「聽君一席話, 勝讀十年書」這道理總是沒錯的。 如果希望了解林夕怎樣創作歌詞, 那大家準是失望的, 他今天只是從一個康復者的角度, 去告訴大家怎樣在這樣的一個時代去面對自己的處境。於他來說: 快樂不用尋找的, 如果你的快樂只是建基於金錢、物質或是人與人之間的較量, 那根本不是真正的快樂。 從來沒有人會問自己: 我想當一個怎樣的人? 我們永遠只懂在我的志願上寫: 醫生律師工程師等等一般人都認為高尚、體面的職業。那些訪問節目, 往往只會找來某某 CEO 或某公司的高層人士接受訪問, 成功往往與收入掛鉤…… 我們只會因為追求更大的住屋空間而努力工作, 但擁有較大的住屋後, 又會擔心樓價因為金融海嘯而狂瀉, 林夕道出了當年購入豪宅後隨之而來的煩惱。他打了一個比喻: 如果你能夠三年沒有工作沒有收入而仍然生活自如, 那你便買樓吧! 在短短一小時內, 他說了很多個人經歷, 而最重要的是: 自身的快樂與否不應受制於外在環境影響, 但很不幸地,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歌曲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