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時事

平機會在消除歧視還是加深矛盾?

早於2011年初,高登討論區「巴打」為流行曲〈富士山下〉譜上新詞,名為〈蝗蟲天下〉(1) ,當時已為市民廣傳,累積點擊次數已過百萬。歌詞開首一闕已經點題: 蝗蟲你的確欠打 巴士港鐵小巴 餐廳酒店商舖內亂叫喧嘩 難道你不覺醜嗎 街邊點煙踎下 跟手比個蘇蝦將金滿地灑 整首歌詞內容描述了中國人來到香港後的種種醜態,包括: 隨地吐痰、便溺、搶購奶粉、住醫院走數 (沒付帳就離開公立醫院)等等。後來,2012年2月,一眾「巴打絲打」更集資在報紙刊登全版廣告,譴責中國人搶奪香港資源,包括雙非人來港生子之行為,令香港僅有的資源進一步被剝削。廣告一出,不單惹來一班「大中華」左翼人士指責,而時任平等機會委員會 (下稱平機會) 主席林煥光亦呼籲港人,「面對當前社會情况,保持寬容和理性。」 後來,因本港孕婦多次遊行抗議床位被雙非人霸佔,無法預約床位,政府出口術實施公立醫院雙非零配額;之後,市民多次組織活動抗議中國遊客來港搶購奶粉,政府又急忙推出「限奶令」。儘管政府在市民多次行動抗議才實施行政措施,然而,中國人畢竟很會在空子裡鑽。在床位、奶粉被侵佔後,又到跨境學童與本地學童競爭學位。2012年那個廣告,何曾誣衊過中國人? 2013年乃「自由行」於香港實行十週年,是年3 月,周一嶽醫生接替林煥光任平機會主席,是年9月有議員及市民於本地及台灣報紙刊登要求「源頭減人」,即必須由香港收回單程證審批權,當時周一嶽回應此事時指出:「任何對某一人士的背景作出中傷的言論,都構成歧視,雖然現時的法例並未有針對新來港人士的保障,但有關歧視言論有必要受到譴責,尤其是公職人員和議員,不應發表不負責任的言論。」 [2] 近年,隨愈來愈多中國遊客來港,香港不單傳統遊客區被嚴重侵佔,連日常的交通工具亦常見拖篋人士的蹤影,「自由行」及其後於2009年於深圳推出的「一簽多行」,令北區水貨情況甚為嚴重。自從2012年9月市民發起多次「光復上水」行動,也曾逼令政府聯同警方及海關等進行一連串拘捕行動,但是,這些行動只是雷聲大雨點小。水貨客已經令北區多條街道變成水貨店,而週圍都是操普通話的中國人,而非香港人了。 說到這裡,仍然會有左翼人士要香港人包容雙非人、水貨客、跨境學童,當他們隨處拋棄垃圾、大小便,左翼人士說這些是「文化差異」。筆者也曾撰文,闡述英治時代的香港如何從衛生環境惡劣的城市,經過幾十年的努力演變成今日的文明城市 [3]。今時今日,身為醫生的平機會主席竟然將漠視公共衛生說成是「文化差異」? 執筆之時,香港又有離奇事情發生,《南方都市報》於本年七月中大篇幅介紹香港公眾泳池 ,大讚收費廉宜且水質佳[4]。令近日接連有多個中國旅遊團來港專程到本港公眾泳池暢泳。根據本港救生員公會發言人指,部分遊客並無換上泳裝便下水,有些更是穿著「胸圍」或T恤便游泳。有本地博客倫爺根據本港康文署公布有關泳池因嘔吐物或糞便而要關閉的數字作了圖表分析[5] ,指出今年截至7月為止發現嘔吐物或糞便而要關閉清潔的次數,已追及2013年全年的數和,而從今年的數據,可見北區泳池是重災區。事發後,已有議員及市民到各區泳池抗議,要求政府 「盡快取消深圳戶籍一簽多行 根治問題」。而救生員工會亦於8月5 日發動罷工,以抗議遊客湧港令人手不足的情況加劇。 當香港市民被中國旅客在衣食住行等方面入侵,平機會竟於此際宣布就「歧視條例檢討」展開為期三個月的公眾諮詢[6] ,是次諮詢涵蓋多個範圍,包括希望市民考慮是否應將法例保障範圍,擴至國籍及公民身份的歧視,為新移民及遊客提供法律保護。若以上範圍加進條例去,將來香港人不得查明遊客或新移民的來源地,因為這樣亦會觸犯《種族歧視條例》。請問在日常生活中,有可能完全不查詢某人的公民身分或來源地嗎? 根據香港法例第602章第8條《種族歧視條例》,已明確界定何謂種族歧視。任何人是否永久居民、來源地是哪地方,「並不構成基於某人的種族、膚色、世系、民族或人種而作出的作為。」[7] 平機會將有關範圍加進《種族歧視條例》,明顯與香港法例條款不符,到底平機會要擴大條例的涵蓋多個範圍,目的是消除歧視抑或加深港中矛盾?如果中國人與香港人是兩個族群,那修訂條例是否變相承認香港人自成一民族、自治區抑或實然國家呢? 平機會在歧視香港人嗎? [1] 〈蝗蟲天下〉Youtube 版本 [2] 周一嶽言論 [3] 白蓮達: 〈保持香港清潔如何顛覆「文明」的定義?〉, 《動向》雜誌第345期。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時事 | Tagged , , | 3 Comments

西洋菜街的生存空間

沒錯,我又想說西洋菜街。 當十一年前未有自由行,菜街的店舖是靜止的,會瞬間易手的店舖,通常是小食店,如:曾風靡一時的「鱆魚小丸子」、「窩夫 (waffle)」、「沙冰」等。可是,自從自由行洶湧到港,菜街由最初幾年幾成 「百老匯街」已發展至現在的 「藥房街」、「金舖街」、「護膚化妝品街」,其他的名店更不必多說了。 現在暫時仍能屹立不倒的舊地舖,應該只有Bossini、麥當勞、Apple Shop及百老匯戲院了。 說起百老匯戲院,之前見到戲院旁邊的士多終於敵不過貴租要結業,這幾天發現連本來賣名錶的舖頭也結業了! 想起小時候到戲院看戲,通常有很多小販聚集, 有賣鹵水小食的、有賣炸大腸的、也有流動雪糕小販的。今時今日,位於商場內的戲院都有自己的小食部, 嚴禁觀眾帶外來的食物進場。那麼像旺角這家戲院,門外的士多無法經營, 剩下來的只有流動雪糕車。要去便利店也要拐個彎到後面的街道才找到。那不是很奇怪嗎? 先前也有聽聞政府不打算再增加流動雪糕車牌照。香港人連僅有的娛樂和生活模式也被蠶食, 怎可能不反抗?

Posted in 時事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實況劇」如何反映社會現實 ?

時為1987年,我還是小學生,當時身邊已經開始有同學要移民。少不更事的我,只知道同學移民後便很難再見面。那年,TVB 拍了一個半小時的單元劇,名《香港的月亮》 ,內容大概講述海外留學生回港後的遭遇。該劇監製是鄒世孝,演員有何志培 (大缸魚)、呂頌賢、 李中寧及從加拿大回港的李婉華等。李婉華當時是被監製發掘出來的新人。此劇年代久遠,但的確引起一陣迴響,而當中亦反映了當時香港社會的情況。 鏡頭一轉,來到1989年,六四後人心惶惶,移民潮更盛。如何才能穩定當時香港人的心?當時TVB 再拍了一齣五集短劇,名 《香港雲起時》,監製徐正康,編劇組成員包括鄧特希。劇情也是圍繞當時香港的政治環境發展,當中亦有提及六四時件發生,香港人如何面對及如何為自己的前途作出抉擇。雖然只有短短五集,但內容都是當時香港人關心的議題,而主題曲是Beyond 的《無悔這一生》,與劇集內容相呼應。 為什麼我要花時間講一些年輕人未看過的劇集? 當然,目的並非為TVB 說詞,說她也曾經拍攝過反映現實的劇集云云。這兩套上世紀的實況劇與昨晚 (廿七日)播出的 《我們的天空》第二集 《同根生》,真的相距甚遠了。 未正式播出時,TVB 用了一星期去預告劇情,當時已經知道必定為新移民講盡好話。 單看劇集名稱,由 《我們的天空》到 《同根生》,我無法理解如何從一個香港本土的角度可以拍成這樣?若非編劇無好好做調查或訪問,就是此劇集的目標觀眾根本不是香港人,再進一步說,此劇是拍給水貨客、新移民、離地中產 (持外國護照隨時離開香港的人)看的。 以香港人一貫 「搵食」大過天的性格,為何會對水貨客及新移民反感?TVB 編劇以為今時今日的新移民仍是我長輩那一代移民嗎?那時何曾有社工幫忙?那時的新移民要做比洗碗更辛苦的工作,移居香港的老一輩,很多都是朝一份晚一份工的,他們的日子是熬出來的。今時今日的新移民,未到埗已經在想如何攫取更多的福利。請問TVB 的編劇的思維追得上時代嗎? 敬告CCTVB:今時今日的觀眾不是弱智的,如果你們以為用此等愚民方法去拍劇集便可洗觀眾腦,是否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了少許? 這個所謂「實況劇」到底如何反映社會現實 ?

Posted in 時事 | Tagged , | 2 Comments

回應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發展局對《香圳》一文的質詢

對於《香圳》 一文提到:「根據政府有關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相關文件中顯示,二○三○年深圳居民不用簽證也可以進入新界東北新發展區。這意味著中港邊界將被消滅,屆時香港會進一步被中國融化。」特區政府發展局指: 然而所有的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政府文件,均無提及任何簽證入境安排。 本人想請問: 規劃署於二○○七年十月十一日公佈之《香港 2030:規劃遠景與策略》研究報告[1],頁35有關「中外商貿博覽園的功能」之第5點提及 : 「提供有別於本港和其他珠三角城市現有的展覽設施,具體 來 說 就是擬議的博覽園屬於永久設施,給內地省市機會吸引外資或外商投資內地市場,而內地人士可以免簽通行 證到河套區內旅遊和工作,進出方便。」顯示了此研究報告想研究的「邊境禁區的發展潛力」的目的。政府不會無緣故去展開研究,得出的結果就是為了某個命題或目標服務。 二○一○年,時任香港特區政府行政會議召集人的梁振英接受《南方都市報》訪問時,已有提及邊境免簽證的問題: 「我有一個設想,未來可以容許深圳居民,甚至是內地居民,免簽證進入邊境禁區。而當內地居民需要穿過邊境禁區進入香港其他地區,則仍然需要使用簽注。同樣,因為邊境禁區屬於香港,香港居民或訪港旅客,從香港進入邊境禁區同樣不需要簽證。」[2] 二○一二年,發展局於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就有關「蓮塘/香園圍口岸及相關工程」遭到議員質詢,因而提交補充文件[3]。其中第5點提及:  「運輸模型運算,在設計年份 2030 年,預測的車流量約為每天 20 600 架次,旅客流量約為每天 30 700 人次—『基準方案』。隨著內地經濟不斷發展,而內地居民訪港手續日見簡便,『基準方案』假設深圳居民訪港可以無須取得內地當局的出境簽注。為了測試這個『基準方案』假設的下限,運輸模型亦運算了一個保守情況,亦即假設深圳居民訪港手續不變(他們須要在來港前取得出境簽注)。」在設計年份 2030 年,預測車流量約為每天 19 600 架次,旅客流量約為每天 28 750 人次—「低流量方案」。這個「低流量方案」較『基準方案』的流量約少 5至 6%。」 蓮塘口岸正正就是新界東北邊境接壤的區域,而發展局的文件在立法會提交,市民也可以搜尋並查閱。 如果梁振英先生又想推翻他的講法,大家不妨尋回他在二○一一年十一月的公開發言片段[4],現將之寫成書面語; 「將邊境禁區, 新界最北部開發成為一個邊境發展區, 內地居民可以憑旅行證件, 而無需簽證,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時事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香港特別行政區發展局去函 《自由時報》及傳媒報道

以下是香港特別行政區發展局去去函 《自由時報》質詢我寫的 《香圳》一文的內容: 貴報於六月十九日刊登白蓮達小姐的投書「香圳?」指「根據政府有關新界東北發展計畫的相關文件中顯示,二○三○年深圳居民不用簽證也可以進入新界東北新發展區。這意味著中港邊界將被消滅,屆時香港會進一步被中國融化。」這是完全失實的陳述。所有的新界東北發展計畫的政府文件,均無提及任何簽證入境安排。新界東北新發展區計畫是為香港人規劃的新一代新市鎮,並不涉及任何旅客出入境政策的改變。 此外,投書人提及二○○八年本港報章上一篇名為「香圳:新的國際大都會將要崛起」的文章,以引證作者的論點。然而,事實上該文章並沒有提及新界東北新發展計畫。 古洞北及粉嶺北兩個新發展計畫,除了是為香港人而規劃的新一代新市鎮擴展計畫外,也是香港中、長期房屋土地供應的重要來源,提供約六萬個住宅單位,當中公營房屋佔六成。特區政府了解受新發展區計畫影響的現有居民、商戶及農戶等持份者的關注,故一直竭力與受影響的人士保持溝通,以減輕他們的憂慮。 本文連結 http://news.ltn.com.tw/news/opinion/paper/792500 之後, 《明報》即時新聞也報道了此事。 http://inews.mingpao.com/htm/INews/20140702/gb31727a.htm

Posted in 時事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