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新詩

致逝去的淘化大同

「童年徐徐緩步過 安於家中那鐘聲 再聽一聽可以麼」* 誰與我當年在那陋巷穿梭、嬉戲 直至醬油廠搬遷 直至那屬於三十多年前的回憶 無意中曝光 當年那些工人如果仍在 還記得醬油廠和綠寶汽水廠的遺跡麼 你的面目早已變得模糊 只能展露於那褪色的照片中 再來的時候 醬油廠原址已是別人的家園 時代變了 而你的名字依然 那年曾經變為死城 “We shall overcome” 可能聊勝於無 當年的手抱嬰孩已是少年 原來哀慟的心靈已得到安慰 你借用另一個身分跟大家見面 原以為兒時在工業村穿梭的記憶早已遠去 卻因為一場火災 再次湧現 無法明瞭千度高溫的感覺如何 直至與世界話別 為何離開的是他們 ? 2016-7-15 路經火災後的淘大工業村大廈有感 *調寄 「時光倒流二十年」

Posted in 新詩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無題】

還欠三首才到一百 才情卻已逐漸遠去 金星媽說高考用盡所有能量 兩本詩文集或許成為我的絕響 如果考慮市場或者銷量 到底懂的多還是不懂的多 人從出生若只有計算 成長根本註定是個困局 想不通事情的底蘊只是藉詞 不願面對現實才是真正的判詞 如果無法衝破眼前障礙 倒不如退一步想 人和事變更不過是生命的循環 在此站遇見在下站說再見 猶如孩童時代玩氹氹轉 繞了一圈 相同的場景不復見 餘下嘆息 2016.3.21 晚上

Posted in 新詩 | Leave a comment

走調的舞曲

蒼茫迷霧裡 樂起 即興地翩翩起舞 沙漏隨舞曲一首又一首消磨 孤寂的隧道原是空洞 剎那的觸動 凝聚點點火光 燃亮了早已失落的心 兩列不相干的平行線 在某個夜空互相牽引 夏蟲豈能語冰 ? 然而 漆黑中只有星星默言 經過雪雨洗滌 白雪公主的玻璃鏡猝然破裂 鏡裡晶瑩的臉孔變得猙獰 是童話故事的咒詛應驗了麼 ? 2016.3.21 寫於春分之後

Posted in 新詩 | Leave a comment

哭泣的冠冕

感謝製作此圖的有心人, 這真的像廣告海報, 一看難忘, 愛不釋手。

Posted in 新詩 | Leave a comment

鉛筆

人們用你巧手勾勒肖像 畫紙乍現 低頭思索的 抬頭觀星的 小手兒顫顫兢兢握著你 練習簿留下左歪右歪的痕跡 母親捉住小手 也捉住你 累了 倚在同伴身旁 你刻畫人們的心思 小手兒把你送進健身房 身軀一天比一天消瘦 直至 小手兒無法握住…… 2015.5.28

Posted in 新詩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