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Eternity of words

About Eternity of words

在抒情和抗爭之間遊走。 曾獲香港青年文學獎小說獎,以筆名「心頁」創作新詩,作品散見於《香港文學 》、《秋螢詩刊》(復活號)、《詩++》及《聲韻詩刊》 等。 著有詩集《中女情懷總是詩》 及《抒情的抗爭》。

[舊文章] 暖 (今天應該很高興)

聖誕節,本應普天同慶。 很多年前,聖誕節是一個讓大家忘記公開試壓力、抒發心中苦悶的大好機會。尖沙咀和中區永遠不愁寂寞,鋪在建築物上的燈飾和攝影發燒友的閃光燈互相輝映。一大班趁假期偷閒的學生乘此機會大吃大喝、玩樂一番。 離開校園,聖誕節卻成了分離的節日:身邊的朋友同學,一個一個移民。感情好的還會預早通知,感情稍遜的幾乎要在走的一刻才把秘密公開,更疏遠的,就只能在到了彼邦後來信告知密友轉告。 留在香港尚未離開的,不是被家庭兒女事務煩惱,就是為工作忙碌。像我這等單身的閒人,聖誕節便與孤單掛鉤。 小學的時候,同學們總會互相贈送聖誕賀咭,咭上祝福語句離不開:聖誕快樂、新年進步,甚至連學業進步、友誼永固也可一併奉上。送之餘還會比較咭的數量,彷彿愈收得多便愈「威」、愈受歡迎。長大後才知道,其實送賀咭是很不環保的。一個電話、一次會面,豈不更能表達彼此的心意、維繫大家的友誼麼? 然而,從外國寄來的賀咭則作別論。從外國寄來的意義是不同的;仍在本地的尚且能見個面,已移民的則不知何時能夠聚首。故而,看過今個聖誕節收到的賀咭,令我非常安慰。因為除了賀咭外,還有生活照。 身處美洲的偉業,讀書時期已有「鬼靈精」的綽號,想不到移民後,腦筋仍是轉得那麼快心,中有很多主意,希望能大展拳腳。 秀麗和樂敏,準是過著少奶奶的生活。從照片裏看到她們胖胖的臉頰,幸福二字早已滿面上。身旁還有她們的小寶寶,看來她們已準備在那邊落地生根。 看著照片中的人,彷彿對我微笑。我只能提筆,用文字送上祝福,遙寄他鄉的友伴。 聖誕節彷彿不再寒冷。 今天應該很高興。 寫於 1996年11月 刊於 《東方日報》朝陽學苑 1996.12.25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舊塗鴉, 文藝 | Leave a comment

總有一站愛上你 – 中環站

下午四點半,悶人的辦公室。 「阿芬,你今晚又唔返黎食飯呀? 」阿芬的媽媽在電話另一端投訴,她的聲線太尖了,令阿芬要把聽筒拿開一點。 「唔返喇,今晚大把野做。 」阿芬看著螢幕上跳動的數字,根本沒心情去回應,大概她的媽媽覺得女兒快變成失蹤人口,不再回話便掛線。 今晚阿芬又要 OT  了。沒記錯的話,今日好像已是第十晚 OT 了。公司要幫客人趕貨,全公司的人都要候命。 「抬頭吧相信愛你便能飛…… 」聽到Eason 的電話鈴聲響起,阿芬知道是輝。 「嗯…… 」 「今晚又要OT 嗎? 你幾點收工? 我去附近接你。 」 「未知,走時 Whatsapp 你。 」阿芬訥悶的說。 阿芬的朋友都羨慕她在中環上班,但她們卻忘了阿芬只是個平凡的中環OL,而非穿 YSL 套裝拿 Chanel 手袋的高級行政人員。阿芬一邊打字、一邊看著螢幕上不停轉動的數字,雙眼很澀…… 接近七時半,阿芬已經收到輝傳來十數個whatsapp 訊息。她在 whatsapp 打了句「得喇,依家走喇」,兩個藍剔隨即顯示,知道他讀了訊息。阿芬於是趕快關上電腦,拿過手袋便離開公司。 她以九秒九的速度走到最近的翠華,嗯,八時後的中環可供晚餐的選擇不多。進去已見輝坐在一角。 「幫你點了龍脷意粉和凍檸茶。」阿芬原本已打開餐牌,想看看有沒有其他可吃的,被他搶先一步。 「還要OT 到幾時呢? 我倆近來很少外出遊玩了。」 「你等我趕完這個project 吧,應該差不多了。」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總有一站愛上你, 小說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當本土詩人遇上美國領事

不經不覺,香港書展到今年已是第廿五屆了。自從嫩模被禁止踏入書展會場,能引起大眾注意的,該是名人、政治人物及政治話題書吧! 今年是我第二次有著作在書展發售,一如以往,都是守在出版社的攤位等候讀者來買書,站得累了,便到其他書店攤位逛逛。今日,我也是等了一會後,便走到較後位置、人流較疏落的攤位。忽然間,瞥見一個熟悉的身影 ── 是受萬千網民喜愛的美國駐港總領事夏千福領事 (CG Clifford A. Hart),我立時跟他打聲招呼,他友善地回應。我好奇問他是否獨自一人前來,夏領事說是。他問我在書展有甚麼活動,我告訴他今年出版了詩集,在書展發售。他也恭賀一番。 這千載難逢的機會,當然要跟夏領事來個合照吧! 他應該也習慣了所到之處必會有市民要求跟他合照呢,所以很爽快的說好。臨走前,他跟我握了手,就一如網民所言,他根本在做從前港督、現在特首做的事情。 於是有了這幅合照。

Posted in 生活 | Leave a comment

香圳

近日,一篇在二○○八年於《文匯報》刊登的文章在網路流傳,這篇名為「『香圳』:新的國際大都會將要崛起」的文章,當中提及中國政府部署建設一個與香港甚為相似的國際城市,而文中提及的香港新界東北發展計畫,正為這個計畫提供土壤。 根據政府有關新界東北發展計畫的相關文件中顯示,二○三○年深圳居民不用簽證也可以進入有關發展區。這意味著中港邊界將被消滅,屆時香港會進一步被中國融化。 本月剛過去的兩個星期五,香港立法會就新界東北發展計畫的前期撥款進行審議及表決,受影響的新界東北村民及聲援村民的團體,於六日下午首次衝進立法會地下大堂靜坐,後來部分聲援人士與警方衝突。由於特區政府態度強硬,令愈來愈多市民出來抗議。十三日晚上,立法會行政管理委員會下令加強保安,當晚多名示威者及社運人士遭警方抬走,部分被捕人士更直指警方濫用暴力,毆打示威人士。委員會亦因場外混亂而被迫宣布休會,下星期再續。 兩次事件中,立法會主席及建制派議員皆譴責示威人士的抗爭行動,甚至有人標籤示威人士為 「暴民」。令人更感到痛心的是: 部分民主派議員曾於三、四月赴台灣,到立法院聲援太陽花學運的學生,但他們對香港的示威行動卻持相反的態度,贊成立法會報警,認為阻止示威人士衝擊立法會才是正確的,他們認為和平表達意見才是正確的態度。 主流傳媒只播出示威人士與警方衝突的片段,令一般市民先入為主,認為示威人士在暴動搞事,令立法會議會無法順利進行。然而,走出來聲援的市民都很明白,香港特區政府正在漠視民意,粗暴地要強行通過此次撥款,若無示威人士的激烈反抗,這次撥款早已通過。為何香港市民甘願冒上觸犯法律的危險,仍挺身而出要衝進立法會?為的就是要阻止此賣港的割地計畫強行通過。 此計畫撥款一旦通過,不單村民會失去家園,全香港市民都將會喪失香港人的尊嚴和身分。 保衛香港邊界有錯嗎? 本文刊登於 《自由時報》2014年6月19日, 題目修訂為 「香圳?」

Posted in 時事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今日香港, 明日台灣

台灣朋友要頂住, 香港被CEPA 已經拖累到凋零落泊, 台灣不能被服貿通過, 否則台灣的下場會比香港更慘烈!

Posted in 時事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