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9

夢裡不知身是客–簡評《淪落人》

很多得獎電影在頒獎典禮後才上映,總會有一定風險,《淪落人》在頒獎禮後才公映,顯然有着一定計算。觀乎黃秋生在戲中的演繹方式,可以跟相提並論的,應該是《天水圍的日與夜》中的鮑起靜。 看第一個鏡頭至頭十分鐘,鏡頭下坐在輪椅上的黃,我已經完全明白吳鎮宇為何落敗。 用十九日去拍一套電影,要在甚多看熱鬧的街坊居住的公共屋村拍攝,又要搭一間公屋來做內境,以新導演來說,已經超額完成。 後段講Evelyn 得獎的場景是位於金鐘的 Asia Society, 雖然這是非牟利機構,但要租借場地都不易 (之前的工作有接觸過,是屬於官僚作風的機構)。 要挑骨頭的話, 可以說:今時今日對外傭是大學生還驚訝的人, 真的有點不知人間世, 而外傭有夢想去追夢,是否有點超脫呢? 不敢說完全無這種人,但活在香港,不論是主是僕, 大家都只是困囿在囹圄吧?  

Posted in 隨筆, 電影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