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世食肆 – 文華冰廳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茶餐廳仍未興起,粵語長片中的男女主角,總愛相約冰室見面。半世紀過去,一些大家熟悉的冰室名字,如: 「白宮冰室」、「洞天冰室」等,早已煙沒於時代洪流。迄今仍保留當年外貌及經營方式的冰室真的寥寥可數,較廣為人知的是廣東道的「中國冰室」,但我想說的是附近另一間隱藏於鬧市,位於旺角西洋菜街的「文華冰廳」。

我大概於三四年前左右開始光顧文華,但已忘了如何發現這間冰室,只是依稀記得它旁邊也是食肆,不過後來那食肆結束,變為連鎖零食店,現在則是同集團的護膚品店。路經文華,總是被那部放在店門前的切麵包機吸引停下來。記得小時候,無論在麵包店、士多辦館或冰室都可找到這部切麵包機的蹤影。那個年代,不論方包、餐包、菠蘿包等食物都是食店自製,儘管有些茶餐廳仍會自製麵包,但方包多是從批發工場購來。

20130219_195421 20161123_193856

 

 

 

 

 

 

 

近年西式餐廳流行「全天候早餐」(All day breakfast),其實文華早已有全天候茶餐,門前的座地餐牌已告訴食客每款餐有哪些食物;早餐、午餐、特餐、常餐、快餐皆為全日供應,而且價錢相同。晚上點早餐,真的另有一番風味! 經常光顧的食客,甫進店已經決定要點甚麼,伙記記住熟客要點甚麼,是否轉茶的食物,因為每款餐都可以更改 ── 雙蛋轉腸仔蛋、湯意轉米粉、通粉、麵皆可,初期餐包轉多士只加一元,近年因為物價上漲要加兩元了……

20161123-menu1

 

話說回來,文華並不像其他食肆般一年加價幾次,老闆只是象徵式每年加價一次,加幅也只是一兩元而已。大概是價錢實惠,食客的年齡層非常廣,不僅是上了年紀的人才會光顧冰室。
20161123_193015

 

 

 

 

我想起初期於晚飯時間光顧文華,有位伯伯坐在近門口的座位吃魚飯,相信他就是老闆吧。不過,近一兩年已絕少看見他了。

月前傳媒報道,文華冰廳將於本年十二月結束營業,這是由於老闆年事已高,子女也早已移民外國,希望結束後安享晚年。熟客如我得知後不無驚訝,但觀乎冰廳所處的同一條街道已被多間新式食肆進佔了,而我們亦只能默默目送舊時代的事物消失。

2016-11-23

後記:
今晚因事路經文華附近,當然要趁結束前光顧。伙記幫我寫單,問我: 「你個餐轉唔轉野呀?」我離開時,又對我說: 「趁有得食就多啲黎食喇!」

20161123_191808

我不語,心裡答: 知道了!

Advertisements

About Eternity of words HK

在抒情和抗爭之間遊走。 曾獲香港青年文學獎小說獎,作品散見於《香港文學 》、《秋螢詩刊》(復活號)、《詩++》及《聲韻詩刊》 等。 著有詩集《中女情懷總是詩》 及《抒情的抗爭》。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生活, 文藝.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