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16

致逝去的淘化大同

「童年徐徐緩步過 安於家中那鐘聲 再聽一聽可以麼」* 誰與我當年在那陋巷穿梭、嬉戲 直至醬油廠搬遷 直至那屬於三十多年前的回憶 無意中曝光 當年那些工人如果仍在 還記得醬油廠和綠寶汽水廠的遺跡麼 你的面目早已變得模糊 只能展露於那褪色的照片中 再來的時候 醬油廠原址已是別人的家園 時代變了 而你的名字依然 那年曾經變為死城 “We shall overcome” 可能聊勝於無 當年的手抱嬰孩已是少年 原來哀慟的心靈已得到安慰 你借用另一個身分跟大家見面 原以為兒時在工業村穿梭的記憶早已遠去 卻因為一場火災 再次湧現 無法明瞭千度高溫的感覺如何 直至與世界話別 為何離開的是他們 ? 2016-7-15 路經火災後的淘大工業村大廈有感 *調寄 「時光倒流二十年」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新詩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