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文章] 暖 (今天應該很高興)

聖誕節,本應普天同慶。

很多年前,聖誕節是一個讓大家忘記公開試壓力、抒發心中苦悶的大好機會。尖沙咀和中區永遠不愁寂寞,鋪在建築物上的燈飾和攝影發燒友的閃光燈互相輝映。一大班趁假期偷閒的學生乘此機會大吃大喝、玩樂一番。

離開校園,聖誕節卻成了分離的節日:身邊的朋友同學,一個一個移民。感情好的還會預早通知,感情稍遜的幾乎要在走的一刻才把秘密公開,更疏遠的,就只能在到了彼邦後來信告知密友轉告。

留在香港尚未離開的,不是被家庭兒女事務煩惱,就是為工作忙碌。像我這等單身的閒人,聖誕節便與孤單掛鉤。

小學的時候,同學們總會互相贈送聖誕賀咭,咭上祝福語句離不開:聖誕快樂、新年進步,甚至連學業進步、友誼永固也可一併奉上。送之餘還會比較咭的數量,彷彿愈收得多便愈「威」、愈受歡迎。長大後才知道,其實送賀咭是很不環保的。一個電話、一次會面,豈不更能表達彼此的心意、維繫大家的友誼麼?

然而,從外國寄來的賀咭則作別論。從外國寄來的意義是不同的;仍在本地的尚且能見個面,已移民的則不知何時能夠聚首。故而,看過今個聖誕節收到的賀咭,令我非常安慰。因為除了賀咭外,還有生活照。

身處美洲的偉業,讀書時期已有「鬼靈精」的綽號,想不到移民後,腦筋仍是轉得那麼快心,中有很多主意,希望能大展拳腳。

秀麗和樂敏,準是過著少奶奶的生活。從照片裏看到她們胖胖的臉頰,幸福二字早已滿面上。身旁還有她們的小寶寶,看來她們已準備在那邊落地生根。

看著照片中的人,彷彿對我微笑。我只能提筆,用文字送上祝福,遙寄他鄉的友伴。

聖誕節彷彿不再寒冷。

今天應該很高興。

寫於 1996年11月
刊於 《東方日報》朝陽學苑 1996.12.25

1996-12-25 暖

 

Advertisements

About Eternity of words

在抒情和抗爭之間遊走。 曾獲香港青年文學獎小說獎,以筆名「心頁」創作新詩,作品散見於《香港文學 》、《秋螢詩刊》(復活號)、《詩++》及《聲韻詩刊》 等。 著有詩集《中女情懷總是詩》 及《抒情的抗爭》。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舊塗鴉, 文藝.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