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OL獨白之九: 佔領運動

原本以為年尾轉職, 求職者因為多會等公司發放花紅或雙糧後才遞信, 求職人數相對少, 機會應該較大。怎料不然。

出乎意料之外的, 還有9 月尾突然爆發的佔領運動 (別跟我爭論是革命還是運動), 若然928 警方沒有發射87枚催淚彈的話, 會有那麼多市民走出來反抗嗎? 我真的不知道。

9月尾
929 那天早上, 已經提早出門搭地鐵, 心想金鐘很多出口應該都可能會封住, 不給乘客出站, 打算從太古廣場出口經商場回公司, 怎知原來廣場給封住, 不准乘客出入。大家只可以用每座大廈唯一的必經出口往返, 午膳時段也一樣, 要走去中環的話, 要兜來兜去, 才能由天橋走過去。

唯一的方便, 是回程時可以隨便由干諮道中及夏愨道天橋慢慢行去公司, 沿途有很多上班族在天橋上留影。

10月
原以為學生們很快會撤退, 怎知不論是金鐘還是旺角, 留守者越發的多, 尤其是旺角。金鐘一直很平靜, 旺角卻經常有人來騷擾留守人士。不單引來本地報章及網結記者設置攝影機廿四小時採訪及轉播, 也吸引很多外籍記者或遊客來參觀。記得我離開公司前, 有荷籍人士來港, 他們問我香港發生何事, 為何示威者要佔領道路, 我告訴他們香港的情況。心水清的他們說: 換了在我們的國家, 早已打架了, 我們還可以安全在示威者身邊行過嗎?

20141013_132620

20141010_132339

到底這個政府是冷血無情, 看見市民晚晚在街上留守, 仍是無動於衷? 抑或事情總是要根據劇本發展下去, 如果政府與學聯十月尾的對話只是榥子, 那倒不如連對話的門也不要開吧!

每次看見警察驅散留守人士的情景, 看到有人給警棍打至頭破血流, 我也會問: 這是我出生成長的香港嗎? 警隊不是要保護市民免受生命威脅嗎?

11月
天氣漸涼, 除了看見金鐘和旺角只有越來越多的帳幕外, 也開始聽到某一部分市民的埋怨聲音。到底他們明白為何學生和市民要出來佔領嗎? 純粹要曝光? 為了一口氣? 「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相信應是最能反映佔領人士的心聲。連我那位剛剛才成為永久居民的同事, 都說明白為何學生會走出來, 為何土生土長的香港人, 竟然要埋怨為你們爭取普選的一群?

因為忙於找工作, 10月尾打後無再到金鐘, 旺角也只是偶爾路過, 其他則憑網上的圖片和消息, 偶爾我也會想, 如果我是這個世代的學生, 我會否也暫時放低書本, 出來佔領呢?

20141109_kwanyutemple

Advertisements

About Eternity of words HK

在抒情和抗爭之間遊走。 曾獲香港青年文學獎小說獎,作品散見於《香港文學 》、《秋螢詩刊》(復活號)、《詩++》及《聲韻詩刊》 等。 著有詩集《中女情懷總是詩》 及《抒情的抗爭》。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中環OL 獨白.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