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女的手機成魔之路

(一)
某港式茶餐廳內,Peter 和女友 Sandy 在吃晚飯 ……

「喂,你真係換徂機咧?」Peter一手搶了女友Sandy部 iPhone 5S,由前面望到後面,再反轉部電話再睼一輪,才肯還給她。

「咩喎,恁部Android機好熱嘛,個芒4.7吋嘅芒係好好睼,但袋落褲袋唔方便嘛。」Sandy 答。

「你咪人換你又換先得嘎,一部機由設計生產到裝嵌,要花幾多人力物力,你知唔知丫?」Peter 繼續教訓女友。

「我明,你知我嘎啦,見有新機就會心郁郁,當全世界都湧去用iPhone 4,我都無去追嘎,我一直都係 Nokia 粉蒞,但佢唔爭氣,我可以點? 結果咪又係要出埃瘋……」Sandy 帶點怨憤的說。

「唉,既然你都出徂機咯,咪好好地恁用囉……」Peter 沒好氣道。伙計端來他們點了的餐,Peter 不理會 Sandy,大口大口地吃。

***************************************************************************

(二) 諾基亞的好日子

當未有 iPhone 4 之前, 我的手機世界只有 Nokia,我聽過 Apple是因為我知道甚麼是 Mac 機,那是用來做版面編輯或設計用的電腦,而我連 Steve Jobs 是何方神聖也不知道。

iPhone 4 未出現時,我用的是 Nokia N系電話,記得當年地鐵一出 N82 的廣告,我曾驚歎一部拍照那麼高像素的手機。(當然,後來的 iPhone GS 系列鬥得難分難解,那是後話了。) 當時很快便買了N82,而後來當我拿這部 N82 去手機舖出售,那位店員對於我把手機保存得那麼好,機身沒甚麼刮花的痕跡也非常訝異。她在電話查詢回收價時,便以 「極靚仔 N82」向對方查詢。結果,當然我賣得頗不錯的價錢…… 其實這不過是五至六年前左右。

(三) iPhone 4 的瘋狂

鏡頭一轉,去到2010年七月左右,為 Apple 瘋靡全港市民之時。不知何故,全港一窩蜂上網訂購 iPhone 4, 而流動電話網絡供應商也相繼推出相關的月費計劃。當時大家討論的焦點就是: 到底出 16GB 還是32GB? 當時應該是 3 率先推出優惠,後來連數記和1010 都不甘後人。我當時工作的公司光顧1010,而負責商業客戶的營業員便向我公司推介,不用預繳,也免隧道費,更不用選用增值服務。當時我只是好奇,對Apple 並無那種源於近乎盲目的崇拜。

iPhone 4 推出了數星期左右,便有人提出手機天線有盲點,結果Apple 需要用戶透過網站訂bumper,去補救有關問題。而我用了三個月左右,便決定放棄用iPhone 4,理由是: 公司用的Blackberry 已經夠重,再加上金屬製的iPhone 4,每日好像孭住一塊鉛上班下班。我不像其他 OL般喜歡孭一個很大的手袋,裡面載著很多「唔等駛」物件。能減輕重量便盡量減。

沒錯,iPhone 不難上手,不過,我當時真的很討厭Steve Jobs這位「教主」的霸權。到現今我對於 iPhone 一定要用 iTunes 來同步資訊真的很不解。而當時,我已經決定不再將電話簿抄來抄去,我用的是 google / gmail的通訊錄,我很怕電話和行事曆瞬間消失於無形中。

(四) 成魔只是一線之間 – Samsung

記得當時那部只用了三個月的iPhone 4,回收價仍高於當時的零售價。有說是因為陸客對 iPhone 4需求甚殷,所以 iPhone 4基本上是有價有市,不愁沒銷路。因為 iPhone 4,每天繁忙時間的地鐵裡漸漸看不見乘客閱覽免費報紙,取而代之的是 iPhone, iPhone 和 iPhone。

至於我,看中了當時嶄露頭角的三星手機,成名作是 Galaxy S (GS1),以 AMOLED 4.5吋螢幕挑戰 iPhone 4,用三星手機拍的照片,在手機看到的顏色的確很鮮艷奪目。GS1 我大概用了七個月左右,因為翌年三星很快便推出 GS2,之後更有 GS2 LTE (4G 版)、Galaxy Nexus、GS3等,而令戰幔進一步拉闊,相信是三星開始推出螢幕更大更闊的 Galaxy Note 及Galaxy Tab,前者螢幕約為5吋,後者7吋。之後一兩年,因為要與 Apple iPad 競爭,於是再推出 Tab 10、Note 8 等等,務求滿足喜歡用手機打機或看影片的用戶的需要。

一直以來,Android 手機始終無法完全取代 Apple 的iOS,因為無論你怎麼憎惡Apple 教主的霸道也好,不能否認的是,他麾下的產品都以簡約、穩定及安全性極高為賣點。儘管三星、LG及 Motorola 不斷循螢幕尺寸方面下苦功,仍無損 Apple 的大哥地位。Android 手機特別是三星手機一直無法解決的致命傷,就是長期使用數據令機身很容易發熱,甚至令電池發脹。

另一個令Android 用戶很煩厭的問題,就是root 機。初用GS1及 GS2時,我也會學習root 機,因為此舉類似 iPhone 的jailbreak,令你取得手機管理員的權限,可以免費安裝一些原本要收費的應用程式。可是,root 機不是一試便能成功,偶一不慎,就彷彿墮進黑洞,久久未能逃出生天。寫到此,大家都明白我想說甚麼吧?

(五) 我的成魔之路
2010-8 iPhone 4

iphone4
2010-11 GS1

GS1

2011-7 GS2
2011-12 Galaxy Nexus (史上最差的三星機,伏!)
Galanex

2012-5 GS2 LTE
2012-8 GS3
2013-2 Note 2
Note2
2013-7 GS4
GS4

2013-12 G2
2014-3 ?

曾經有人話: 用Android 機的人覺得iPhone 用戶是無腦,用iPhone 的朋友則認為 Android 用戶懶型,至於用黑莓 Blackberry 的用戶,往往覺得自己高人一等。今時今日,iPhone 和各款 Android 智能手機盛行,相信黑莓的市場已經萎靡不堪了。

******************************************************
續 (一)

「捽完未呀? 快尐食野啦,掛住玩。」Peter 見Sandy視線仍停留在手機的螢幕上,沒好氣道。

「吓? iTunes無小熊來電嘎?弊! 中伏添 …… 」Peter 聽到,搖搖頭,繼續吃飯。

Advertisements

About Eternity of words HK

在抒情和抗爭之間遊走。 曾獲香港青年文學獎小說獎,作品散見於《香港文學 》、《秋螢詩刊》(復活號)、《詩++》及《聲韻詩刊》 等。 著有詩集《中女情懷總是詩》 及《抒情的抗爭》。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潮文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