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洋菜街消失的十年

二零零二年,我寫過一篇 「花園街的流星」的文章,前年也寫了「我認識的西洋菜街」,今夜,再路經西洋菜街,她與十二年前相比當然已經不可同日而語,可是,與兩年前比較,變化之急促是難以想像的。

二樓書店的命運,不用我多提,很多朋友也曉得是甚麼一回事。「樂文」搬去又回來原來的大廈,只是從二樓舖變成三樓舖,「田園」一直沒離開,「榆林」也搬了去對面的大廈。至於賣文史哲書籍的「尚書房」,好像已不見蹤影?

「自由行」實施十年,令很多本來是食肆的舖位都要拱手相讓給其他店舖,先是化妝品護膚品,後來是以LED 招牌作招徠的藥房,近兩年則是金舖。在百老匯戲院旁的KFC 在菜街已經營業超過四分一世紀,但最終仍難逃搬遷的命運。

KFC (攝於2011年8月)

在永成攝影旁的銀龍也在菜街多年,是很多MK 仔女經常蹓躂的食肆,可惜,因為業主瘋狂加租,由九萬元月租飆升至二十萬,請問食肆要賣多少碗魚蛋河才能付擔租金? 近日又發現在菜街十三年的許留山也要撤出了,接下來會是金舖還是藥房呢?

許留山已於2014年3月17日結業

請問西洋菜街需要四家金舖嗎?

前身是銀龍, 現已是金鋪

西洋菜南街於平日晚上開放為行人專用區,結果吸引更多自由行駐足停留。近馬路中央有賣唱的、打功夫的、畫沙畫的、也有彈古箏的,愈夜圍觀的人愈多,表演者更落力……最近,旺角區議會決定行人專用區只會於星期六日開放,蜂擁的人潮似乎不復見。相信也與近日網民發起的「拖篋行動」有關。

西洋菜街這十年已經消失, 在我們沒有留神的時候。

寫於2014-3-18

Advertisements

About Eternity of words

在抒情和抗爭之間遊走。 曾獲香港青年文學獎小說獎,以筆名「心頁」創作新詩,作品散見於《香港文學 》、《秋螢詩刊》(復活號)、《詩++》及《聲韻詩刊》 等。 著有詩集《中女情懷總是詩》 及《抒情的抗爭》。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潮文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