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序之四 ── 在抒情和抗爭之間遊走 (林保華)

與白蓮達是在面書(台灣叫「臉書」)上認識的。去年九月我才開面書,很快就認得她了。因為她在台灣《自由時報》的評論版寫過稿;另一方面,自從九七離開香港後,我也是有意識地想認識香港的新朋友,以進一步了解這些年急劇變化的香港。還好,她也在自由時報的專欄裡認識有名有姓的我,不像網路詐騙犯,所以很快就聊上了。

香港正處於多事之秋,白蓮達在面書寫了許多即興的評論,網絡語言相當激進。開始我對她的背景不夠了解,看到她在推銷自己的詩集《中女情懷總是詩》,起初我研究「中女」什麼意思?是中國女人?看她對本土的執著,不可能詩情畫意的看待「中女」;那麼一定就是「中年女人」了,二十多年前,香港放過一部兒童不宜的影片,取名「少女情懷總是詩」,非常賣座,想來書名就是這樣演變過來的。

但是看到她的網絡語言,總是與我想像中自由世界的詩人,尤其是女詩人,還是有相當差距。在知道了她的學歷之後更是如此。在我想像中,除非專制體制下,會出現憤怒詩人,一般的自由世界的詩人,可能無病呻吟與風花雪月的多。因此像白蓮達這樣一個在報章雜誌發表過相當多詩作、擁有一定桂冠的詩人,很快的就「轉型」,也成為政治與公共事務的評論員,如果不是她有毛病,就是社會出了毛病。

當然,我十分敬佩她的努力而成為「多面手」,只要看過白蓮達的作品,不論是詩歌、小說,還是評論,你將會發現,她是一個十分正常的香港人,是對香港事務非常關心的香港人,又當然是非常熱愛香港的香港人。而且,是我所敬佩的,年輕一代的香港人。她沒有躺在詩人的象牙塔裡自我陶醉,而是面對香港不公不義的事物,發出她的不平之鳴,正如她自己所說,「在抒情和抗爭之間遊走」,甚至似乎也成為有爭議的人物。

無論怎樣,我很高興認識白蓮達這位新朋友,也很高興她又有一本新詩集出版。她是一位多產的香港作家,不論你是否同意她的觀念,只希望,香港可以維持創作自由的空間,容得下香港作家的床位,不要被「雙非」作家擠走。

而在認識了白蓮達之後,我也有兩個比較奇特的感覺:

第一,我的年紀比她的父母還大一點,因此她在敘述香港的過去時,例如香港的舊電視片集,我那時是個經歷者,只需回憶即可;可是,她有些恐怕要通過看書、看報才可以了解,因為那是她年紀太小還不懂事時的歷史。想到這裡,有些悲從中來,我們這一輩真的快要走進歷史了。不過,也有幸有他們這年輕一輩對香港的繼續關心與對香港核心價值的堅持,可以讓我們走的從容一些。

第二,我是學習中共黨史的,又在共產黨教育下度過青少年時代,因此寫文章用的詞句十分陽剛,在香港取了個「凌鋒」的筆名,更有點嚇人。一九七零年代到了香港後,曾經想轉向陰柔一點的文字都沒有成功,也因此有點耿耿於懷。所以,我不希望看到詩人白蓮達的文字,從陰柔轉為陽剛,甚至太「鬥爭」。或者,這可能是難於避免的時代悲劇。然而,我還是堅持,她應該保持住文藝青年的抒情與品味,即使不那麼完全。

林保華
於台北
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九日

Advertisements

About Eternity of words HK

在抒情和抗爭之間遊走。 曾獲香港青年文學獎小說獎,作品散見於《香港文學 》、《秋螢詩刊》(復活號)、《詩++》及《聲韻詩刊》 等。 著有詩集《中女情懷總是詩》 及《抒情的抗爭》。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抒情的抗爭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