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序之三 – 「感覺結構」與本土 (孔誥烽)

文化理論大師Raymond Williams指出,任何時地,皆有該時該地的「感覺結構」(structure of feeling)。一本小説、一首詩、一套電影、一篇評論,如果能與當時當地的「感覺結構」中的價值與經驗產生共鳴,便會受到歡迎,否則便會被冷落遺忘。

香港自英治過渡到中共統治,民間社會的感覺結構,發生了重大變化。在英治時代後期,香港經濟繁榮、管治有道。香港政府負責維持香港與中國在政治和文化上的區隔,所以我們可以放心與中國大陸加強關係,也可以很寬容地幫助從中國來的移民融入、歡迎中國來的訪客。香港人看到自己的豐裕與安穩,再看看中國親友的貧苦,又想模仿白人站在優越位置同情和幫助第三世界饑民的優雅和光環,於是便產生了一種對大陸人的憐憫之情。

在過去十多年,中國成爲世界第二個經濟大國和全球增長最快地區。中共和内化了中共價值的屁民,已經強到可以到處欺負人:欺負菲律賓、越南、日本公司、美資公司、西方大學、埃及古跡、要求顧客守規矩的服務員,等等等等。而本來幫助香港社會區隔港中的香港政府,已被事事服務中國大陸的港共政權取代。港中邊界,中門大開,香港人的社會權利、醫療資源、教育機會和生活空間,都被迅速蠶食。

香港的生存環境急速轉變,香港人的感覺結構,也發生重大變化。香港人過去的安全感沒有了,結婚生小孩要擔心沒床位、沒奶粉、沒學位;放假想去沙灘要擔心空間被露營自由行佔去,買東西排隊要時刻擔心被打尖。這些生活小事累積起來,香港人,特別是年輕人,自然產生正在失去家園的感覺。我們憤怒、我們也痛恨佔去我們生活空間、欺淩我們的惡霸。但是長期躲在雲端山中的不少虛浮知識人,卻仍然活在舊的感覺結構之中,變得僵化和愚蠢。他們否定我們的愛和恨,不分是非曲直,將焦急要奪回自己生活空間的年輕人,抹黑成「排外」、「極右」與「納粹」。

在過去一年多的所謂「本土論戰」之中,反對港中區隔、香港優先,主張消滅香港公民身份、與大陸無限融合的舊勢力,縱有年老傳媒人、政客和土共或明或暗的支援,已經日落西山,只能以搬動龍門、「我也支持你所講的一切,但是…」的語言僞術來顧左右而言他,閃閃縮縮。

在這個本土論戰之中,白蓮達的介入,可以說是最別樹一格。她從不參與劍拔弩張的網戰,也未有聲嘶力竭地揮舞龍獅香港旗,但卻以一篇又一篇細膩的文字,抒發香港人家園被佔的哀涼,以及對入侵者的憤恨。白女士上一本書的書題爲《中女情懷總是詩》,以「中女」自稱,但她的文字反映出來的,卻是香港年輕人的感覺結構,因此能在他們之間,引起很大共鳴。

白蓮達收錄在這裡的每篇針對香港當下局勢或回顧香港歷史的文字,情理兼備,愛恨分明。認同本土論、城邦論的朋友會在書中找到驚喜的共鳴;反對本土論、城邦論的讀者,則肯定會從中獲得不少啓發與衝擊。任何還愛惜香港這個我們共同的家園的朋友,都不應該錯過這部文集。

孔誥烽
二零一四年一月

(按: 題目為編輯所訂)

 

Banner 3 (Ho-fung Hung)

Advertisements

About Eternity of words HK

在抒情和抗爭之間遊走。 曾獲香港青年文學獎小說獎,作品散見於《香港文學 》、《秋螢詩刊》(復活號)、《詩++》及《聲韻詩刊》 等。 著有詩集《中女情懷總是詩》 及《抒情的抗爭》。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抒情的抗爭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