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序之一 – 本土詩文,煥發精神 (陳雲)

「你真的在台灣的學刊出論文,講述香港本土意識的形成?」
「是啊。有人推介我去寫的。」

面書略談,隔了半年,在旺角大街一家我們恐懼隨時倒閉的茶餐廳見面,彼此交換書。看了手上的學刊,果然刊登了。白蓮達解釋本土意識,讀來頭頭是道,甚至比那些學者清楚好多。寫詩的人也可以抽身而出,寫出事理通達的散文和論文,這不是什麼奇蹟,而是詩之教化。

一個個人,靜靜在閱讀,對於集權政府,是震撼的景象。暴君焚書,貌似開明的集權政府,也不欲人民讀好書,尤其是哲理與文藝,人民真的要讀,只好控制市場,只供應偽經就好。不管是鄙俗或高貴的階級,只要成了群眾,都註定喪失智力,接受統治。於集權政府而言,暗室是危險的,書架是危險的,草地是危險的,寧靜的公共車廂是危險的,不賣偽經的書店是危險的。

香港的偽經,就是民主回歸論、普世價值論、後現代、和平大愛。弄到迷迷懵懵,英國政府走了,換了恐怖的中共殖民統治,還拿着那部偽經來誦讀。

同是殖民地,香港不像印度,英國當年統治印度全境,採用的是教化式的殖民主義,令印度的上流社會真正學習和仰慕英國文化,成為懂得哲理文學的紳士,甚至出類拔萃,成功以西方價值挑戰宗主,如甘地的例子,至今印度的學者和作家已成為創造英語文化的勇猛一員。

英國在香港採取的是綏靖式的殖民主義。只需在香港子民的心裏建立英國文化(或泛西方文化)比中國文化優越的地位,便已足夠,不必令香港子民真正通曉西學,成為參與挑戰和創造西方文化的一員,更不必驚動香港子民的頭腦,令他們感受到文化衝擊的苦痛。那些終日講和平理性的人,根本未經過理性主義時代的煎熬,於是碰到一點尼采式的覺醒和自我肯定,就喝罵法西斯。

目下我們要的,除了用常識建立理論,還要建立感性,我們需要詩歌與哲理。

陳雲
二〇一四年一月十六日

Banner 1_WanChin

Advertisements

About Eternity of words HK

在抒情和抗爭之間遊走。 曾獲香港青年文學獎小說獎,作品散見於《香港文學 》、《秋螢詩刊》(復活號)、《詩++》及《聲韻詩刊》 等。 著有詩集《中女情懷總是詩》 及《抒情的抗爭》。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抒情的抗爭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