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好贈言 – 沈旭暉

白蓮達是我的網友。認識她,始於我在自己的Facebook專頁上載普京照片。當時普京的柔道師傅逝世,他封鎖了街道,一個人散步緬懷恩師,從中可以看出俄羅斯政治的許多特徵。白蓮達為照片配了一首詩,名叫《普京的背影》。就這樣,我們結了緣。

留意網絡世界的朋友,都知道白蓮達是近年冒起的本土派女詩人,除了寫詩,也把政論文章投到不同媒體。她多次跟我說,政治不是她的興趣,寫詩才是她的生命,只是希望通過新詩和政治crossover,尋找新的讀者,為詩,也為理念。

這種跨媒體、跨學科整合,其實也是我的追求,自然明白,過程是寂寞的,因為單一學科、單一背景的朋友不會喜歡這一套,所以對白蓮達的嘗試,由衷讚賞。

無論大家對她的立場是否認同,白蓮達的詩,確實記載了這個城市近年的徬徨,在不同段落,都會找到自己的影子。例如這首由1842年講到1997年7月1日,「末世的子民於某角落碰杯暢飲/ 在不安與恐懼中迎接不可預知的未來/ 電視響起Auld Lang Syne/ 餞別一個時代的結束」,說來,居然正是那一刻我的心情寫照。

Advertisements

About Eternity of words

在抒情和抗爭之間遊走。 曾獲香港青年文學獎小說獎,作品散見於《香港文學 》、《秋螢詩刊》(復活號)、《詩++》及《聲韻詩刊》 等。 著有詩集《中女情懷總是詩》 及《抒情的抗爭》。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抒情的抗爭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