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來的時空 -《抒情的抗爭》 自序

借來的時空

廿一世紀是屬於網絡的年代,是人人也可以寫作的年代。三年前,我曾參加一個有關寫作的講座,席間有講者探討網絡寫作與傳統媒介的關係。當時講者沒有很概括的定論,身為觀眾的我,也認為當時網絡並未能完全取代傳統媒介。三年後的今日,因為社交網絡功能的發展和演變比大家預期的迅速,從前很多作者沒機會發表作品,今日竟可以借用社交網絡去發放,突破了地域的限制,亦能傳送至本來沒預期能接觸的讀者群,這一切也因為社交網絡令資訊去得更遠。

兩年前,自己首本詩集出版,透過社交網絡宣傳而得到大家支持,從而有機會接受傳媒訪問,令更多人認識自己,期間亦舉辦了讀詩會,能夠與讀者直接交流, 當時自覺已經完成前半生的心願。兩年來,社交網絡的支持者亦偶爾詢問何時再出詩集,當時自己並沒此打算,因為自己本身有正職,只屬業餘詩人,所謂「本土派詩人」或「城邦詩人」,其實是大家給我的美譽。及至去年底,翻閱自己製作的詩作年表,驀地發現,這三年所寫的詩的數量,原來比前十年所寫的數量加起來還要多, 這驅使我重新考慮應否提早出版第二本詩集。既然有作品,或許是時候回顧一下這兩年間自己寫過甚麼。除了新詩, 我還會寫甚麼?

約三年前開始,自己多了留意香港社會發生的事,有些關乎政治,有些不。我並非修讀政治系出身,對政治一向不冷感卻也沒好感。不過,我和每個於香港出生和成長的朋友一樣,也關心香港本土的事。二零一一前年開始,除了文學創作外,偶爾也會寫時事文章,初時投稿到本地報章,後來,因某些原因無法刊登,改為投書台灣報章,方發覺原來台灣一直關心香港的社會和民生問題。撫心自問,我真的不懂政治,只是凡有關維護香港本土利益的事我都必然支持。幸運地,去年下半年多篇文章都獲台灣報章刊登在實體報紙和電子報上,不單香港人可以閱覽,連台灣人也認識我。後來,更有機會投稿到台灣的專刊和本地的雜誌,當然,這也是後話了。既然有一定數量的時事文章,不如也選輯數篇,收錄於詩集吧。

有人問: 你認為時事文章和新詩哪樣難寫? 於我而言,文學創作是主菜,時事文章是甜點。前者像放煙花,觀眾期待煙花在天空綻放的一刻,觀賞煙花時,心情是激動的;後者則如劃火柴,燃點火柴只為照明,心境是平靜的。不過,無論寫詩或寫時事文章,也需要一個觸發點,有時可能是一件事,也可能是一句話。

再次籌備和出版詩集,雖然已有兩年前的經驗,心裡畢竟仍是激動的。這兩三年間和香港共同經歷大大小小的本土「戰役」,有些事件用新詩去表達,有些則以評論分析,雖然表達方式不同, 但卻記錄了這段時期香港人的心路歷程。

或許有人會懷疑:香港還容得下文學創作嗎? 當大家說香港文學的生存空間愈來愈狹窄, 我卻看見仍然有同道人在這夾縫中生存。

謹以這兩年來自己認為寫得最愜意的一首詩作結:

你說
在歷史的長廊
自一個年代游弋到另一個年代
在借來的空間遊走我城
恐怕是一人遊戲

或者
在借來的時間
只能從夾縫窺看鄰城的燈光
借來的空間
從不見遊子蹤跡

沒冀望每朝醒來要仰望旭日
不奢求黃昏能夠目睹海天融成一體
在世的遊歷
會否成為他人借鑑的對象
無法預計

── 《借來的時空》

是為序。

二零一四年元月

bookcover

 

ISBN: 978-962-33909-6-5

Advertisements

About Eternity of words HK

在抒情和抗爭之間遊走。 曾獲香港青年文學獎小說獎,作品散見於《香港文學 》、《秋螢詩刊》(復活號)、《詩++》及《聲韻詩刊》 等。 著有詩集《中女情懷總是詩》 及《抒情的抗爭》。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抒情的抗爭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