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權移交十六年, 這個聖誕最寒冷

一九四一年聖誕節,香港遭日軍侵佔,開始了三年零八個月的淪陷歲月。戰爭是否無可避免乃見仁見智。儘管有人仍指責當年港督楊慕琦向日軍投降,但後人絕對不能否定英軍力戰敵軍之英勇。

主權移交後的香江,暫時未見受戰火洗禮。雖無外敵,卻被所謂 「自己人」步步進迫。自由行令小商鋪遍野哀鴻、來自中國的水貨客與本地媽媽搶購奶粉、雙非學童爭逐學位。現在,因為終審法院的裁決,令所有居港超過一年但未滿七年的新來港人士能即時申請綜援。

大部分香港人都希望這個七年的規定能繼續下去,畢竟這是香港能否守護本土的最後防線,一旦連這界線也移除的話,稍後,這批新來港人士會逐步爭逐各項原本只給予香港永久居民的福利。一班為了爭取新移民支持的社福界人士,為了私利,不惜指控本土派人士為「法西斯」或排外。請問保障香港永久居民的利益又怎算是排外?

香港尚有很多生活在貧窮線下的本地永久居民,多年來因為各種原因無法向政府申請援助,絕大部分香港人都樂於靠自己雙手過活。當我們看到街角、隧道內或天橋底的露宿者被政府趕走,大家都會禁不住問: 這班露宿者不是更應該得到政府幫助嗎?為何香港政府不照顧本地居民,反而要留資源給新來港人士?全世界多個國家都沒有這種規矩的。

香港能發展成為成熟社會,皆因多年來香港人的拚搏精神,可是,這個社會快要被來勢洶湧的新移民淹沒。

主權移交十六年,這個聖誕最寒冷。

本文刊登於 《自由時報》自由廣場 2013年12月 26 日, 題目為「香港愈來愈多東方之豬了」

Advertisements

About Eternity of words HK

在抒情和抗爭之間遊走。 曾獲香港青年文學獎小說獎,作品散見於《香港文學 》、《秋螢詩刊》(復活號)、《詩++》及《聲韻詩刊》 等。 著有詩集《中女情懷總是詩》 及《抒情的抗爭》。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時事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