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慎防香港覆轍

二零零零年八月,爭取居港權的大陸人施君龍蓄意縱火,令高級入境事務主任梁錦光不幸殉職。事過境遷,十三年後,施君已獲得單程證來港居住,成為香港居民,為何香港入境處會容許暴徒長居香港?

我的長輩於五十年代初申請來港居住,當時殖民地政府掌握入境審批權,要申請來香港並不是易事,一個家庭往往只有一至兩名成員能來港,其餘要在中國生活。自從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後,單程證的審批權落於中國政府手上,至二零一二年底為止,已有七十八萬中國人成功申請來港。這與殖民地時代簡直是差天共地,而且,很多時一個家庭會有幾名成員接連來港,根據資料顯示,這些以家庭團聚為申請理由的人士的平均年齡為三十六歲,而大部分人士的教育程度只有小學或初中程度,這與當初特區政府官員所言,中國居民能為香港增添動力的說法似乎大相逕庭。

九月三日,幾位議員及一些社運人士籌款,於香港及台灣報章刊登廣告,力陳單程證由中國審核及無止境的自由行旅客的禍害,刊登廣告的目的不單要喚醒港人關注,更加希望台灣人民也以此為鑑。中國政府利用疑似殖民方式,企圖溝淡香港本土人口,而且,特區政府對來自中國的新移民的政策竟比香港本土居民更為寬鬆,這也是議員及社運人士憤憤不平的原因。香港多年來因為新移民及自由行等政策,已經令原本已經擠逼不堪的土地更加擠擁。香港人平日上班下班也因為大量自由行佔據公共交通工具而苦不堪言。

香港快要陸沉了,有社福界人士竟然說香港重執單程證審權是歧視和排外? 真的百思不得其解。回想長輩當年在香港的艱苦歲月,這些社福界及社運界人士到底曾否嚐過這些艱辛? 香港本土有很多長年要露宿街頭的人士,政府不去幫忙,且處處趕絕他們,令他們無處棲息。這是代表市民的香港特區政府嗎? 這只是媚共的港共政府,一個令香港迅速淪亡的政府而已!

修訂版刊登於 《自由時報》 2013年9月6日

Advertisements

About Eternity of words

在抒情和抗爭之間遊走。 曾獲香港青年文學獎小說獎,以筆名「心頁」創作新詩,作品散見於《香港文學 》、《秋螢詩刊》(復活號)、《詩++》及《聲韻詩刊》 等。 著有詩集《中女情懷總是詩》 及《抒情的抗爭》。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時事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