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香港夢

近日於 Youtube 翻看上世紀八十年代的英治年代香港政府推廣公民教育的宣傳片,雖然內容簡單, 但訊息簡潔直接,宣傳片以 《蚌的啟示》為主題曲, 旋律悅耳,歌詞亦以蚌比喻市民,儘管生活和工作忙碌,也不應收起雙耳, 應多聽多看身邊事物,及多關心社區和政府政策。殖民管治時代,英國政府從不叫香港人要擁戴英國,亦無要求香港人要視英國人為同胞。然而,殖民地政府由統治漸漸轉化為管治。不單令香港與中國適度區隔,更令華夏文化及傳統留存下來。

相比今日主權移交後的特區政府, 無論是特區主要官員任命、草擬施政、抑或推行政策 , 非但得不到市民的認同,更往往受到激烈的反對。市民遊行和抗議的次數多不勝數。今屆特區政府只運作一年,不但有官員因醜聞纏身而辭職,並且要到法庭應訊,接受審判,最終更可能要服刑。今年五月,特區政府以「家是香港」為宣傳口號,並舉辦一連串活動,並以《同舟之情》為主題曲,翻炒獅子山下的概念,希望能凝聚香港人。歌曲推出後,網民劣評如潮。市民對政府所舉辦的活動亦反應冷淡; 反觀由私人機構舉辦的「巨鴨」展覽,不必鋪天蓋地式宣傳,卻足以令數以千計市民蜂擁而至去拍照。

政府不必推諉公關公司辦事不力,事實上,三屆特區政府都在不同範疇盡失人心。歸根究柢,就是政府事事以討好中國政府為先,把香港市民的福祉拋諸腦後,這又如何能夠怪市民不單不支持政府,甚至事事與政府對抗?

回想十六年前,大家天真地相信「一國兩制」會為香港帶來挑戰和機會,二零零三年簽署的 CEPA 和之後實施的「自由行」政策,到底香港得益多還是損失更多 ?

當中國國家主席對傳媒訴說中國夢, 我想說: 我有個香港夢。

但願香港各區不再受自由行的惡行污染, 可繼續在本土特色小店購物;
但願香港出生的學童不用跟「雙非」學生爭奪本區學位,不必跨區上學;
但願居住於上水區居民能夠自由出入, 不再碰到水貨客;
但願香港人不需再受高樓價之苦,想置業的人能夠置業,希望有下一代的市民可願望成真;
但願香港人可以自己選擇由誰來管理我們的家, 不再由中國政府委派或欽點某某來當行政長官,立法會所有議員都由直選產生,再無功能組別的議員。

香港必需保存自己的語言、文化、經濟和生活模式, 而非任由不聽市民意見的政府恣意摧毀本土文化和特色!

如此簡單的願望,為何那麼難實現? 既然香港是香港人的家,何不好好保衛她?

本文刊登於《輔仁媒體》 2013年7月10日

精簡版刊登於《自由時報》自由廣場2013年7月12日(文題修訂為 「不要主席的中國夢 只要小民的香港夢」)

不要主席的中國夢, 只要小民的香港夢

Advertisements

About Eternity of words HK

在抒情和抗爭之間遊走。 曾獲香港青年文學獎小說獎,作品散見於《香港文學 》、《秋螢詩刊》(復活號)、《詩++》及《聲韻詩刊》 等。 著有詩集《中女情懷總是詩》 及《抒情的抗爭》。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時事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