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遺城」之前

「這是最好的年代,這是最壞的年代…」查理. 狄更斯《雙城記》

一九九七年六月下旬,香港市民仍過著『馬照跑、舞照跳』的生活。無人能夠準確預計往後十多年的日子會變成怎樣。誠然,對未來沒信心的香港人,早於八十年代中至九十年代已用腳投了票,很多香港人早已入籍別國,遙遠地看著這片將成荒土的地方。

二零一零年五月,經歷了一國兩制統治十多年,昔日殖民地色彩褪下了,時移勢易,新殖民主義上場。有些人以為每年仍能參與六四晚會便代表香港仍有自由,有些人以為香港仍有言論、出版、集會和結社的自由,那麼,香港便跟英殖民地時代沒兩樣。縱然新宗主國企圖以愛國來包裝殖民,可是,聰明的香港人仍然看出端倪,到底應該接受還是反抗 ? 似乎無標準答案。

在上世紀七十至八十年代,相信沒有人會談『本土意識』。就算有人提,充其量只會說『本土』運動。當年曾經有關於香港本土的粵語流行曲,也因為沒有理論的支持,只是曇花一現。或許今時今日偶爾會有人提及,但始終沒有很深遠的影響。

在舊殖民地時代統治時,無人諮詢我們,到底我們要怎麼樣的政府。一九九七年的時候,我們說『主權移交』,今時今日,我們被逼說『回歸』,原來我們已經失去話語權。到底我們該歸向哪裡? 香港不就是我們自己的本土嗎?這場噩夢一發便十多年,到底有多少人會醒覺? 多少人選擇沉睡下去?

很多人問: 香港的核心價值是甚麼? 你問十個人,可能會有十個答案。但如果你問: 香港用簡體字、講普通話好嗎? 讓更多鄰國的人來港定居好嗎? 我相信在二零一三年的今日,很多人會答你『不』。

很多人以為自己屬於某個國家,但其實,國家不曾當你是她的子民。你愛國家,但國家愛你嗎? 這樣的國家還值得你愛嗎?

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香港淪陷,此前,香港乃英國殖民地,此後,香港是遺城。香港人,從此成為「遺民」。

寫於 2013.5.27

 

本文刊於:
1) 輔仁媒體 2013年5月28日

2) 《自由時報》自由廣場 2013年6月19日 (題目修訂為『香港「遺城」十六年』)

走進遺城

 

Advertisements

About Eternity of words HK

在抒情和抗爭之間遊走。 曾獲香港青年文學獎小說獎,作品散見於《香港文學 》、《秋螢詩刊》(復活號)、《詩++》及《聲韻詩刊》 等。 著有詩集《中女情懷總是詩》 及《抒情的抗爭》。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小說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