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得青山在

聲明: 只是個人感受, 別對號入座。

我母親應是我現在的年紀喪夫的 , 遺下她和三名分別是十一歲、九歲和三歲半的子女。我的父親在動手術半年後過身, 剩下一層只供了一年的樓, 未曾賣出, 當年香港前途問題令市道轉差, 等了兩個月才賤價賣出, 還了銀行的欠款, 沒餘錢。母親無自殺,亦無送我們去保良局,賣樓後, 我們搬去舅父家暫住, 百幾呎的公屋單位, 我們四個人要打地鋪,向社會福利署申請公屋,由夏天等到平安夜, 才搬來現在的家。 記得那個夏天,對面樓的唱片鋪晚晚在播 「愛的根源」。

媽一直努力找工作, 後來找到輪班的工作,早班要每天早上五時半出門, 如返夜班,也要晚上十一時左右才回來。

我讀的學校是私立小學, 很多同學的家境也不錯,可以每年換新書包, 我的書包由二年級用至六年級。父親過身後, 心知家庭環境欠佳, 上學穿的皮鞋鞋頭開口不敢同媽講,直至她發現, 才去買新的。運動課穿的白飯魚穿底, 也無出聲。升上中學, 媽也有給午飯錢, 但有時為了要省下來買文具或配眼鏡, 我試過一段時間只吃麵包, 或者不吃飯。當年有位同學其實家境尚可, 但她也陪我一起吃麵包, 這段記憶仍然清楚記得。
當時有位同學在中四已經可以花數百元電髮,我呢? 中四才第一次光顧髮型屋剪髮。印象中我沒參加甚麼要花錢的課外活動,只有合唱團和圖書管理學會, 因為都不用付錢的。

至高中階段, 中五和中六的暑假我都有做暑期工,很多同學已在想大學要選甚麼科,我連能否繼續讀書也不肯定,如何選? 中六的暑假應該是用來溫習的,但我沒有。 我真的很隨意選一些大家也會選的科目,可惜,高考考得不好, 最終只能進較次一級的學院。

進了學院,只記著要盡力找生活費,因為弟弟尚小, 我不能要母親太勞碌, 讀大學是自己的選擇, 要維持下去便要自己想辦法, 升大二時, 因為母親的工作情況很不穩定, 無其他辦法之下只好退學,那個多月很苦惱,對,曾有一刻閃過那個念頭,但之後無再想下去。我知道, 走了那步便無法回頭。 生命只得一次,失去便只留低遺憾,亦令家人為你傷心。幸好最終也找到方法可以繼續讀書,否則我的命運已經改寫了。

我很怕生離死別,父親早逝好像令我免疫,其實不然。每次聽到不幸的消息, 心總是戚戚然。把這些經歷寫出來,並非要博取同情,只是感慨現代人比較難承受壓力與挫折。

刊登於 《輔仁媒體》2013年4月24日

Advertisements

About Eternity of words

在抒情和抗爭之間遊走。 曾獲香港青年文學獎小說獎,作品散見於《香港文學 》、《秋螢詩刊》(復活號)、《詩++》及《聲韻詩刊》 等。 著有詩集《中女情懷總是詩》 及《抒情的抗爭》。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生活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留得青山在

  1. Pingback: 被遺棄的少年 | 白蓮達的心頁

  2. Pingback: 被遺棄的少年 | 文字裡有生命的永遠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