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2

《中女情懷總是詩》自序

很多人認為新詩難讀,因為很難從短小篇幅理解它的內容,也無法忖測作者的寫作目的; 我個人認為,詩人通過短小篇幅,可以天馬行空,也可以溫柔婉約,為了是給讀者更廣闊的想像空間。 撇開初中時代胡亂堆砌的所謂詩句,一九九五年創作的〈肥皂泡〉是我第一首正式寫的新詩,轉眼十餘年。期間曾停止文學創作,幸好,偶然結識了一班喜歡文學的同路人,再次執筆寫詩; 個人亦因年歲漸長,經歷亦豐富了,對事情的看法也有改變,故此, 現階段的詩風亦與求學時期有別。 自構思和籌備出版個人詩集以來,得到不少朋友及網友鼓勵與支持,對於素未謀面的網友比自己更熱心,除了衷心感謝之外,真不曉得該說甚麼。 在此,要感謝民生書院中學部的中文科老師、香港浸會大學中文系朱耀偉教授,感謝他們對我的諄諄教導及偏愛,培養我對詩詞寫作的興趣,給予我學科功課選題的自由,及指導我改寫流行歌詞。感謝陳湘記出版社的Jason及協助出版這本詩集的人士。另外,特別鳴謝陳雲博士於百忙中撰寫序言,令詩集生色不少。最後,當然要感謝上帝令母親將我帶到世上,並對我的栽培及支持。 看到詩集面世,算是還了自己求學時期當作家的心願,能夠成為小詩人,已是無憾。 不求擁有廣大讀者群,只求知音一二。 是為序。 二O一一年十二月末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中女情懷總是詩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相遇

像山上的流水 涓涓滴滴 在無聲的轉角處 碰觸 沒有刻意 也不匆促 如天上的行雲 柔和輕軟 在沒有察覺的時候 擦肩 轉身 剎那間 你我 或會相遇 彷彿 流水淙淙流向大海 或是 浮雲不經意的掠過 沒有甚麼 不留甚麼 2011年10月3至4日 於剎那間的觸動 原詩題為〈相遇〉, 後收錄於詩集 《中女情懷總是詩》, 故重新擬題為 〈中女的愛情感覺 (二) – 相遇〉  

Posted in 中女情懷總是詩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沒有靈魂的城市 (十年前後)

一九九七. 六. 三十 – 七. 一 凌晨電視螢幕現場直播風雨聲見證政客隨幽幽的銀樂聲隱退那年, 我們期望甚麼憧憬甚麼?還記得那個無風的深夜看到享譽世界的機場遷到那無名小島曾經熱鬧的城門轉眼間失去往日豐姿乘坐鐵路快線往返乘客等了又等花半小時或者一小時到底是它把城市的煩囂送到小島嘗試替人尋找未圓的夢這些日子你可曾在沸騰的人聲中找尋流動的軌跡也許曾聽過一個不滅的神話:這城有人便有生氣 ──跑馬跳舞打電腦遊戲機買股票外幣連不懂上網的也看dot com的招股書當朝九晚五變成朝九晚八白領也在翻看《如何買賣窩輪》你我便曉得這城已瘋癲二零零三. 三還記得那乍暖還寒的春季掛了白色口罩的你從電視新聞看到每天報導受感染個案和那送到深切治療部的原來 SAR 和 SARS 竟有不能分割的連繫忘不了「香港女兒」忘不了那些無名英雄從此安息於那幽靜的地方我們從墓誌銘回憶那場浩劫然後 (大家都到郊外行山去了)以為災難已經遠離然後 (又有禽流感)記得那爿數十年老店嗎?人們在『結束營業』的橫匾下瘋狂光顧、匆匆拍照店主以為捱過SARS卻抵不住業主瘋狂加租新年來臨卻宣佈它的死期這些年來每逢平安夜和除夕的晚上人潮湧到時代廣場、蘭桂坊和海旁或者不知名的角落響徹倒數的歡呼聲熱鬧過後你腦海彷彿浮現那年除夕倒數的影子你我曾在那兒蹓躂你能想像一個令大家想起貝貝或馬拉松長跑的地方某個凌晨 一聲慘叫 一個三人家庭賠了兩條生命本是寫給大眾的流行曲有「天水圍」三個字引發網民激烈討論有人說它令那區變得更悲情有人建議禁播 有人提議停止發行唱片可是大家都忘了我們都不屬於那區在獅子山下他熬不過疾病走到一個更平靜的境界翌年大家還以為是應節的謊話大氣電波卻證實了他離去的消息風仍在號啕曾說過要嫁給舞台的她隨夕陽隱退你我無法伴她走最後一程然而 大家都說他跟她終於可以在靜土相聚……(那個年代因他們變得璀璨當他們離去, 那年代也成過去)這些年月城市規劃掩沒了海岸線的美妙身段舊樓宇一幢幢倒下瞬間新廈矗立你能否說出那些高樓從前的名字 ?電車廠被新時代取締荒廢的工廠大廈換了一個不夜天的名字 (APM)我們都麻木了 二零零六. 十二人們上街絕食靜坐無法阻止碼頭被清拆的命運一夜間迅速夷平新鐘樓奏著毫無神采的樂音被送到堆填區的舊時鐘把思念止於那一秒也為未來默哀這城的心臟仍在跳動, 而身驅卻被割得支離破碎靈魂本應磨蝕於日出日落然而在天橋、馬路、大街和小巷以及角落人們仍能感覺她起伏的脈搏 2007.1.28 初稿2011.4.6 二稿2011.11.25 三稿 輯錄於《中女情懷總是詩》

Posted in 本土, 中女情懷總是詩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