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我如何去愛他們?

長輩於上世紀五十年代逼於無奈流落香江,生活艱難仍不斷滙款及寄物資給大陸的親人,到八十年代終於申請他們來港,其後好歹也給點錢給長輩當作心意吧?沒有!長輩生病進醫院,連一聲慰問也沒有,遑論到醫院探望照顧。好了,現在已有了第三代(單非),來到我家,大人見到有趣的小飾物就想拿走。你可以說並非十三億中國人都如此,但這是我家族的親身經歷。

當D&G禁止香港本土居民在店外攝影,引發本土族群意識,有人說我們激進。

當大陸旅客在港鐵飲食,有人說:香港人也有在車廂飲食;大陸小童在旅遊景點、商場、酒店,眾目睽睽下當眾便溺,有人說:小朋友難忍,我們要包容。

當商店給予手持中國護照的自由行人士購物優惠,有人說:我們去外國購物也有折扣,但商店置本地嬰孩不顧,教訓我們的人在哪裏?

當我們抗議雙非孕婦來港產子,有人說:他們的下一代是香港人口的生力軍;但他們對本地孕婦住院睡走廊,因為有人臨時衝急症室而無法以在需要分娩的時候分娩時,教訓我們的人在哪裏?

當某人說香港人是狗,政府官員毫無反應,我們在網上熱烈討論,教訓我們的人在哪裏?

當香港旅遊發展局主席呼籲來港的陸客切勿隨處便溺,要守香港法律,陸民就說我們歧視,教訓我們的人在哪裏?

當你家有盜賊闖進來,你是否要打開夾萬,任他取走你所有金錢或貴重物品?

你的女兒快要給人施暴了,你會叫女兒張開雙腿任人凌辱嗎?

那些人指摘我們別歧視大陸人,因為他們是「同胞」,請問怎樣包容,如何愛?香港所有名店藥房超級市場都任他們瘋狂搶購才算?所有學額都優先給他們,醫療服務先照顧他們?還是要所有香港人搬走,留下這片土地給他們進來呢?

顛倒是非黑白的人,你們何時才清醒?

本文刊登於2012年2月4日 《蘋果日報》E6論壇, 文章連結
Advertisements

About Eternity of words HK

在抒情和抗爭之間遊走。 曾獲香港青年文學獎小說獎,作品散見於《香港文學 》、《秋螢詩刊》(復活號)、《詩++》及《聲韻詩刊》 等。 著有詩集《中女情懷總是詩》 及《抒情的抗爭》。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時事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