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2

我認識的西洋菜街

十年前, 寫過一篇「花園街的流星」, 晃眼十年, 當年的書店, 如今還剩多少? 「東岸」、「 洪葉」 早已結業, 「樂文」從大廈一樓搬去別處, 之後,搬回原來的大廈,從一樓舖變成二樓舖,「田園」一直沒離開,「榆林」也是,期間曾有專賣大陸簡體字書籍的「文星」, 當年曾在那兒買到廉價的大專用書及《秋螢詩刊》, 很可惜,只是維持了很短時間便結業。 當年,亞皆老街至家樂商場一段的西洋菜南街,商舖種類繁多: 攝影器材、服裝零售連鎖店、潮流服飾、眼鏡驗配、流動電訊服務、連鎖快餐店、文具店等等。記得某年生日, 獨自在街上閑逛,當年還未有擠擁的人潮,隨意走進任何一爿店舖也很容易。 沒想到自二oo三年實施 「自由行」計劃後,西洋菜街已被大量大陸遊客攻陷了,自此之後,只有幾類商舖能繼續經營,而且愈開愈多,如:影音產品連鎖店、化妝品店、藥房、名牌運動服店等。至於歷史悠久的店舖,亦因抵不斷飊升的租金,逼不得已要結業或遷出這裡。每逢周末,沒事的話別到旺角去,因為大陸遊客已像洪水般令街道块堤…… 位於奶路臣街的漢榮書局在去年終於敵不過自由行及地產霸權的威力, 已遷到油麻地那段彌敦道。「漢榮書局」四字, 卻仍留守舊舖大廈外牆,與新開業的運動品牌地舖那個「剔」型標誌,形成強烈的對照。 除了漢榮書店,立足西洋菜街多年的店舖, 要數中南圖書文具了,它也是捱不住昂貴租金,農曆年前已搬到近油麻地一段的彌敦道, 並已易名為中南廣場。在旺角,現在要買文具,就要到中南的新舖或是走往旺角道通菜街的陳湘記書局了。 入夜後, 西洋菜南街會開放作行人專用區,近行人路的兩邊是各電訊商或服務提供者的銷售據點,營業員把各式各樣的「易拉架」連海報豎立起來,然後向路人兜售推銷他們公司的產品。近馬路中央有賣唱的、打功夫的、畫沙畫的、也有彈古箏的,愈夜圍觀的人愈多,表演者更落力,有人為了生活,有人為了興趣…… 我們常常自恃有時間, 忽略了那些歷史悠久的店鋪,它們的壽命原非永恆, 這是教人最感傷之處。從前,西洋菜街雖然喧鬧,畢竟是屬於香港人的街道,如今,我們已失去一條商業與文化並存的香港街道了。 寫於2012-2-27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隨筆, 本土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自駕遊」的文字遊戲

跟據政府環境及運輸局的網頁, 「自駕遊」的正式英文名稱是 : “Cross-boundary private cars ad hoc quota trial scheme“, 可是, 中文用了很詭異的 「過境私家車一次性特別配額試驗計劃」。 http://www.thb.gov.hk/eng/psp/pressreleases/transport/land/2012/20120207.pdfhttp://www.thb.gov.hk/tc/psp/pressreleases/transport/land/2012/20120207.pdf 不論大家是否在商業機構工作, 總試過申請信用卡或收到銀行的信件吧? 「如有一切歧異, 概以英文版本為準。」 如果中文用「一次性」(這當然不是好中文), 為何英文不是用對應的 “one-off” 或 “one-time” ? 我理解「一次」指給你在香港路面駕駛一次罷, 你用 “ad hoc”, 即可以一次, 兩次, 或者N 次。說 ad hoc 就代表了無預期但又可能會發生。原來, 這政府利用文字出術。 從劍橋大學網上字典查看 “ad hoc”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語言 | Leave a comment

教我如何去愛他們?

長輩於上世紀五十年代逼於無奈流落香江,生活艱難仍不斷滙款及寄物資給大陸的親人,到八十年代終於申請他們來港,其後好歹也給點錢給長輩當作心意吧?沒有!長輩生病進醫院,連一聲慰問也沒有,遑論到醫院探望照顧。好了,現在已有了第三代(單非),來到我家,大人見到有趣的小飾物就想拿走。你可以說並非十三億中國人都如此,但這是我家族的親身經歷。 當D&G禁止香港本土居民在店外攝影,引發本土族群意識,有人說我們激進。 當大陸旅客在港鐵飲食,有人說:香港人也有在車廂飲食;大陸小童在旅遊景點、商場、酒店,眾目睽睽下當眾便溺,有人說:小朋友難忍,我們要包容。 當商店給予手持中國護照的自由行人士購物優惠,有人說:我們去外國購物也有折扣,但商店置本地嬰孩不顧,教訓我們的人在哪裏? 當我們抗議雙非孕婦來港產子,有人說:他們的下一代是香港人口的生力軍;但他們對本地孕婦住院睡走廊,因為有人臨時衝急症室而無法以在需要分娩的時候分娩時,教訓我們的人在哪裏? 當某人說香港人是狗,政府官員毫無反應,我們在網上熱烈討論,教訓我們的人在哪裏? 當香港旅遊發展局主席呼籲來港的陸客切勿隨處便溺,要守香港法律,陸民就說我們歧視,教訓我們的人在哪裏? 當你家有盜賊闖進來,你是否要打開夾萬,任他取走你所有金錢或貴重物品? 你的女兒快要給人施暴了,你會叫女兒張開雙腿任人凌辱嗎? 那些人指摘我們別歧視大陸人,因為他們是「同胞」,請問怎樣包容,如何愛?香港所有名店藥房超級市場都任他們瘋狂搶購才算?所有學額都優先給他們,醫療服務先照顧他們?還是要所有香港人搬走,留下這片土地給他們進來呢? 顛倒是非黑白的人,你們何時才清醒? 本文刊登於2012年2月4日 《蘋果日報》E6論壇, 文章連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20204/16039838

Posted in 時事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