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名字的一些 (一)

關於名字, 很多人可能認為只是一個代號, 符號, 但其實父母幫子女起名, 或多或少總帶一點期望的。而我的名字, 竟然為我帶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先說英文名字, 很多香港人在社會工作後, 必定會為自己改個英文名字, 不知道是幸運或不幸, 從出生那天開始, 父母已為我選了英文名字, 因為我排行第二, 順理成章的取了一個以 「B」開始而有三個音節 (syllables) 的英文名字。在我的成長過程中, 很少人會呼我的英文名字, 到大學時代就多用了。畢業後, 頭兩份工都在日資公司工作, 心想日籍人士的英語水平可能未必可以清楚地說我的英文名字, 於是乾脆讓大家叫我中文名最尾那個字的英譯讀法吧。


到後來, 為了避免人家在我的聘用合同或離職證明寫上一個和我身分證上不同的名字, 我還是用回B 字頭的英文名。可悲的是, 原來每十名香港人, 總會有一半人不懂如何正確地讀或寫我的名字的。要不是中間多了 「r」或是將 「 a 」變為「 er」, 就是將我的名字讀為 「Brenda 」(捲舌的兩音節), 我的英文名字真的那麼難讀嗎?  如果有任何曾經錯讀我的名字的朋友看到此文, 請不要介意, 我並不是要聲討任何人, 只是有感而發。

說回中文名字和其英譯吧, 本來沒有甚麼特別, 簡簡單單的三個字, 姓是無法改變的, 除非我跟隨母姓, 又或母親改嫁他人, 但這兩個可能性都沒有發生。至於名的兩個字, 在我出生的前後幾年, 」、」等字都很流行,  但甚少人會用我名字的排序, 通常是倒轉過來的詠欣」之類的名字。從我懂事開始, 每次有陌生人呼我名字時, 永遠都把字的上半部看成, 於是每次都叫了思穎 」, 最近一次到牙醫診所洗牙, 那位助護竟然叫我思敏」, 真的匪夷所思!


至於中文名的英譯, 則是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 整個譯法是父母加上舅舅的意思, 由於當年還是採用台灣的國語拼音法, 舅舅從字典中找到我們三姐弟名字的相關英譯, 結果在出生證明書上顯示了很有趣的寫法 (姓依舊用廣東拼音, 但名字則以國語拼音來寫)。自從漢語拼音方案實施後, 聲母 Y」之後已不用加 i , 但我的 字在當年的英譯還是保留了「 i的, 結果變了Yiing」, 除了某些政府部門會很小心的寫我的名字外, 大部分人都一廂情願的以為只有一個  i」而寫了 Ying」─ 因這是廣東拼音慣常的寫法。


我曾經想過更改名字, 但想起要找律師宣誓, 以及所有身分證明文件和證書等等通通等同作廢, 便覺得很煩, 其實都無必要要通過如此行政手段去處理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吧。


想說的是, 父母千萬不要幫子女亂起名字。

Advertisements

About Eternity of words

在抒情和抗爭之間遊走。 曾獲香港青年文學獎小說獎,以筆名「心頁」創作新詩,作品散見於《香港文學 》、《秋螢詩刊》(復活號)、《詩++》及《聲韻詩刊》 等。 著有詩集《中女情懷總是詩》 及《抒情的抗爭》。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語言, 潮文.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